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向风说的我一愣,心里面涌动着一团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东西,鼻子酸酸的。我急忙把头扭向一旁,强忍着即将涌chu *眼泪,‘呵呵’一笑,“别动气,我都说了,我没事,好着呢…”
  心里道,被打的人是我,我不愿关心我的人揪心,所以强忍着一切伤痛,如果是阿风、雨馨、晨星、师父、杨叔…等等,所有我在乎的人被打,我会怎样?…毫无疑问,我会和阿风一样,血账,血*| lai |*偿…
  “你不用管了,好好休息。”向风说。
  向风正在气头上,现在跟他说什么都没用的,我稳了稳情绪,扭过头,转移了话题。
  “樊通天,就是老村的万金山,你知道没?”我问。
  向风点了点头,“雨馨已经都告诉我了。”
  “* na *他现在,还在不在妞妞她们* na *镇子上?”
  “不在了…”向风说,“昨天晚上,我找到了他在镇子上的落脚点,可惜被他跑掉了。”
  “* na *个‘小孩子’呢,找到没?”
  “没找到。”向风说。
  我点点头,沉思道,“樊通天,也就是* na *万金山,他离开* na *镇子以后,很有可能回了老村。”
  “难说…”雨馨道,“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你跑了,他很清楚,我们一定在暗di 里守候着他,所以,不一定会回*| lai |*。”
  “不…”我摇摇头,“我想,他肯定会回*| lai |*的,哪怕现在还没回*| lai |*,但后面一定会回*| lai |*。老村* na *里,是他的老巢,他处心积虑把* na *些村民控制在村子里,不会轻易就放弃的,况且,他是* na *村里的‘大善人’,有群众根基,不惧跟我们一斗。”
  “回去正好,不怕他难斗,越难斗越好…”向风冷笑一声,&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拳头,然后kan了我一眼,说道,“你休息吧,雨馨,走,我们去buy(中文:gou mai)些阿冷喜欢吃的东西回*| lai |*。”
  “好。”雨馨微微一笑。
  “不用* na *么麻烦…”我忙道。
  “别废话。”雨馨chong *我瞪了瞪眼睛,手往chuang shang 一指,“乖乖爬回chuang shang 去,睡你的觉。”
  “又…呵呵…”我笑道,“又不是做月子,我还是活动活动吧…阿风。”
  “嗯?”
  我正要开口,雨馨道,“把你手机给他,他要给星姐打电话。”
  我愣愣的kan着她,“你怎么知道?”
  雨馨chong *我做了个鬼脸。向风笑了笑,*chu *手机走过*| lai |*,往我手里一塞,俯在我耳边,低声说,“冷大师…我真羡慕你…”
  我chong *他咧了咧嘴,两人走后,我拨通了晨星的电话。
  “喂?”
  “晨星,是我。”
  “阿冷!你手机怎么打不通?”
  “我手机…掉了。”
  “你撒谎,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告诉我,我这两天眼皮老是跳。”
  “没有,呵呵…”
  “肯定遇到事了,你这(jia huo ),跟我不说实话,之前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心里一阵阵的楸疼,你是不是受到什么伤害了,跟我说…”
  我hou long似乎被一团棉flower (hua )给堵住了,努力吞咽了口唾沫,笑道,“我真没事,乖。”
  “好吧,你怕我揪心难过。”电话里,晨星声音哽咽的说,“阿冷你好好的,听见没,我不允许你有事,还有雨馨,也不允许有事,她是个好女孩儿,我把她当亲sister(* mei mei *)一样。非常奇怪,我和雨馨两个一见如故,她是除你之外,我在这个世上唯一能交心的朋友…”
  “放心吧,都没事,雨馨和阿风两人chu *去buy(中文:gou mai)东西了。”
  “嗯…”
  电话里,我安慰了晨星一番,晨星听我声音微有些疲惫,嘱咐我好好休息。挂掉电话以后,我周身被一种莫名的,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东西所包围着,只觉浑身上↓具有使不完的力气,似乎轻轻一蹦就能蹿到房顶上去…
  向风和雨馨两个也不知从哪里buy(中文:gou mai)*| lai |*一大堆食材,果然大都是些我爱吃的。向风个(jia huo )开餐饮店的,厨艺相当了得,借用卖部老头儿家的锅灶,做了一大桌的菜,说给我补身子,这就是‘病号’的好处…生活中,无论你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累,哪怕一直碌碌无为,但只要有家,有朋友,就有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有幸福,而反之,如果为了获取财富,你丢掉了家人,丢掉了朋友,当金钱所带*| lai |*的快乐享受腻以后,等待你的,必然是无尽的kong xu ,无穷的浮躁…
  ↓午的时光温馨而又短暂,我发现我的恢复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大,在院子里活动了几圈,body(* shen | ti *)便灵活自如了,除了偶尔使力过大body(* shen | ti *)有些di 方会隐隐作痛以外,其它没什么大碍。这和经常运动,以及近段时间雨馨教我练散打格斗时摔摔打打不无关系。
  天black(hei )以后,气温又降了↓*| lai |*,却也没起风,外面十分宁静。向风坐在chuang shang ,静静的等待着,这(jia huo )的耐力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他可以一坐几个小时,吭也不吭,一动不动,眼皮都不抬一↓,像他这种人,不当和尚去坐禅念经,实在太亏了。话说chu **| lai |*,如果向风剃光头去当和尚,他所在的庙,肯定会被香客挤爆,上自八旬老太,↓至十岁女童,外带nai (*&女乃*&)油小生…
  我正kou 着↓巴胡思乱想着,向风‘呼’的一↓坐了起*| lai |*,kan了kan手机,chong *我道,“阿冷你睡吧,到时候我把* na *村长给抓*| lai |*,雨馨,我们走。”
  说完,扭头就走。
  “哎,等等。”
  我急忙把他给叫住了,心说,这(jia huo )↓手比较狠,而且说的chu *做的到,要是万一打死了村民,可是要被判刑的,我怎么能眼睁睁kan着向风为我蹲大狱?…对付村长和万金山* na *种人,还是要以智取为主,先前输了一筹,我要挽回*| lai |*…
  “怎么?”向风问。
  “我跟你们一起去。”
  向风眉头微微一皱。
  “放心,我没事了,kan…”
  我跳了几↓,然后‘呼呼’打了几拳。
  “行吧。”向风眉mao *一ting *,“反正有我在,谁也别想再动你一根手指头。”
  “还有我。”雨馨说,“这个(jia huo )先前使‘奸计’把我一个人扔宅子里了,这次再也别想。”
  “嘿嘿…”我笑了笑,手一挥,“走!”
  向风开着车,chu *了村子,沿着小路朝老村驶去,车厢里静悄悄的,雨馨和向风两个一人拉着张脸,尤其雨馨,不时便& nie (一种手法)一& nie (一种手法)拳头。
  我左右张望着车厢两边的景物,将近老村时,我开口道,“等一↓怎么行动,要听我的。”
  向风不说话,只是开车。
  “你打算怎么行动?”雨馨问。
  我想了想,说道,“万金山有没有回村子,我们目前不知道,不能够蛮gan ,虽然打我的是* na *些村民,但他们是被村长和万金山给蒙蔽的,村长和万金山两个,才是我们要对付的主要目标,所以,我们还是要靠智取,先弄清万金山到底在这村子里施了什么手脚再说…”
  “* na *就先捉村长,不说打的他说,到时候再教训村民。”向风目视着道路前方,“我说过,血账,要用血*| lai |*偿。”
  “我同意阿风的意见。”雨馨说,“阿冷你老是袒护这些村民,是你心肠好,我也知道他们不是坏人,可是,他们把你打成* na *样,不是* na *么容易就算的,必要的教训,是必须要有的。少数服从多数,如果你不同意,就在车里待着吧,我跟阿风两个jin *村…”
  我简直哭笑不得,心说,kan这情形,这老村真的要鸡dog(gou = quan )不宁了。
  *| lai |*到村口,向风把车停在槐树底↓* na *麦秸垛旁,三人从车上↓*| lai |*,朝村子走去。村子里一如之前* na *般宁静,black(hei )乎乎一片。
  “村长个混蛋发现我逃chu *去以后,肯定害怕我回*| lai |*报复,以他* na *老谋深算的* xing *格,应该不会住在家里了,想要找到他,可能不大容易。还有* na *万金山,即便已经回*| lai |*,也肯定不会住在他* na *宅子里。”我低声说。
  “先去他家kankan再说…”雨馨道。
  果然不chu *我所料,*| lai |*到村长家,只见大门是锁着的,翻墙jin *去一kan,屋门也锁着。
  “Ta Ma的,这个老狐狸。”我嘟囔道,“去哪里找他?”
  向风抬头望了望夜空,说道,“到附近村民家问问。”
  从村长家chu **| lai |*,我们*| lai |*到距离不远的一家,三人翻墙而入,正朝屋子走时,也不知从哪里蹿chu *一只恶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张口朝领头的向风咬*| lai |*。向风脚一顿,拳头一扬,* na *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不知是被吓住了还是怎的,突然pa(足八)di 上不动了,还没叫chu **| lai |*,向风一脚上去就把它给踢晕了。
  “什么人?”屋里一个声音问,随后亮起了灯。
  向风一声不吭,chong *我和雨馨扬了扬手,抬脚便朝门踢了上去。* na *门挨了向风排山倒海般的一脚,‘咯叭’一↓开了。
  “你们gan 嘛的?”一个长相十分wei suo的男人,裹着被子,坐在chuang shang 喝问。
  向风一言不发,一shen 手抓住他脖子,从被子里提了chu **| lai |*。
  “开…开什么玩笑!”
  “别叫!”雨馨斥道,“我问你,村长哪里去了?!”
  “村…村长?”
  “不说实话,我& nie (一种手法)死你。”向风冷冷的说。
  “我不知道啊…”
  向风抓着他脖子像提鸭子一样往上提了提,这人还是说不知道,连连讨饶,向风便松开了手。
  这人捂着脖子,连连咳嗽。
  “我问你,你们村上,除了万金山以外,还有谁跟村长走的比较近?”雨馨问。
  “老…咳咳…老黒…”
  “老black(hei )家在哪里?”
  这人把位置告诉了我们,目光往后一瞥,突然注意到了我,“啊啊,是你!”
  “阿冷。”向风道,“当初围殴你的人里,有这人吗?”
  我挠挠头,笑了笑,“人太多了,我也不知道。”
  “他认识你,* na *就有份。”向风道,“血账,血*| lai |*偿…”
  说着,向风再次抓住这人的脖子,提起*| lai |*,‘pa 口拍pa 口拍’两巴掌抽在了他脸上,鼻血‘刷‘一↓便↓*| lai |*了。向风把black(hei )乎乎臭烘烘的床单拽chu **| lai |*,撕成条,绑住了这人的手脚,堵住他的嘴,我们便离开了。
  根据* na *人所说的位置,我们*| lai |*到老black(hei )的家。
  “慢着。”我手一摆,“先别急着jin *,kankan这家门口有没埋抵制邪气的东西。”
  向风从包里取chu *他带*| lai |*的罗盘,在门口一测,指针chu *现摆动。
  “这人跟村长和万金山是一伙的!”雨馨咬咬**,拳头& nie (一种手法)的‘咯咯’作响,“阿冷,kan我怎么给你chu *这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