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一口气跑到县城,我再也跑不动了,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无比沉重。我放慢脚步,一边抚着胸口喘粗气,一边低头看向脚腕上的红绳,还好,它还在,没跑丢。回头望去,路道上空荡荡的,不见什么异状,看样子那‘阴差’没有再跟过来。
  这老爷子不是厉鬼,所以,我回头看不要紧,他不会上我的身,只不过,我既不看不到他,又感觉不到他在哪里。一颗心不由得七上八下的,心说,这老爷子到底有没有跟着我过来?莫非,那‘阴差’先前勾我的魂魄没勾走,却把老爷子给勾走了?…这时候,我忽然想到师父的话,师父说,能不能挽救老爷子,要看天意…对了,天意,不管怎么说,我已经尽力了,如果老爷子的魂魄没有被我带回来,没法救他,说明天意难违,非人力所能抗衡的。
  想到这里,我心神一定,挺了挺胸,顺着路道走去。滴水成冰的夜,森寒彻骨,不一会儿,我身上出的汗就凝固了,像有一根根针在攒刺着毛孔。不少凤阳镇的小青年羡慕我跟阿风,说我们做术师的真好,被一个个大老板小老板敬若神仙,天天玩儿一样东跑西跑,钞票滚滚的往腰包里进不说,还有那么多妹子往上贴…他们只看到了我们风光的一面,却没看到我们为此所付出的艰辛,大半夜,别人都在暖被窝里睡觉,我们却要跑到荒坟野地里捉鬼降煞。掰指算算,我们已经有不知多少次九死一生的经历了,指不定哪天鬼没捉成,自己却被鬼给捉走了…所以说,上天是公正的,得到多少,必然要付出多少。经常怨天不公的人,经常妒忌别人成功的人,是永远不会成功的。通往成功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努力拼搏,打开这条路的钥匙只有一把,那就是放开胸怀。一个有志气的人,胸怀必然是开阔的,肯定自己的同时,肯定所有比自己强大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完善自己,奋勇直前的追上去,封闭自固,清高冷傲,是永远不会进步,也不会成功的,加油,朋友们…
  这样胡思乱想着,我来到小晴家门口。大门依然敞开着,院子里望去,亮堂堂一片。来到院中,只见那‘七星灯阵’已经调转了方向,‘勺柄’正对着躺在床板上的老爷子,而‘勺斗’却套住了供奉骨灰坛的那只凳子。在七星灯阵和老爷子的外围,却点了一圈蜡烛,一下子数不清有多少只,每只***都压着一道符纸…看这情形,师父应该已经成功借到了老爷子剩余的阳寿,剩下要做的,就是把老爷子复活以后,把阳寿给他还回去。
  此刻,师父正蹲在床板旁边,用双手一下一下的按压着老爷子的胸口,杨书军和小晴弟弟则分列床板两旁,一个揉腿,一个揉胳膊。晨星,小晴,和小晴母亲,三人一个扶一个,互相搀扶着,紧张的站在一旁。
  见我回来,晨星浑身一震,眼圈登时便红了,盯着我上下打量,“阿冷…”
  小晴则‘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道,小冷子,你总算回来了,姐姐我担心死了…她没有问我老爷子的魂魄有没带回来,开口便是担心我的安危,令我心头一暖,眼眶热热的。
  这时候,师父已经站了起来。
  “师父…”
  “好孩子,怎么样?”师父看向我脚腕。
  “都按你说的做的,只不过,我不知道老爷子有没有被我带回来…”
  “没事冷,就算没带回来,也别内疚,你已经尽力了。”杨书军说。
  “应该带回来了。”师父说,“冷儿,到烛圈里来。”
  我依言走进烛圈,来到老爷子床板边。师父命杨书军和小晴弟弟站到烛圈外围以后冲我道,冷儿,把红绳解下来吧。
  我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缓缓蹲下来,抓住红绳的活扣一拉,便解了下来。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种淡淡的阴性气场,心头猛然一喜。
  “师父,是老爷子的魂魄!”
  师父点点头道,“很好,把红绳系在老爷子脖子上…”
  红绳系好以后,烛火的映照下,我看到老爷子的脸上有一个淡淡的,若隐若现的重影,就跟当初在那破宅里救雨馨时,她脸上的那种重影差不多。师父掏出一根银针,念了一遍口诀,猛然刺向老爷子的印堂,那重影倏地消失了。老爷子就像遭受电击一样,嘴巴一张,胸膛猛往上一挺。
  “冷儿,从‘艮’位开始,走丁步,把这些蜡烛按顺时针,冲着老爷子一只只的吹灭!”师父喝道。
  我纵身一跃便翻过烛圈,来到艮位,左脚竖直,右脚横平,摆了个‘丁’字,俯下身,对准老爷子方位,‘噗’的一下吹熄了第一根蜡烛,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一种青烟状的东西朝老爷子袭去…这时候我已经明白了,这些蜡烛便是老爷子的阳寿,每一根代表一天。
  我毫不停顿,终于吹熄了所有的蜡烛,整个人有种缺氧的感觉,天旋地转中,‘咕咚’一下坐倒在地。晨星急忙跑过来把我拥在了怀里。
  “阿冷你怎么了?!”
  晨星的头发垂在我脖子里痒痒的,我抬头冲她一笑,低声说,“没事,缺氧了,来个人工呼吸就好…”
  这时候,师父已经把那老爷子扶坐了起来,左手成诀,在他后心重重一点。随着老爷子‘啊’一声大叫,钉在他印堂的那根银针‘嗖’的一下子弹了出去。师父把老爷子重又放倒以后,翻开他眼皮查看着。
  晨星已经扶着我站了起来,我们所有人都凑了过去,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终于,师父抬起头。
  “师父,怎么样?”我问。
  师父掐指算了算,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笑了笑说,“成功了。”
  小晴腿上就像装了弹簧一样,“腾’一下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抱住我脖子,‘啪’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小冷子,谢谢你!…哎呦,你看我,星妹子,别生气啊,我对他只有姐弟之情,要不,要不也让他亲我一下还回去?”
  晨星哭笑不得的站在一旁,我在脸上抹了一把,叹了口气,冲小晴说,“算了,原谅你这次吧,下不为例。”
  小晴嘴一撅,“哎呦,你很香么,还有下次…”
  “行啦行啦。”杨书军说,“别下次这次的,抓紧热点汤,喂你爸喝,至于其余的人,忙乎了大半夜,都饿了吧?咱是不是吃点儿喝点儿?…”
  第二天上午,我们把小晴爷爷的骨灰坛放回棺材,然后把坟圆好,便打道回府了。
  时间一晃,差不多半个月过去了。雨馨动用自己的关系,始终没有查出埋在砖窑厂的那骨灰坛是谁家的。我认为借王会计阳寿那人肯定还会去砖窑厂,于是便告诉那吴老板,让他安排几个员工,留意着每个去砖窑厂的陌生人。可是,这么久过去,一点消息也没有。
  由于天气寒冷,我基本不出门,除了研修奇门方术以外,我每天要么就跟晨星躲在她‘闺房’里说悄悄话,要么就跟杨书军喝茶吹牛。杨书军是个纯吃货,不仅爱吃,而且爱做,每天变着花样鼓捣吃的,我们也跟着大快朵颐,日子过的充充实实,有滋有味儿。
  这天一大早,毫无征兆便飘起了雪,并且越下越大,雪片像鹅毛飞絮般打着旋儿往下落。将近中午时,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站在屋门口朝外面望去,到处一片银白。下雪天是不冷的,那种‘扑簌簌’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寰宇,使人觉得特别安逸,待在家里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空气在雪的净化下,清新的令人想哭。
  快吃午饭时,杨书军从外面回来了,戴着斗笠,‘吱嘎嘎’踩着雪,哼着小曲儿,提着两只肥大的野兔子。小狐翘着尾巴,跟在他后面。这狐狸被我养了这么久,华美了许多,油光毛亮的。前段有个来找我们看风水的老板,相中了这只狐狸,想出高价买走,被我一句‘再加十倍的价也不会卖’给拒绝了。这狐狸对于我来说,并不仅仅是宠物,还是救命恩人。
  “小张啊,反正没事干,咱今天好好喝点儿?”杨书军说。
  师父笑了笑,点点头。我们把炉子搬在屋门口,将兔子剥皮洗净,混着白菜豆腐粉丝用锅炖着。酒用酒壶盛了,热水烫着,一边赏雪,一边吃喝着。
  几人兴致都很高,晨星也喝了不少酒,脸蛋红扑扑的。我和杨书军酒量都不低,至于师父的酒量,说出来能把人吓死。就这样,你一盅我一盅,不一会儿,两斤白酒就喝干了。
  “师父,我再去买两瓶?”我问。
  “嗯。”师父说。
  我抓过立在墙上的斗笠,往头上一戴,朝外面走去。来到外面,顶风冒雪走没多远,就听到身后‘哼哼’两声响,回头一看,是小狐。
  我心里一喜,蹲下身冲它拍拍手,小狐便扑过来,用热乎乎的嘴巴在我脸上蹭来蹭去。
  “你也想跟我去呢?”
  “哼哼…”
  “走…”
  来到一家小店,一问之下,我们喝的那种酒居然卖完了。我喝不惯掺酒,决定去镇北那家小店看看。于是便带着小狐顺着街道往北走去。
  北风‘飕飕’的刮着,不时有雪片钻进斗笠打在我脸上,路边的柴草堆顶着一层雪,像戴了个白色的帽子。酒意涌上来,我软绵绵迈着步子,打着嗝。就这么走着走着,我一回头,忽然发现小狐不知跑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