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们总归是要回* gao *家村的,除了White(颜色bai )小姐的越野车还在村东* na *片荒di 里扔着以外,小black(hei )也还在* na *里。小black(hei )会捕鱼逮野Rabbit(tu zi),White(颜色bai )小姐说它自己可以找到吃食,也不知它现在还有没有跟* na *狐狸在一起。我们没有老狐* na *种从黄河里游shui *过去的本事,只能坐船,这青石镇早已不是黄河渡口,没有渡船。问老狐,老狐说青石镇往东大概三四十里,有一个小渡口,镇上有一班公交车去* na *里。
  青石镇的公交车站十分简陋,说是车站,其实不过是一座青石围墙环围的大院子,kan起*| lai |*破破烂烂的。往渡口去的车只有一班,我们到的时候,* na *车早已开走了,我们只得等待。车站外面有卖早餐的,一人buy(中文:gou mai)了碗粥,buy(中文:gou mai)了俩烧饼,坐在小摊位上,慢慢的吃喝。* na *老狐喝粥竟然是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tian * 舌忝 *的,‘pa 口拍pa 口拍’有声,瞧的我们一愣一愣的。终于,车*| lai |*了。* na *车要等人满员了才开,就这样,赶到* na *渡口时,已经是上午的十点多钟了。* na *渡口确实很小,一块被人踩的光溜溜的河滩上,长着两棵*cu && da*的垂柳,柳身上汛期时河shui *浸泡的痕迹依稀可见。两棵柳树之间停泊着几条渡船,其中一条大船是公家的,其余几条小船是si 禾厶人的。我们租了条si 禾厶人船,船主说了声‘坐稳了’,* na *船便摇摇晃晃打了个弯,‘突突’di 向西驶去。
  天阴沉沉的,苍茫的河shui *倒映着天穹,远远望去,shui *天连成一线。行驶了大约十多里shui *路,忽然阴云一卷,飘起了细雨,冰凉的雨丝斜斜di 打jin *河里,激起一股股的shui *腥味儿,沾在每个人身上。船主把船速放缓,支起遮雨布。老狐一双小眼睛里闪动着亮光,兴奋di 朝四处张望,嘟囔说,好久没坐过船了…
  “这位大哥是外国人么?”船主听他说话语调怪怪的,问道。
  “啥?”老狐愣愣di kan着他。
  “是,外国人。”我笑道,“这位大爷是从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过*| lai |*的,姓金,名叫金眼狐…”
  “你呀,就会瞎扯。”White(颜色bai )小姐推了我一↓。
  老狐摇头笑了笑,没说什么。
  快到越野车停放的* na *里时,我命船主将船驶到岸边,付了船钱以后,我们翻过河堤,只见车还在* na *里。White(颜色bai )小姐挂念小black(hei ),登上车顶,连打几个响亮的口哨。随着‘哗哗啦啦’一阵草响,小black(hei )‘呜’di 一↓蹿了chu **| lai |*,兴奋di 围着我们跳*| lai |*跳去,* na *只狐狸没跟它一起,我从包里拿了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gan 喂给它,White(颜色bai )小姐帮它摘去沾在身上的荆棘,打了个手势,又让它自己去玩儿了。
  在车里避雨吃过午餐,我们便发动车往* gao *家村驶去。
  “阿冷。”
  “嗯?”
  “我们要怎么找* na *河图?”White(颜色bai )小姐问。
  我想了想,说,“直接去问* na *村长,kan他知不知道,他们* gao *家祖宗当年到底是不是依靠的* na *张图治理的黄河shui *患,阿风你觉得呢?”
  一路上,向风一句话也没说过,听我这么一问,向风说,你说怎样就怎样。
  “嗯。”我点头说,“直接告诉他我们过*| lai |*的目的,然后让他协助我们寻找,这样要方便许多。”
  “他会协助我们么?”White(颜色bai )小姐问。
  “由不得他。”
  *| lai |*到村外,把车停在当初赵阴阳偷女尸的* na *块坟di 旁,我们便朝村里走去。路过* na *片芦苇dang 时,我朝里面张望了一眼,雨丝打在芦苇上,pa 口拍啦pa 口拍啦作响。老狐阴沉着一张脸,警惕的东张西望。
  村支部大院里落满枯树叶子,也没人打扫,* na *口钟吊在上方,钟绳被风chui 口欠的摇*| lai |*摆去的。刚*| lai |*到村长家门口,我就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哭声传chu **| lai |*,几个人面面相觑,我心说,听这哭声,难道村长家里死人了么?村长死了?…抬头kan了kan,门上没挂White(颜色bai )布,门两旁也没贴‘丧’字。犹豫了一↓,我推开门,当先走了jin *去,刚一jin *门,就听到村长的声音从屋里传chu **| lai |*,夹杂在一众女人的哭声里。
  “好啦好啦,你们都先回去吧,你们男人犯法被抓,我有什么办法嘞?…”
  “不就qiang (弓虽)jian (女干)了一个女疯子吗?呜呜…”一个女人哭道。
  “就是,都怪* na ** gao *老三,带着警察挨个*| lai |*指认,指认你妈呀指认!…”另一个女人说。
  “村长,你得想想办法把我们男人弄chu **| lai |*,家里没了男人,以后的(曰)ri 子可咋过啊?…”
  black(hei )black(hei )的屋子里,几个女人蹲在di 上又哭又嚎,村长老头儿正坐在一张圈椅上,耷拉着脑袋抽旱烟。
  我们一jin *屋,所有人便朝我们kan过*| lai |*。
  “不就是这个混蛋么?”一个女人指着我叫道。
  “对,* gao *富生老婆说的就是他,在狐仙庙** gao *富生去自首* na *人,之前到过我们村儿!…”
  “自你nai (*&女乃*&)nai (*&女乃*&)的首啊,害的我们男人也被抓,你还我们家男人!…”
  * na *女人跳起*| lai |*,一把拽住我的衣服。
  “喂,你gan 什么?”
  我急忙往后躲,却被另一个女人扑过*| lai |*抓住了胳膊。jin 接着,* na *些女人纷纷起身朝我扑*| lai |*。屋子里一片混乱,哭声,骂声,嚎叫声,响成一片,如果不是White(颜色bai )小姐和向风护着我,我一张脸就被这些女人给抓flower (hua )了。
  “通通给我住手!”
  村长老头儿像诈尸一样从圈椅上跳↓*| lai |*,怪叫一声,把* na *些女人给镇住了。
  “闹什么嘞?在我家里闹什么嘞?!”老头儿Red(* hong *)着眼睛,“就你们男人gan 的这事儿,就算政府不抓他们,按照村规,他们也要被打个半死!通通给我滚,滚回你们自己家里闹去,tuo *了ku 子上吊我都不会管!…”
  老头儿挥舞着烟袋锅,眨眼的工夫,就把* na *些女人全部赶跑了。
  “这帮小娘们儿,真你nai (*&女乃*&)nai (*&女乃*&)的!”老头儿‘噗’一声往di 上吐了口唾沫,望着外面骂骂咧咧说,“你们男人被抓了,老子有什么办法?!难道要老子每天晚上去你们家给你们当男人么?!我Ta Ma都老***老蛋了,年轻三十岁还差不多!…”
  White(颜色bai )小姐听这老头儿越说越粗鲁,不禁皱起眉头,kan向别处。我chong *她诡秘一笑,掏chu *一根烟递向* na *老头儿。
  “大爷,算了,别气坏了身子,*| lai |*,抽支烟。”
  老头儿接过烟,横了我一眼,“你这个娃也是嘞。”
  “我咋啦?”
  “你管* na *闲事gan 啥?他们不怕***长疮,qiang (弓虽)jian (女干)* gao *老三* na *疯子儿媳妇,* gao *老三都没报警,你gan 啥横*| lai |** na *么一↓子让* gao *富生去自首嘞?再说,* gao *老三…”
  White(颜色bai )小姐冷冷的打断了他,“* gao *老三就不是人了么,就应该被你们村的人qi (马奇)在头上?疯女人就不是人了么,就应该被* na *些混蛋***?如果你要是这么想,* na *你就跟* gao *富生他们* na *些混蛋一样不是人…”
  “鬼女(闺女),说哩好!”老狐chong *White(颜色bai )小姐一竖大拇指。
  村长老头儿被White(颜色bai )小姐呛的哑口无言,脸Red(* hong *)一阵White(颜色bai )一阵的,咳嗽一声,指了指老狐,“这老外是gan 啥嘞?!”
  “他…”
  老狐冷笑一声,“我听说腻们(你们)村儿的人都不是人,所以过*| lai |*抽抽(瞅瞅)…”
  老头儿浑身哆嗦,拳头一& nie (一种手法),kan起*| lai |*又要跳。我急忙把他按坐在了圈椅上。
  “好啦,好啦,咱们言归正传…”
  我给老头儿点上烟,把*| lai |*意跟他说了一遍。
  “啥河图嘞?我们村儿哪有这东西?”
  “大爷你听我说,据说* na *河图上记录有对付河神的方法,现在,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从黄河跑到了青石镇的shui *库里,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河神,如果是的话,到时候万一它兴风作lang,首先被淹的肯定是你们* gao *家村…”我心说,必须得吓唬吓唬他,“所以,如果你们村有这么一张图话,最好拿chu **| lai |*,我们只是借用一↓,到时候对付完* na *东西以后就还给你们。”
  我的恐吓策略果然奏效,老头儿愣了。
  “河神真的要chu *世嘞?”
  “对!”老狐说。
  “反正* na *东西很厉害。”我指了指向风,“前天晚上,我们两个差点没死在shui *库里。”
  老头儿又愣,过了一会儿,说道,“怪不得我最近老做梦梦到黄河,并且嘞,kan到河里有一个black(hei )乎乎的东西…”
  “老梦到黄河?”我眉头一皱。
  “嗯。”老头儿回过神,说道,“我听老辈子的人说过,我们村儿祖宗当年在黄河边找到一件baby(bao bei ),后*| lai |*嘞,他依靠* na *baby(bao bei )治理了黄河shui *,是不是* na *啥图我就不知道嘞…”
  我听的心‘砰砰’直跳,老狐的猜测是对的,* na ** gao *大人果然是依靠在黄河边得到的‘东西’治理的黄河shui *患。
  “* na *baby(bao bei )呢?是不是被* gao *大人告老还乡带回* gao *家村了?”
  “* na *就不知道嘞。”老头儿摊了摊手。
  “你们* gao *家后人为什么要世代住在这里,kan守* gao *家祖坟?”向风突然问道。
  “是我们* na *祖宗临死前留↓话,让我们世代住在这里的。”
  “不是…不是你们自愿住在这里kan守祖坟的么?”我疑惑的问。
  “当然不是嘞。”老头儿‘嘿嘿’一声冷笑,“这里有啥好嘞,傻蛋才愿意住,你kankan刚才* na *些野媳妇儿,* na *都是村里的人从穷山(gou)(gou)里娶回*| lai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