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一惊,心说,魏妞妞怎么会跑到这里*| lai |*?耳听的魏妞妞的声音越*| lai |*越远,我急忙喊道,我们在这里!
  “小大师?…”
  “这里这里…”
  我一边答应,一边奔chu *草棚子。外面天已经快black(hei )了,雨还在↓,雨丝像一条条细线一样,钻jin *我脖子里,凉的我连打几个冷颤。雨气蒙蒙中,只见远处有一个女孩儿朝我这方向跑*| lai |*,依稀便是魏妞妞,我急忙朝她迎了过去。
  “终…终于找到你们了…”魏妞妞跑到我跟前,上气不↓气的说。
  魏妞妞衣服* shi *lu *lu *贴在身上,头发被雨淋的一绺一绺的。kan着她这副样子,我一颗心七上八↓的。
  “怎么了?怎么就你一个人,雨馨跟小图图呢?”我问。
  “chu *…chu *事了…”
  这时,向风也走了过*| lai |*,沉声问,“发生什么事了?”
  “别急,慢慢说。”我说道。
  魏妞妞好容易止住chuan xi,“我们不是,不是在庙里跟你们分手了么…”
  “嗯啊。”我点点头。
  “后面我们又回去了…”
  魏妞妞说,她们三个离开狐仙庙以后在镇上逛了一圈,后面↓起了雨,她们没伞,躲在一座老宅院的屋檐底↓避了一个多小时,雨渐渐小了↓*| lai |*。她们决定回狐仙庙集市上吃点东西,然后就回旅馆。刚回到集市上,就kan到庙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三人都ting *奇怪。
  魏妞妞是个女汉纸,拽住一个从庙里chu **| lai |*的人就问。* na *人告诉她们说,镇上chu *钱从殡葬用品店里订了很多纸扎物,摆放在了庙院里。之前↓雨的时候,殡葬用品店老板带人用一块大塑料布将* na *些纸扎物全部盖了起*| lai |*。当时很多香客躲在庙屋里避雨,后面见雨小了才chu **| lai |*。其中有一对带着小孩的夫妇,* na *小孩子很调皮,可能是见塑料布被底↓的纸扎物顶的* gao *一块低一块的,感觉很好玩儿,于是便从父亲手里挣tuo *,钻jin *了塑料布里。
  * na *小孩儿的父母开始也没当一回事,直到无论怎么呼唤,小孩儿既不chu **| lai |*,也不应声,这才慌了神。小孩儿的父母和几个香客七手八脚掀开塑料布一kan,* na *小孩子不见了…
  魏妞妞三人jin *到庙里,只见庙院正中哭天嚎di 坐着一个女人,旁边站着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应该便是失踪小孩儿的父母。几个青石镇派chu *所的民警在现场勘查了一番,说要做笔录,带他们去了派chu *所。围观的人议论纷纷,都说* na *小孩儿失踪的奇怪。这时候,White(颜色bai )小姐kan到* na *殡葬用品店老板也在人群里,便将他叫到了一旁。* na *老板战战兢兢的指着纸物群旁边的一棵树,说当初* na *树底↓埋过一只死狐狸,后面狐狸头被刨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塑在了庙里的狐大仙泥像上,* na *小孩儿可能是被狐大仙给kan中,抓去做童子了…三个女孩儿商量过后,决定分头去找我和向风,让我和向风去庙里找找* na *小孩儿。
  “就这事儿?”我问。
  “嗯。”魏妞妞liao 着头发,“不然你以为什么事?”
  我长chu *一口气,“我见就你一个人跑过*| lai |*,还以为是雨馨跟小图图chu *事了呢。”
  魏妞妞拍了我一↓,“怎么可能呢?你就知道雨馨跟图图,姐姐我刚才跑过*| lai |*肠子差点没累断,你也不知道关心一↓。要是找到你们的不是我,而是雨馨跟图图的话,我估计你才不会担心我死活,你个没良心的(jia huo )…”
  “怎么可能呢?”我学着魏妞妞的语气说,然后正色道,“其实你知道吗,我刚才第一眼见到你时,还以为是你chu *事了。”
  “我?”魏妞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对啊。”我上↓kan了kan她,“你kan你,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我还以为你被…”
  “被怎样?”
  魏妞妞先是一愣,随后便明White(颜色bai )了,抬手朝我打*| lai |*,我一把将向风拽过*| lai |*,挡在了我前面。
  回头望了望* na *间草棚子,我对向风说,“这样吧,阿风,你跟妞妞回狐仙庙里去kankan,我守着这老头子,关于徐向前的事他还没讲完呢,等↓听他讲完,我就带他回镇上。”
  “也好。”向风想了想,点头说。
  “杨叔还没找到,现在又失踪了个小孩子,这鬼镇子邪门的很…”我摇了摇头。
  魏妞妞chong *我一撅嘴,shen shen 拳头,随着向风朝镇上走去。
  回到* na *草棚子时,里面已经black(hei )的kan不清人了。* gao *老三瘦削的身影坐在* na *破chuang shang ,冷不丁一kan很像一只鬼。
  “大爷,你饿不饿,要不我先带你回镇上吃点东西?”我问。
  “不饿嘞。”
  “嗯,* na *咱接着讲吧,徐政委想起了小时候狐仙从河道里弄鱼给他的事,后*| lai |*呢?…”
  老头儿说,徐向前想起小时候这段往事以后,觉得河道里很可能还会有鱼,被河神庇佑在河床底↓。他决定找到* na *些鱼,帮* gao *家村的人度过饥荒。可是,徐向前虽然懂阴阳五行之术,但河床面积太大了,再加上他自己也饿的几乎连路都走不动,连续好几天过去,他在河道里一无所获。无奈之↓,他只得过河去青石镇的狐仙庙*香祷告,希望狐仙再次显灵,助他找到鱼。当时青石镇上也在闹饥荒,不过,青石镇的人不像* gao *家村的人一样死守在家里,大多都chu *去讨饭了。狐仙庙早已经断了香huo *,庙院里生满杂草。徐向前清除杂草,打扫净庙屋里的灰尘,给狐大仙上了几炷香。回去的路上,他心里十分忐忑,认为过去了这么多年,自己相貌变化这么大,当年救的* na *只狐仙肯定不认识他了。这天晚上,他翻*| lai |*覆去睡不着,半夜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听到有敲门声,起身打开门一kan,月光↓,一只狐狸正pa(足八)在门口。眼前这只狐狸比徐向前当年救的* na *只狐狸要小一些,而且通体的mao *是灰色的,当年* na *只是white(* bai se *)的。
  狐狸chong *徐向前摇了摇尾巴,然后转身就走。徐向前认为,这只狐狸肯定是狐仙派*| lai |*,指引他去找鱼的。果不其然,chu *了* gao *家村以后,狐狸就径直朝黄河方向走去,一直*| lai |*到河道里。徐向前跟着它沿着河道走了好几里路,狐狸一边走一边嗅,最后停在了一处位置。徐向前一测,底↓果然有鱼!
  帮徐向前找到鱼以后,* na *只狐狸就走了,不知去了哪里。徐向前知道,这些鱼是受河神庇佑,本不该死的,一旦带* gao *家村的人过*| lai |*将它们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chu **| lai |*,自己必然会折寿,但他还是带他们*| lai |*了。他没想到,* na *些村民竟然在河道里生吃活鱼,惹怒了河神。徐向前夜以继(曰)ri ,从村前的芦苇dang 里采摘芦苇,做了许多纸人,代替* gao *家村村民的子孙后代,祭给了河神。可是,他为* gao *家村做了这么多,换*| lai |*的却不是村民的尊重和感激,而是各种排斥和欺凌。* na *些村民先是听信谣言,将他的两个儿子扔jin *了黄河里,后面又将他和第三个儿子* gao *老三赶chu *了* gao *家村…
  * gao *老三说,自己的童年虽然缺吃少穿,但住在黄河边上与世无争,倒也十分快乐。两父子每天要么在黄河里↓网捕鱼,要么就去山野里↓夹子逮野Rabbit(tu zi)。* gao *老三* na *时候不知道徐向前懂阴阳五行之术,他一直很奇怪,每年黄河断流的时候,河床里连一滴shui *都没有,父亲却不知从哪里弄到一条条的活鱼回家,而且比平时黄河有shui *的时候捕到的鱼还要大个。直到后*| lai |*,徐向前才把* na *段往事告诉他,徐向前说,自从狐狸带着他找到一次鱼以后,每次黄河断流,他通过观察河床特征,以及周边的风shui *,自己就可以找到鱼。
  1960年,全国* xing *的饥荒爆发,到处都是饿殍,但* gao *老三和徐向前父子却每天都有鱼吃。后*| lai |*的一天,* gao *家村的村长找到徐向前,又是忏悔,又是哭诉,徐向前心ruan (车欠)了,带着他们*| lai |*到自己找到鱼的di 方。当天晚上,徐向前便把自己的身世以及一系列往事告诉了儿子* gao *老三。徐向前说如果是仅自己和儿子吃* na *些被河神庇护的鱼,因为吃不了多少,所以是不要jin 的,如今带这么多村民把鱼全部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了chu **| lai |*,自己必然会折寿,连折两次,他的寿数已经不多了…
  果然,几年以后,文革爆发,徐向前被从河滩抓jin *了村里,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所以很平静。* gao *老三说,一直到死,徐向前都没有把阴阳五行之术传给他(不知道是真是假)。
  徐向前嘱咐* gao *老三,他死之后,把坟设在老家青石镇上,然后就坦然受缚,被押去了村里。可是,他又一次失算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在死之前会经受* na *么多非人的虐待以及残酷的折磨。后*| lai |*,* gao *家村的人在村前* na *片芦苇dang 旁搭了个台子,批斗完以后,晚上就将他绑在了* na *台子上。迷迷糊糊中,徐向前听到芦苇dang 里悉悉萃萃作响,睁眼一kan,一只狐狸从里面钻了chu **| lai |*,竟然是当年带他找到鱼的* na *只狐狸!* na *狐狸眼泪汪汪di 咬断了捆绑徐向前的绳子。在* na *只狐狸的协助↓,徐向前tuo *困跑到黄河边,当追他的* na *些人赶到以后,纵身跳jin *了黄河里…
  徐向前死后,* gao *老三便遵照他的嘱咐,过黄河*| lai |*到青石镇,给他建了个衣冠冢。* gao *老三不恨吗?他当然恨,他恨* gao *家村的人恨的入骨,尤其* na *村长,他恨不得剥他的皮,喝他的血,吃他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给父亲修好坟以后,* gao *老三跑到狐仙庙里,把头都磕chu *了血,祈求狐仙惩治恶人,为自己的父亲报仇。没想到,第二天* gao *家村* na *村长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