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小花花说,她跟军子从很早就瞒着家人开始约会了。每天晚上军子都会跑到小花花家外面等她,父母睡着以后,小花花就会从家里面溜出来,然后他们就去一个废弃的小水库,甜蜜一番之后军子再把她送回去…
  听小花花说到这里,闫老板‘噗’的一下子把刚吃到嘴里的一块肥肉喷了出来,刚好喷在魏妞妞身上,魏妞妞‘啪’一下子拍在了他肥厚的肩膀上。闫老板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呲牙咧嘴的道,你说的该不会是镇南那个废水库吧?
  小花花羞涩的点了点头。
  “怎么了?”我问道。
  “怎么了?”闫老板咧咧嘴,冲小花花道,“花哎,你们可真会找地方,那里那么臭,你们怎么跑到那里约会?你跟军子该不会,该不会在那里办的那事儿吧…哎呦,怎么又打我?我扣你工资!”
  “打你活该。”魏妞妞道,“闫哥你怎么问话呢?!”
  “冷大师啊,这妞太凶了,千万别要,不然天天掉层皮,哎呦…”
  “发现古墓,好像就是那里吧。”小图图忽然道。
  “就是那里。”魏妞妞打完闫老板,回过头一撩头发。
  “古墓?”我眉头一皱。
  魏妞妞说,水库附近是一片荒地,前段时间,有个老头儿去那里放羊,看到地上塌了个洞,里面有口棺材,很多人听说以后跑到那里去看,发现那是一座墓。派出所马上派人把那座墓给保护了起来,然后通知了市文物局。现场不让围观,谁也不知道他们打开棺材以后从里面拿走了什么,后面那墓坑就被填平了,那棺材好像没被拉走,就埋在了那墓坑里。
  我和师父对视了一眼,难道说,魏妞妞所说的就是发现怪蛇的那座墓?我的目光无意间扫向小花花,忽然发现她的表情有些古怪。
  “花,你肯定也知道那座墓的事吧?”我问道。
  “当然。”闫老板说,“我们镇哪个人不知道?”
  小花花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样,嘴唇动了几下,低下了头。
  “孩子,你想说什么?”师父温和的问。
  “其实…其实那座墓是我和军子最先发现的。”
  “你和军子最先发现的?”
  “嗯…我们…”
  看小花花那副脸红到脖子根儿的样子,我好像明白什么了。
  闫老板小眼睛一转,“你们在那里办事儿时发现的,是不?”
  这一次,魏妞妞没打他,只是盯着小花花,小花花缓缓的点了点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那次,完事儿以后,我发现我身子底下有一个洞…
  “原来那洞是被你们办事儿给办出来的。”闫老板大拇指一竖,“厉害!”
  “你们这老板什么人呐。”我冲魏妞妞道,“妞妞,再给他来两下。”
  “好嘞!”
  “发现那个洞,然后呢孩子?”师父问。
  “然后,军子很好奇怎么会有个洞,他用打火机往里照了照,说里面有口棺材。我当时很害怕,拉军子走,他不走,说这底下可能是一座古墓,说不定里面会有什么宝贝。然后,他就用脚狠命的踹那洞口。把洞口踹大以后,他就跳了下去…”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表情各异的听小花花讲述着。
  “我害怕的了不得,提心吊胆离的远远的。不一会儿,我就听军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花,快过来,这里面真的有宝贝。我不敢过去,等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就喊军子,我刚喊完,从洞口飞出一个东西,我差点没吓晕过去,然后军子就从洞里面跳了出来。他身上不是汗就是土,也顾不上擦,捡起地上那东西,紧张的看了看四周,跟我说,花,我挖到宝贝了,咱要发财了,快走,别让人看着。我看过去,只见军子手上拿的那东西一截是黑色的,另一截被泥土包裹着。军子捡到一块石片,一边走,一边刮那东西上的泥土。把泥土刮干净以后,军子发现那不是宝贝,只不过是一根烧的黑黑的木头,上面刻着一些谁也认不出来的东西…”
  我越听越奇,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军子原本以为挖到了什么宝贝,看到是一根木头,很失望,狠狠的扔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送我回去的路上,军子一直垂头丧气,我就不停的安慰他。安慰安慰着,他忽然抬起头,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吓了一跳,问他干嘛。他也不说话,把我推进了玉米地里,很粗鲁的扒掉我的衣服,然后就…就…”
  闫老板舔了舔嘴唇,“他奶奶的,这小子艳福真不浅,死了也值了。”
  我心说,那座墓肯定有古怪。小花花说,军子那晚把她给吓到了,从那以后,军子再约她出去她就没出去过了,而且她总是做关于那座墓的恶梦。到了后来,军子手指被机器挤掉,小花花在父母的要求下和军子分了手,但她并不知道,她当时已经有了身孕…
  听完小花花的讲述,师父决定等下让她带我们去他们当初发现墓的那里看看。
  “小大师,今天怎么不开拖拉机过来了?”从军子家出来以后,魏妞妞指了指白小姐那辆车。
  “这是…借的朋友的车。”
  我们先是去了闫老板的工厂,跟他借了三把铁锨,然后便驱车出了镇子。在小花花的指引下,往南行了没多远车就走不动了。我们下了车拿了铁锨一直往南,很快就来到了那个水库。水库不大,看样子是以前用来蓄水灌溉的,里面一汪死水,漂浮着各种杂物,散发着难闻的恶臭。那块荒地在水库的正北,杂草丛生。小花花指着一块草比较矮小的地方说,就是这里。
  “挖吧。”师父说。
  我和师父,向风,三人一起动手,没用多久就挖到了墓室。墓室是青砖垒就的,再往下挖,一口棺材显露了出来。
  清去棺盖上的浮土,师父只看了一眼便说道,这不是古墓。
  说着,师父抓住棺材的一角,一用力,‘咯叭’一下子,掰了一块木头下来,放在鼻子旁边闻了闻,说道,这棺材顶多埋了五六十年。
  这就怪了,眼前这座墓,从结构上怎么看都像是一座古墓,怎么只有五六十年?修这么一座砖墓需要动用很大的人力和物力,这座墓离镇子并不远,如果只有五六十年的话,就算墓主人没有后人,镇上一些老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这座墓是谁的…只有一种可能,这座墓是暗中修造的!
  棺材里是空的,里面出奇的干燥,也不知原来有没有尸首。我们在墓室的东北角发现一个圆圆的洞,由于被一块很大的土块掩住洞口,因此,墓室虽然被掩埋,但并没有土进入到洞里。我把胳膊伸进洞里面掏摸,抽出来以后,连胳膊加手都变成了黑色。看样子,小花花所说的军子从墓室里拿出来的那根木头,原本应该是被钉在这里的。
  东北方是艮八宫,生门的本宫,生门五行属土,木克土,在这里埋根烧焦的并且刻有东西的木头,应该是为了镇住某种东西的,难道是为了镇住棺材里的东西?棺材里除了死人还会有什么?我们让小花花带我们去军子当初扔掉那块木头的地方,可是,小花花怎么也想不起具体的位置。师父便用奇门起了一局,时干入墓,代表找不到了。
  回到住处以后,三人都没有睡意。
  “师父,难道说,军子把那根木头***以后,原本被镇在棺材里的东西跑了出来,缠上了他?”我疑惑道。
  师父沉思不语。
  第二天一早,我给白小姐打了个电话,问她能不能通过关系得知文物局的人过来从那座墓里面拿走了什么。刚吃过午饭,我就接到了白小姐的电话。
  “怎么样?”我迫不及待的问。
  “那条蛇的确是从那座墓的棺材里面发现的,文物局的人带回市里,送去了科研所。”白小姐说,“除此之外…”
  “还有什么?”
  电话里,白小姐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又神秘,“超自然的东西。”
  “超自然的东西?什么东西?”
  “局长不肯说,他说是机密,不可以告诉别人,除非…”
  “除非怎样?”
  白小姐‘哼’了一声,“他那意思,除非我陪他吃饭,当面告诉我。”
  “这个混蛋。”我怒道,“别去,咱不求他。”
  “不,我答应他了,这样,阿冷,我带你一起去,晚上七点你到我住处来接我。”
  我提前一个小时就来到了白小姐的住处。
  “你怎么来这么早?”白小姐问。
  “我不喜欢迟到。”我笑了笑。
  白小姐拿出一瓶红酒说,冷大帅哥辛苦了,先在我这里休息一会儿,八点钟我们再出发。
  “不晚么?”
  “让那老鬼等着去。”
  八点过一刻,我和白小姐来到我市的一家星级酒店。一进大厅,那些迎宾小姐见到我们先是一愣,随后躬身齐声道,白小姐好。大堂经理过来把我们迎进电梯以后,我伸了伸舌头,她们都认识你呢?白小姐微笑不答,对着电梯里的镜子补了补妆。
  刚来到六楼的一个包间门口,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便满脸谄笑迎了出来,大猩猩一样搓了搓手,和白小姐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
  “哎呀,白小姐来了,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呢。”
  白小姐笑道,“周局长也越来越年轻了。”
  周局长‘嘿嘿’一笑,这才注意到我,脸一沉,“这位是?”
  “我是雨馨的表哥。”我笑了笑,“幸会幸会。”
  周局长干笑两声,和我握了握手。周局长已经点好了一大桌子菜,白小姐几乎没吃什么,一边和那周局长说笑,一边很自然的把菜夹到我面前的餐盘里。
  待我吃饱喝足以后,白小姐这才道,“周局长,你们在那座墓里到底发现了什么,可以告诉我了么?”
  周局长放下筷子,笑道,“你看,还没吃完呢,就聊墓的事,多倒胃口不是?”
  我心说,反正我已经吃饱了,我这才明白,白小姐等我吃饱喝足才聊墓的事,是为了照顾我吃东西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