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军子?”师父眉头一皱,“你肯定?”
  “我…”小花花吞吞吐吐道,“我那天睡的迷迷糊糊的,没看清,但我一直感觉踢我那个是一个熟人。”说着,小花花指了指供桌上军子的黑白遗像,“刚才我看到军子的遗像,突然觉得那个人是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瞎说什么呢?”军子爹怒道,“我儿子一直在医院里,怎么可能是他踢的你?”
  “还记得那天你们去拉尸体时,我问过你儿子的生辰八字以后在地上摆了一盘‘棋’吗?”我对军子父亲道。
  他一怔,点了点头。
  “那不是棋,而是我起的奇门局,我根据局象给你儿子量了一下命,他死亡的时间,正是小花花流产的那一天中午…”
  说完以后,我自己心里也有点发凉,难道是军子的鬼魂跑回来踢掉了小花花腹中自己的孩子?…
  “越说越扯蛋了。”军子舅冷笑一声,“姐夫甭跟他们啰嗦,你想想,这几个人跟我们家非亲非故的,干嘛要来吊祭军子?他们跟这妮子一唱一合的,很明显是串通好了的。这妮子过来的目的你还没看出来吗?她不知道怀了谁的野种,现在掉了,没生育能力了,跑过来仗着死人不能开口诬赖我们家军子,她是来吊祭军子的吗?她是想讹诈你!”
  “我…我没有!”小花花哭道。
  “既然没有,那你干嘛诬赖军子踢掉你的孩子?他在医院里一直都没回来,怎么可能踢掉你的孩子?这几个神棍骗子也不专业,编谎都编不圆,找也不找几个像样的。”说着,军子舅指了指我。
  被军子舅这么一说,原本安静下来的人群又开始骚乱起来了。
  “小大师不是神棍骗子!”魏妞妞道,“他在我们厂里调理过风水,我们都见过他的本事。那天我跟他在女厕所里,他看都没看到就知道垃圾篓里面有东西,最后把那死胎从里面给拨弄了出来!”
  “女厕所?”军子舅道,“还有别人见证吗?!”
  魏妞妞先是一愣,随后一挺胸,冲口道,“就我俩,怎么啦?!”
  军子舅‘嘿’的一声,“孤男寡女在女厕所里还能干什么好事儿?还找到死胎,我看是你俩在里面种胎还差不多!”
  “你…”
  “我怎么啦?”
  魏妞妞一跺脚,“反正小大师不是神棍骗子!小大师,你露几手本事给他们看看!…”
  “就是。”小图图指了指向风,“他也不是神棍骗子!”
  “怎么,你俩也去过女厕所?”军子舅问。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神棍骗子?”
  “因为…因为他…”
  “他什么?”
  “因为他长的帅!…”
  人群‘哄’的一下子,很多人都乐了。我也差点没乐了,斜着眼看了看向风,只见向风表情十分古怪,看起来颇有些尴尬。被这两个女孩儿一搅合,现场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还有谁说他们不是骗子的?”
  闫老板厂里那些女员工纷纷道‘我’‘还有我…’,那几个男员工生怕惹上是非,耷拉着脑袋和闫老板挤靠在墙角。
  我心说,看来只有露点本事给他们瞧瞧了,正准备开口时,军子舅道。
  “姐夫,你看明白了没?”
  “啥?”军子爹问。
  军子舅指了指魏妞妞她们,“不管这两个是不是神棍骗子,反正这些小妮子都被他们给迷住了。”
  “那又怎么啦?”
  “怎么啦?”军子舅冷笑一声,指了指小花花,“你还不明白吗,这妮子怀的野种就是他两人中的其中一个的,野种掉了,跑过来一唱一和的诬赖军子,想讹诈你。这些小妮子一个个迷恋这俩小子,一呼就跟着来了,这俩小子说什么,她们就跟着说什么…”
  “放你娘的屁!”魏妞妞火了,女土匪性格上来了。
  “那你说,你有没有迷恋这小子?”军子舅指了指我。
  “我还就迷恋他了,怎么啦?!我迷恋谁也不会迷恋你这蠢货!”
  “姐夫你看到没?我有没说错?”
  军子爹一阵颤抖,吼道,“把门关起来,打残这几个畜生,这些妮子谁敢阻拦也打!”
  师父一直低头沉思着什么,此刻一看要火拼,急忙道,“等一下。”
  “你要干嘛?”军子舅问。
  师父没搭理,低声问小花花,“孩子,那天中午,你身上穿的哪一件衣服?”
  小花花想了想说,就是身上这件。
  “很好,那就不用回去取了。”说完以后,师父对军子爹道,“大哥,麻烦你拿军子生前穿过的一件衣服出来。”
  “姐夫,别听这骗子的,动手吧,打了以后把他们交给派出所。”
  “动手,打死了责任我担着!”
  军子爹说完以后,一个离师父近的小青年抡起铁锨就砸了过来,被我一脚踢翻在地,向风也撂倒了两个。
  “住手!”
  师父大喝一声,军子家的那些亲朋吓得全部愣住了。
  师父缓缓解开衬衫,脱了下来,只穿一件背心,臂膀上坚实的肌肉隆的高高的,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我心说,难道师父这是要学陈真,脱了衣服,然后以一挑十?
  我清了清嗓子,冲那些人道,“怎么,怕了吧?不服气的就一起上,跟我师父练练,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是现实版陈真…”
  我话没落音,师父一转身把衬衫递给了小花花,“孩子,去厕所把你身上的衣服换下来,穿我这件。”
  小花花一愣,师父说,别怕,没人敢拦你。
  我挠了挠头,心说,原来师父不是要模仿陈真…不一会儿,在众人的注视中,小花花红着脸低着头,穿着师父的衬衫,拎着自己的衣服走了出来。
  师父从小花花手里接过衣服以后,铺展在了灵棚的麦秸上。
  “大哥,究竟是不是你儿子踢的,我施个法术就知道。”师父冲军子爹道。
  “法术?”
  “嗯。”师父道,“取一件军子生前穿过的衣服出来。”
  “姐夫,神棍骗子都会点儿手段,别信他的。”军子舅说。
  军子爹犹豫了片刻,哼了一声说,行,我看你玩儿什么名堂。
  衣服拿来以后,师父量过距离,把军子的衣服铺在了小花花那件衣服的东北方位。这时候,灵棚已被人群围的水泄不通,闫老板也挤在了人群里,他们都想看看师父搞什么名堂。
  “冷儿,把军子的生辰八字告诉我,然后到灶底下取点柴灰来。”
  我在医院给军子起局量过命,自然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师父抽出一张黄纸,把军子的生辰八字写在上面以后,撕了一个纸人出来,把那纸人放在了两件衣服之间。
  我取来柴灰以后,师父命人群散开,掐指算了算以后,把柴灰沿着纸人一路洒过去,一直洒到墙角的暗处。看到这里,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师父好像是要把军子的鬼魂请上来,墙角处正是这个时间点死门的位置。
  弄好这一切,师父深吸一口气直起腰,一边掐指,一边挥动七星剑围着衣服念念有词。突然之间,师父猛喝一声,把剑插在了地上,这个时候,一团小小的旋风从墙角处沿着柴灰打着旋儿卷了过来。
  人群已经看呆了,全部张大嘴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瞬间的工夫,那团旋风就来到了纸人跟前,‘扑啦啦’几声纸响,旋风消失了,那纸人打了几个圈儿站了起来。
  我手心里冷汗直冒,我分明感觉到,那根本不是纸人,而是一个有生命的人,它似乎在歪着脑袋倾听着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你踢的小花?”师父蹲下来,死死盯着那纸人,沉声道。
  纸人先是一动不动,片刻后,缓缓点了点头,人群‘轰’一下子,就像开了锅一样。
  “我再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还有你是怎么死的?”
  喧闹的人群立时安静了下来,因为,这才是关键。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纸人,只见它晃了几晃,倒在了地上。
  “可惜。”师父叹了口气,缓缓站了起来,“时间过去太久,衣服上的磁场太弱了…”
  师父说,如果军子死后,鬼魂真的接触过小花,小花的衣服上会保留有他鬼魂的阴性磁场,但是非常微弱,用罗盘之类的东西根本探测不到。军子生前穿过的衣服上会保留有他的阳性磁场。如果把他的鬼魂招来,在阴阳磁场的作用下,他的鬼魂会具有意识…
  在这种超自然现象面前,军子父母以及他家那些亲朋虽然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但没再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了。
  先前一看要打架,这家请来的那阴阳先生就不知去了哪里。看看时间不早,在师父的主持下,完成了军子的葬礼。师父答应军子父母,会想办法查出军子的死因。在确定小花花并不是来讹诈他们以后,那对夫妇最终点了点头。
  送完葬回来以后已经是傍晚了,军子家撤走了灵棚,开起了丧事。我们跟军子家那些亲朋虽然化解了干戈,但也没有形成玉帛。尤其魏妞妞跟小图图,看到军子舅牙根就痒痒。因此,我们的席桌距离他们很远,也没有人过来给我们让酒。
  忙活了一天都饿坏了,尤其那闫老板,抱着碗肥肉吃的‘噗啦噗啦’响,我心说,如果杨书军在就好了,两人虽然一胖一瘦,但吃起东西来有的一拼。小图图看来喜欢上向风了,不停给他夹菜。
  “花,仔细讲讲你跟军子交往的过程,比如,你们都是去哪里约会,遇到些什么人什么事。”师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