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杨德兴告诉我们,刚到北京时,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浪汉,那一段时间,杨德兴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游荡在北京西站,白天靠捡拾旅客丢掉的垃圾卖掉过活,晚上就在车站四近随便找个地方睡觉。
  那是下雨的一天,杨德兴蹲在售票大厅门口,望着瓢泼大雨,正在为饭钱发愁,那天的旅客也特别少。临近中午时,一辆车缓缓停在近前,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杨德兴听到其中一个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山东老家话,于是就硬起头皮走上前,跟那人说自己父亲那一代也是山东的,已经好几顿没吃饭了,问能不能借几块钱吃饭。对方很爽快,二话没说就掏出二十块钱给了他,一聊之下,令杨德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人竟然是他们杨家族里的人。
  杨德兴遇到的那人,就是小晴的父亲。小晴父亲当时在北京访故友,那天是送一个老朋友去火车站。知道杨德兴是本家人以后,小晴父亲把他带到了宾馆。那几天,应该是杨德兴有生以来过的最奢侈的生活。小晴父亲带他去吃各种北京特色美食,并且还给他买了一套好衣服。
  当然,这是有条件的,小晴父亲让杨德兴告诉他,他们族人现在居住的村子的位置。杨德兴便向小晴父亲询问当年他们家族的人搬到太行山里的原因,这一直是悬在杨德兴心里的一个谜。他们家族的长辈,包括他父亲在内,对这件事都讳莫如深,从没有告诉过他。
  或许是出于交换条件,或许是出于一些其它的原因。小晴父亲最终把真相告诉了他,包括当年养邪煞的那件事。但具体邪煞怎么养的,小晴父亲一无所知…
  听到这里,我心里想,难道说,小晴父亲从北京回老家的半道上,之所以耽搁那几天,是为了找这个村子?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小晴父亲一定没找到这个村子,而是在山里迷了路。如果他找到,并且到过这个村子,我们眼前这老头儿应该会告诉我们。
  “后面呢,你继续说。”我对杨德兴道。
  杨德兴说,从小晴父亲嘴里,他知道了自己家族的这个秘密。后面带着老婆回来以后,他一直在寻找养邪煞的方法。对于杨德兴这样的,人格已经扭曲的人来说,既然苦不得志,如果能学会一种超自然的‘奇术’,想让谁生就生,想让谁死就死,那无疑是一件具有莫大诱惑力的事。
  几个月前的一天,他终于找到了,他在自己父亲遗物的一只破木箱子底部的夹层里,找到一张写有各种古怪符号,颜色已经发霉的黄纸。杨德兴是一个智商很高的人,直觉告诉他,这纸上所写的,就是关于养邪煞的方法,这可能是自己父亲当年偷偷抄录下来的。
  从那以后,杨德兴每天对着那张纸苦思冥想,但他并没有悟出养邪煞的方法,而是从中参悟出一种害人的邪术。得知自己老婆被村长玩儿过以后,杨德兴把悟出的那种邪术用在了老婆身上,然后她老婆就死了,从表象上来看,看不出死的有任何异样。
  但是,杨德兴所悟出的这种邪术有一个弊端,想要害人,必须要知道对方的生辰八字。他不知道那村长的生辰八字,因此没法对付他。
  从古水村回来以后,杨德兴一直苦思冥想怎样把村长劫出来的方法。直到后来的一天,大石头的爹死了。
  大石头从小就是杨德兴的玩伴,因此,大石头爹死的那一天,杨德兴有去他家里帮忙。就在那天晚上,杨德兴从大石头家吃过晚饭出来,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从村外那座庙的方向走了过来。杨德兴急忙躲在了暗处,待那人走近以后,杨德兴发现,那人是村里的杨德强(强娃子)。
  杨德兴很奇怪杨德强为什么大晚上去那座庙那里,于是就跑过去看。到那儿以后,他惊奇的发现庙门竟然是开着的…
上一篇:第162章
下一篇:第16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