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头儿和张所长,商讨之↓,我们决定还是要从* na *大石头爹身上着手。不管他是真死假死,被人养成的邪煞还是自己变成的,* na *两个民警chong *煞跟他有关,我们现在为主的是要找到他在哪里,只在这里瞎分析根本就没用。忙乎了这么一大天,几个人都累了。张所长说,先休息吧,今晚kan*| lai |*是查不chu *什么嘞。
  * na *老头儿抖索索的*chu *一把钥匙,说是隔壁* na *间窑的,以前是他儿子和儿媳住的,让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去* na *里过夜。
  “怎么,你小两口儿不住一起么?”见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都有点犹豫,老头儿问。
  张所长嘴一咧,笑道,“他俩还没结婚嘞。”又道,“放心,虽然是非法同居,但张叔我不会抓你们嘞,大胆去睡吧…”
  我心说,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哪还有什么非法同居罪?kan着张所长* na *种坏坏的目光,我真想一头撞死,只得尴尬的笑笑,接过钥匙,抱了一床褥子,提了盏油灯,和White(颜色bai )小姐*| lai |*到了隔壁的窑hole(dong )。
  “累了吧?”把褥子铺在炕上,我轻声对White(颜色bai )小姐说道,“累了就睡吧。”
  从古shui *村回到* na *山区县城以后,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就再没有同居过一室了。煤油灯光↓,White(颜色bai )小姐的眼睛kan起*| lai |*格外shui *mei(女眉),我不敢多kan,为了掩饰内心的悸动,我打了个哈欠,很随意的一头倒在了炕上。
  “阿冷我问你一件事。”
  我一愣,kan向White(颜色bai )小姐,只见她jin 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什么事?”我说道。
  “你们男人是不是…是不是都* na *么恶心?”
  “啥?”我瞪大眼睛,“什么* na *么恶心?”
  “就是…”White(颜色bai )小姐吞了口唾沫,“就是像* na *‘强娃子’一样…”
  “像‘强娃子’一样?”我晃了晃脑袋,突然明White(颜色bai )了,哭笑不得的问,“你指着的是,像‘强娃子’和假人* na *样?”
  White(颜色bai )小姐冷冷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不然你以为我指的什么?”说完以后,White(颜色bai )小姐脸一Red(* hong *),垂↓了目光。
  我心中一dang ,笑道,“怎么可能呢,* na *‘强娃子’是中邪了,正常男人怎么会像他* na *么变态?再说,* na *混蛋根本就没碰过女人…”
  听我这么一说,White(颜色bai )小姐忽然抬起目光,heng(哼哈二将)道,“你的意思就是,你碰过很多女人喽?”
  “我…”
  “你什么?”White(颜色bai )小姐嘴一撅,“埋在石头村* na *塌方***时,你比* na *‘强娃子’也好不哪去。你就差没像他一样流* na *么长口shui *了,但在* na *塌方***时你这色狼并没有得逞到什么,如果让你得逞,谁知道你会不会也像他* na *样?”
  “当然不会!”我‘呼啦’一↓从炕上坐了起*| lai |*,笑道,“像我这种具有诗人气质的奇门术师,怎么会把* na *么美好的男女之事,弄的像种猪交配一样?”
  White(颜色bai )小姐‘*pu zi*’一乐,随即gan 呕了一声,“你还诗人气质?”
  “* na *是,想当初咱上学的时候chu *口成诗的。”我厚着脸皮道。
  “是吗?”White(颜色bai )小姐歪着脑袋斜眼kan着我,“* na *你*| lai |*一首给我听听。”
  “我想想啊…”我挠了挠头,“有了…喔,妹纸,亲爱的妹纸,你的名字,就像一首诗,喔,妹纸,迷人的妹纸,快*| lai |*牵我的手吧,相约今生*| lai |*世…”
  White(颜色bai )小姐‘哈哈’一笑,飞起一脚朝我踢*| lai |*,我‘哎呀’一声滚到了炕里边,笑道,怎么样,我是不是诗人?White(颜色bai )小姐heng(哼哈二将)道,是,你是一个比* na *‘强娃子’还要恶心的流氓诗人…
  经过这一番说笑,一天的疲累一扫而空,脑力也得到舒缓。
  “阿冷,说也奇怪。”笑闹完以后,White(颜色bai )小姐轻声道,“跟你在一起无拘无束的,我什么话题都敢聊…”
  “比如,男女之事?”我坏坏一笑。
  White(颜色bai )小姐瞪了我一眼。
  “敢聊是敢聊,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不敢做呗…”
  “我踢死你!”
  White(颜色bai )小姐一抬脚,我急忙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听,什么声音?”
  两人竖起耳朵,就听隔壁传*| lai |*此起彼伏的鼾声,听声音,一个是* na *老头儿的,一个是* na *张所长的,两个人像比赛一样。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哭笑不得的对视一眼。这天晚上后面的时间,我们听着隔壁如雷的鼾声,直到天蒙蒙亮时才睡着。也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给吵醒了。
  “小冷!冷大师!快起床嘞!…”
  我迷迷登登爬起*| lai |*打开门,只见敲门的是张所长。
  “怎么了张叔?”
  张所长抹了一把汗,气喘吁吁的说,“我找到害‘强娃子’的* na *人制做假人的* na *di 方嘞…”
上一篇:第153章
下一篇:第15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