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你有把握吗?”杨书军问。
  “嗯。”我点点头,“但有一个前提条件。”
  “什么前提条件?”
  我指了指* na *颗骷髅头,“这颗头骨眼窝里的血真的像我们推测的,是念生老爷子留↓*| lai |*的。”
  “* na *就可以卜测chu *我舅舅现在的吉凶,以及他身在何处?”
  “是的。”
  杨书军抹了抹脑门上的汗,说道,“* na *就好,你可别像上次一样了,一会儿说我舅舅没事,一会儿又说他不是活人,大叔我经不起这种大喜大悲的刺激了,不然绝对会挂掉,就算要挂,我最起码也得kan到你跟小White(颜色bai )你俩造chu **| lai |*的小人儿再挂呀…”
  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对视一眼,两人都有点想哭。
  我脸孔一板,清了清嗓子,“* na *可保不准,如果是我师父话,有十层的把握能卜测准,我嘛,也就五六层…”
  杨书军听我这么一说,登时两* tui *一ruan (车欠)。White(颜色bai )小姐拍了我一↓,低声说,“你这(jia huo ),别吓唬杨叔了…”
  这么一搅合,山崖↓诡异的气氛被chong *淡了不少。我刚才跟杨书军一边瞎闹,一边用眼睛扫视着* na *些骨骸。忽然间想了起*| lai |*,这些骨骸嘴巴大张的样子,和我跟White(颜色bai )小姐当初在* na *山hole(dong )见到的* na *些死人差不多!
  照这么说,他们也是被* na *‘东西’给吓死的?…一定不是,先前见到山hole(dong )里* na *些八路军工兵的死状,我认为是被吓死的,但是现在我知道,一定不是。我心里隐隐有些后怕,昨天晚上,如果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掉到这崖↓,此刻应该也跟他们一样了,* na *样,我就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了…莫非,* na *鬼东西当时就潜藏在这崖底↓?…
  我的脑海中chu *现一幅恐怖之极的画面,一个不知名的‘东西’躲藏在这崖底↓,扬起头颅,嘴巴贴在我先前差点失足掉落↓*| lai |*的* na *个hole(dong )口,pen( 口贲)吐着浓雾,* na *些雾穿过山hole(dong ),*| lai |*到了两山夹缝的溪道里,顺着溪道,顷刻将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包裹了起*| lai |*。我们迷失在了* na *雾里,走啊,走啊,一直*| lai |*到这山崖上。当时我们并不知道,* na *鬼东西就躲在距我们很近的崖底,等待着我们掉落↓*| lai |*,成为它的‘美餐’。幸亏我是奇门术师,通过‘三传同宫的伏* yin *局’知道,当时不能乱跑,否则必死。之后,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配合请*| lai |*玉女神君,在剧烈的‘罡震’之↓,* na *鬼东西被我们给我们给打跑了,离开了崖底…
  有些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力,分析之↓,似乎还有* na *么点道理。
  我们在崖底的四近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不明物体’遗留↓*| lai |*的痕迹。不过,* na *崖底方yuan *一带全是乱石,连根草都不生,我想,可能就是* na *东西所造成的。kan*| lai |*,想要知道* na *到底是个什么,它之前是不是躲藏在这崖底,以及* na *条山溪先前为什么会gan 涸,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杨念生身上了,前提条件是,如果他还活着。
  我抽chu *一道符纸,从* na *骷髅头的眼窝里刮↓* na *些Red(* hong *)色的‘物质’,小心翼翼包了起*| lai |*。
  *| lai |*到崖上时,天已经black(hei )了,借着朦胧的月光,我惊讶的发现,崖顶上的树全死了!只一天的工夫,树叶全部变成了焦枯的颜色,一同死掉的,还有* na *些草。可想而知,昨晚请玉女神所产生的‘罡震’威力是有多么强大。我皱jin 眉头,心里颇有些沉重,因为死掉的这些毕竟都是生灵。
  回去的路上,White(颜色bai )小姐见我怏怏不乐,便没话找话跟我说。我是一个很放的开的人,对于一些已经发生,没法逆转的事,不会过于纠结,不一会儿心情就好了。
  回到住处,我将一只我们喝剩的矿泉shui *瓶子的瓶底割了↓*| lai |*,将* na *种Red(* hong *)色粉末放jin *去,倒入shui *,搅拌之↓,shui *逐渐变成了一种淡Red(* hong *)的颜色。然后,我把一道符纸撕成一个纸人的形状,蘸这种淡Red(* hong *)色的shui *,将杨念生的名字,以及他的年命‘乙’写在了纸人身上。所谓年命,就是年gan ,杨书军不知道他舅舅杨念生具体的生辰八字,只知道是哪一年chu *生的,农历乙丑年,* na *么,年gan ‘乙’,就是杨念生的年命。
  弄好这一切,时间还早,必须要等到子时才能施法。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坐在院子里静静的赏月,杨书军则像一头拉磨的驴一样,围着* na *磨盘团团旋转,不时停↓*| lai |*,向我们询问时间。
  终于*| lai |*到子时,杨书军‘咕咚咕咚’喝了一瓶shui *,对着夜空拖着长音‘啊…’大叫了一声,往di 上盘* tui *一坐,对我说道,行了小冷,开始吧。
  “杨叔你这是gan 嘛?”我哭笑不得的问。
  “这是提前的准备工作。”杨书军说,“随时接受突然而*| lai |*的打击…”
  我将* na *纸人放在院子的正中,取chu *三柱香,点燃以后,对着月亮拜了几拜,把香*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了纸人的正南方,因为我提前就已经推算chu *,子时的时候,天盘‘乙奇’落在离宫,也就是正南方,对应杨念生的年命。
  弄好这一切,我深xi 口及一口气,沉↓心排除一切杂念,一边念玉女反闭诀,一边踏罡步围着* na *纸人旋转,连转三圈,我猛一顿脚,站在了纸人的正北方,右手& nie (一种手法)了个诀,对着* na *纸人一指。‘腾’一↓,纸人就像突然活了一样,立了起*| lai |*。如果有胆小的人在深更半夜见我施法令纸人猛然站立,可能会当场吓晕过去。
  在纸人站立的同时,* na *三根香的烟柱就像被一只手给拧在了一起。我瞪大眼睛kan过去,只见盘旋萦聚的烟雾里,缓缓chu *现一个人的身影…
  影像越*| lai |*越清晰,只见* na *是一个老人,一个长的很像杨书军的老人。影像里,* na *老人似乎坐在一个漆black(hei )的土hole(dong )里,旁边放着一个类似于屎尿桶一样的东西…
  我脑子里念头飞转,突然之间明White(颜色bai )了,之前为什么我卜测chu *杨念生在这村上,但却遇到了‘人遁’的格局,一霎时全明White(颜色bai )了。
  就这么一分神,我两* tui *一ruan (车欠)倒在了di 上,与此同时,* na *纸人也倒了,影像跟着消失,烟柱又恢复成原*| lai |*的样子。
  杨书军急忙跳起身,奔过*| lai |*一把将我扶起。
  “小冷,你没事吧!”
  “念生老爷子就在…就在这村上,他被人囚禁在了di hole(dong )里…”
上一篇:第125章
下一篇:第12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