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kan着White(颜色bai )小姐这副执着的样子,我心里很有些感动。
  “你不怕么?”我问。
  “切…”White(颜色bai )小姐一扬↓巴,“你不怕,我也不怕,被埋在塌方底↓我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条讹传的山溪?”
  我摇头苦笑。
  “再说了,有你这罗里八嗦大师在,我就更不怕了…”
  听White(颜色bai )小姐这么一说,我心里油然升起一股男子汉的气概,同时,又有点恨自己学艺不精,如果有师父的本事就好了。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保护我,不会扔↓我的,不是么?…”
  White(颜色bai )小姐* rou *声说,说完以后脸上一Red(* hong *),将头转向一边。
  “没错。”我一ting *腰杆儿,“雨馨,我们走!”
  沿着* na *条岔道*| lai |*到山溪时已经是傍晚了,晚霞铺满西天,kan起*| lai |*颇有些壮丽,夕阳的余晖照jin *gan 涸的溪底,* na *一块块或大或小的鹅卵石就像一个个发着金光的蛋。
  这里的溪道窄而浅,十几块大石头连绵横亘在溪道里,连接两岸,应该是以前供山民渡溪用的。
  上游望去,溪道蜿蜒曲折,消失在远山的转角处,也不知源头在哪里。
  我们取chu *带*| lai |*的食物,在岸上的一棵树↓用过晚餐,天渐渐black(hei )了↓*| lai |*。这里安静的有点吓人,连一丝风都没有。
  “走,我们↓去。”我对White(颜色bai )小姐说。
  刚*| lai |*到溪边,我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na *溪里分明是gan 的,但是,我却感觉到了一种shui *的凉意。我有点后悔先前的决定了,这条溪到了晚上kan*| lai |*真的有点邪门儿。
  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shen chu *手,握在了一起,感觉心里安定了许多,相携着小心翼翼*| lai |*到溪里。
  往上游走了一段距离,天终于black(hei )了↓*| lai |*,两岸望去,* na *些树连在一起,就像两堵black(hei )色的墙,将我们夹在中间。
  因为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现象chu *现,我的心渐渐安定了↓*| lai |*。感觉就是一条gan 溪而已,村民以讹传讹,哪有* na *么恐怖。这样一想,心里又莫名的有点失落。
  由于太安静,呼xi 口及声显得很粗重,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不时打量着四周,月光照↓*| lai |*,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溪底* gao *低不平,走起*| lai |*深一脚浅一脚的。
  “说也奇怪。”White(颜色bai )小姐轻声说,“这么一条溪,怎么突然shui *就gan 了?”
  我摇了摇头,忽然想到一件事,“* na *大叔先前告诉我们,这条溪是什么时候gan 的?”
  White(颜色bai )小姐被我吓了一跳,想了想,“我记得他说,四年前的一天,怎么了?”
  “四年前…”我喃喃道,心说,杨书军的母亲杨春梅变成邪煞,以及小晴父亲chong *煞,差不多也是* na *个时间…
  “阿冷…”
  White(颜色bai )小姐忽然jin 张的唤了我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怎么了?”
  “听…”
  我竖起耳朵,隐隐听到一种‘哗哗’的shui *声,疑惑的望向四周,不知道shui *声源自哪里。但很快我就收回了目光,望向正前方的河道里,因为直觉告诉我,shui *声是从正前方传过*| lai |*的。
  我心里一凉,* na *shui *声开始开始还很细很轻,一眨眼的工夫就变得响亮了。
  “有shui **| lai |*了!”
  我话音刚落,shui *声便从前面的山角溪弯处转过*| lai |*,朝我们扑面而*| lai |*。但是,我kan到的却不是shui *,而是雾…一大团浓雾铺满整个河道,离我们越*| lai |*越近,* na *shui *声竟然是雾气移动所发chu **| lai |*的。
  “不好,雨馨,快走!”
  我拉起White(颜色bai )小姐就往溪岸上跑,可* na *雾比我们speed(*su du*)更快,一瞬间就*| lai |*到的近前,将我们包裹了起*| lai |*…
  河道不见了,四面八方都是雾,耳边充斥着‘哗哗’的shui *声,却又感觉不到哪里有shui *,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jin 拉着手,如果不贴在一起,就只能kan到对方的影子。
  “我们这是在哪儿?”White(颜色bai )小姐问。
  “别怕。”我沉声说,“走走kan。”
  刚jin *山* na *天晚上我还曾chui 口欠嘘,说如果奇门术师都能迷路的话,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可是现在,我迷路了,完全丧失了方位感。
  我和White(颜色bai )小姐也不知走了多久,* na *雾非但没有消散的迹象,反而越发浓重起*| lai |*。
  White(颜色bai )小姐突然浑身一震,停住脚步,“阿冷,快听,有东西在叫!”
  “东西?…”
  我仔细去听,忽然听到shui *声中夹杂着一种动物的叫声,但又听不chu **| lai |** na *是一种什么动物。凝起神*| lai |*以后,我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气场,邪煞的气场…
  “难道是邪煞在叫?!”
  我心念电转,想到邪煞,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养邪煞的* na *只木八卦,然后便想到* na *间石室,以及石头村山腹里的山hole(dong )…
  “我知道了,是石头村山腹岩hole(dong )里原*| lai |*拴绑的* na *个东西!…”
上一篇:第117章
下一篇:第11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