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来到一个路口,我正犹豫要不要回去时,一抬头,我忽然看见上面的屋顶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
  “小心!”
  我一把将瘦子拉在了我身后,与此同时,一个东西‘呼啦’一下从房顶跃了下来,落在了距我大概两米远的地方。手电光下,只见正是先前那东西!
  瘦子吓得‘妈呀’一声怪叫,撒腿就跑。
  “别跑!”
  我急忙喊道,可那瘦子眨眼就不见了。我只得阻住那东西去追瘦子。
  师父说,‘乙奇阴符’要在‘乙奇神咒’催发之下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可我当时根本来不及。一甩手,阴符和手电筒一起朝那东西飞去。
  可能吃过向风之前那么一砸,那东西有了感知能力,闪电一样一闪,就躲开了‘阴符’。随即向我扑来,我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挥剑猛力朝那东西砍去。
  可惜那把七星剑是木头的,不然应该能把那东西的胳膊给砍下来。那东西吃了那么一砍,发出一种类似于婴儿啼哭般的凄厉叫声,一蹿就不见了。
  当时从我扔符到那东西逃走,加起来连半分钟的时间都不到。我捡起手电筒以及阴符,擦了一把冷汗,朝那东西逃走的方向追去。
  一直追出镇子,来到一处打麦场,眼前的一幕令我震惊的差点没昏晕过去…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邪煞是怎么害人的!简直恐怖的能令人看一眼心脏就停跳死去!
  那瘦子痴痴呆呆的靠在一个麦秸垛上,看起来失去了意识,那邪煞站在离他一米的地方,原本满是皱褶的脸上,不知怎的多了一张嘴。我形容不出那嘴所张开的夸张程度,大概就和电视里蟒蛇吞吃大型动物嘴张开的程度差不多。
  从那邪煞的嘴里,隐隐吐出一种黑气,朝那瘦子飞去…我想,当初那黑脸男人在桥底下冲煞,邪煞在水里应该也是这幅样子,黑脸男人当时应该也像这瘦子一样失去了意识,这种短暂性的失去意识,会令人出现记忆断层,醒来什么都不知道…
  事不宜迟,我把阴符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反复捏诀,默念‘乙奇神咒’,那阴符瞬间就变得像冰一样冷。
  一遍念完,我猛力将阴符朝那邪煞砸去,这一下狠狠的砸在了那邪煞身上。我听到一种撕心裂肺的哭喊,这一次,除了那种婴儿啼哭声以外,还夹杂着一种令人心碎的叫声,那声音在叫着我能听懂的两个字…妈妈…
  “阿冷,怎么样,除掉那东西了没有?”
  “嗯。”
  我疲弱的点了点头,背着那瘦子来到病房,把他放在了床上。
  “阿冷,你没事吧?”小晴问。
  我站在那里摇摇欲坠,白小姐走过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关切的问,你怎么了?
  这时侯,我忽然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就像溺水的人遇见了救命稻草。
  “我杀了它…”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就晕了过去,最后的感觉告诉我,我倒在了白小姐怀里…
  当我幽幽醒转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使我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只有眼前的小晴是熟悉的。
  “这是哪儿?”我挣扎着坐起来。
  “馨妹子租的民房。”小晴说。
  “她人呢,阿风呢?”
  小晴刚要回答,白小姐端着一碗鸡汤面走了进来。
  “趁热吃吧,给你煮的。”
  白小姐说,随即脸上一红,将目光移向了别处,淡淡的道:“多吃一点,锅里还有…”
  那面煮的很香,我确实饿坏了,一口气吃了三大碗。至于昨晚我们把那些人关在病房里的事,白小姐已经摆平了。具体怎么摆平的,我不是很清楚,总之有那黑脸男人和那瘦子证明我们的清白。
  由于那晚跳进水塘,我们的手机都已经进水没法使用了。我让小晴出去找公话往家里打了个电话,一问之下,她的父亲还是原来的样子。看来,害她父亲的另有别的东西。
  傍晚时,我披衣走了出来。这里位于镇边上,出了门也就出镇了。夕阳无限温柔,天空晚霞朵朵,向风正蹲在门口,痴痴的凝望着南方。
  “想小丫了吗?”我问。
  向风苦涩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岔开了话题。
  “阿冷,已经除掉一个邪煞了,后面我们要怎么做?”
  一想起昨晚那东西临死时的样子,我的心就一阵阵绞痛。
  “毫无疑问。”我说道,“在邪煞的背后应该潜藏着某种操控它们的未知的东西,我们还是从那杨书军身上着手…”
上一篇:第52章
下一篇:第5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