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占有,慕少情难自控

作者:沈尽欢


  ……曼妮怔住了,她不是前几天才告诉他生(曰)ri 的吗?)
  “真的很不错,还是翡翠更衬得chu *太太的气质,温婉的* na *种感觉。总比以前跟着先生的* na *个狐mei(女眉)子强多了。”
  狐mei(女眉)子?
  搭在衣架上的手松动了↓,变得有几分失神。
  “简洁,你说的是裴倩倩?”
  这↓让简洁的脸色大变,后知后觉的kan着沈漫妮低语,“太太,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
  既然简洁也知道裴倩倩,就说明她一定也到这里*| lai |*过了?
  尤其是这里的家居装潢虽然刚新搬jin **| lai |*的时候,她总觉得除了卧室这设计里女* xing *化色彩偏重。
  温凉淡静的眼神暗了暗,她将大衣在衣架上挂好。
  却听跟在她Behind(shen hou)jin *入客厅的简洁说,“太太,不管怎么说现在您是慕太太,你要明White(颜色bai )只有你才是先生的妻子,而且他人不过是个过客。”
  简洁的话今口 han 义很深,她不太愿意多提* na *个女人的名字,总觉得提chu **| lai |*脏了嘴。
  曼妮听着只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
  她是管不了慕千寻的过去的,而她能做的就是经营好他和她的现在。
  陪慕千寻一起吃过中午饭后,她在客厅kan了会儿综艺节目,再上楼就找不到他的身影了。
  直到在偏僻的书房角落里,kan到有人长身玉立在书架上,直ting *的后背倚着书架深灰色的居家服,从曼妮这个角度kanchu *几分森冷的寡淡zi wei 。
  慕千寻总是给人这样的感觉,像是很薄情。
  脑海里浮现chu *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听见他在和一个女人讲电话。
  从深恶痛绝的厌恶,到现在时不时的电话和约见,让沈曼妮惊觉后恐惧与他和裴倩倩的往*| lai |*。
  越是憎恨越是相爱么?
  无数次听见他和裴倩倩在电话里的争吵。
  * na *女人也不像平时样子的冷淡,争执起*| lai |*即便在电话里都听得chu *态度的强*ying *。
  “千寻,我觉得这件事总要说明White(颜色bai )为好。”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沈漫妮有最基本的知情权,决不能再这么隐瞒↓去。”
  心情复杂di 将还没有抽chu **| lai |*的书归回原位,她正要轻手轻脚的离开,没想到被叫住了,“曼妮。”
  “怎么?”
  她转身,还是一幅姣好的模样kan着他。
  昏暗的书房里让人kan见她总能想到岁月静好这样的词汇。
  “既然jin **| lai |*了,为什么要悄无声息的走开?”他走近她,将她刚才抽离chu **| lai |*又放回去的画册重新放到她手里。
  她仰头kan着他,在他的手指探过*| lai |*轻** fu **她长发的时候骤然躲开。
  “怎么了?刚帮你拿了书就不给碰了?”
  她眼睫轻轻dou dong了↓回应了句,“我没有偷听别人电话的爱好,更没有打断别人对话的兴趣。”
  他盯着她的脸,将她的↓巴箍di jin jin 的问,“* na *如果以后她还是会给我打电话呢?”
  曼妮面不改色,“* na *就继续打。”
  “你难道就没介意过?”
  “介意又能怎样?难不成你打算让我再打回去给裴小姐再吵一架?”说罢她又摇头,“抱歉,吵架的事情我十分不擅长。”
  “* na *你擅长什么?口是心非?还是【gou && yin】我?”
  沈漫妮:“……”
  他话题转的太快,之前的几句有试探她的嫌疑。
  脖子上微凉的感觉让她觉察,站在她背后的男人正贴合着她的身子在她的脖子上戴上了一条精致的链子。
  和* na *条让她戴di 手链是配套在一起的。
  她的长发有淡淡的海盐的清新,链子垂在锁骨窝的di 方非常精致。
  尤其是她细White(颜色bai )的肌肤,让裴翠吊坠的颜色都凸显的苍翠yu (谷欠)滴。
  “等过几天你生(曰)ri 的时候,就戴着它吧。”他的手指描过精细的White(颜色bai )金链子,最终落在她玉瓷一样的肌肤上,俯**在她的后颈上落↓一吻。
  转过身她kan向他深邃的眼瞳,淡笑了↓,“我会戴着它的,如果过两天我还是慕太太的话。”
  “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想你比我更明White(颜色bai )慕先生。”
  沈漫妮亲眼kan着他脸色沉郁,知道自己触了天雷,对方肯定情绪差到极致。
  只是没想到他将握着自己的手轻轻松开了,在她耳边附加道,“以后别说这些我不爱听的话,↓午你不是还工作回去午休。”
  曼妮静默了两秒,然后点了点头向着卧室走。
  走入卧室,她kan了眼自己摘↓*| lai |*的手表,拿起换洗衣物打算到浴室里chong *个澡放松↓。
  正要关上浴室门的瞬间,浴室门从外面被一股大力蛮横的拉开了。
  她正要抬头向外kan,就听“彭”di 一声浴室的玻璃门已经关jin 。
  她的后背撞在磨砂玻璃门上,被jin **| lai |*的男人按着腰压在* na *扇玻璃门上恣意的轻吻。
  这个吻灼hot(英文:hot,中文:re )又肆虐,带着报复和fa xie 的感觉。
  沈漫妮只觉得想要挣扎避开,可被他吻得疼了,**张不开。
  狠狠的**着她的唇舌,勾勒着她的唇形。
  呼xi 口及灼烫中,男人加重的chuan xi在她耳边肆虐,“你不是很喜欢吗?为什么总做些违心的事情说些违心的话让我生气?”
  违心?
  她喜欢他的吻,不排斥和他做任何亲密的事情,再加body(* shen | ti *)早已经适应了这个男人。
  被他碰触两↓就情潮| fan lan (形容太多了)。
  但是,这不代表她理智不清醒思维不清晰。
  她讨厌他这么亲她,就像是……
  再次被她按着手腕亲上*| lai |*的时候,她的双* tui *瘫ruan (车欠)倒在他怀里,再*| lai |*不及想其他的事情。
  “曼妮。”他轻rou着她松ruan (车欠)的长发,叫她的时候嗓音沙哑的像是情话呢喃。
  更带着深重的无奈。
  她仰起头,被吻得双颊酡Red(* hong *),眼神涣散迷离。
  让他忍不住又轻** fu **着她的后背吻了上去,熟悉的男* xing *气息倾轧↓*| lai |*,她本能的不排斥他的亲近,垂↓眼这次没再挣扎。
  只是他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lai |*,打断了此时的旖旎气氛。
  “裴裴?对,我是在家里,刚才* na *件事……”
  这句话像是一桶凉shui *从曼妮的头顶倾泻而↓,内心针扎一样的痛。
  几秒钟前还颇带chan (缠)mian(纟帛)的吻,现在只让她觉得无比恶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请关注**!:(长按三秒复制)!!
玄幻小说 - 强势占有,慕少情难自控已阅读完毕,继续阅读:《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