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而这些天,黑琊界逐渐出现了许多惊人的传闻,并且愈传愈广,愈传愈烈。
  “听说昨日又有好几千个魂宗弟子死在凌云手下,这才半个多月,魂宗已经死了起码五六万个弟子,而魂宗每天都大举出动,却连凌云一根头发都没伤到。我还听说,他们就连凌云长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
  “切!净特么瞎说!魂宗起码已经被凌云杀了几十万弟子,单单昨天就死下不下五万弟子,那叫一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大舅父家的大侄子就是魂宗弟子,他亲口告诉我的。现在魂宗的弟子一听到‘凌云’这个名字都直哆嗦。”
  “话说这凌云到底是什么来头?魂宗这次简直惹了个活阎王啊。”
  “最新消息,就在今天,魂宗下了禁令!所有弟子都要牢牢呆在宗内,不得外出,千真万确!堂堂魂宗居然被吓成了乌龟,真特么大快人心,爽!哇哈哈哈哈哈!”
  “嘘!小点声,小心被魂宗的人听到。”
  “都被吓得窝都不敢出了,怕个鸟!”
  在黑琊界恶名昭著,却又一手遮天的魂宗被人连杀大量弟子,还被逼得不得不下禁令,宗内人心惶惶,这对黑琊界的玄者而言,何止是大快人心。最开始还只敢暗中讨论,逐渐越加热烈,魂宗下了禁令的消息传开,更是喜大普奔,整个黑琊界都在短短数日之内激起了一种奇妙的热烈气氛……简直跟大过年似的。
  而“凌云”之名,更是早已老少皆知,如雷贯耳。
  黑魂神宗。
  砰!!
  石桌被一轰而碎,雷千峰的脸色暗如锅底:“这些消息都是谁传出去的,简直岂有此理!!”
  “这肯定是那个凌云干的。”
  “不。”雷天罡却是摇头:“这些天,凌云绝对没有离开过千里之内。而且就凭他一个人,也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舆论推到这种地步,他说不定还有什么同伙!这个同伙还是黑琊界的人!”
  “更准确一点……这些消息似乎都是从黑琊城开始传开,他的同伙,也极有可能就是黑琊城的某个势力,而且规模绝对不小!”
  “总堂主言之有理!不过我倒一时真想不出,黑琊界哪个宗门势力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要说这种没用的事!”雷千峰怒声道:“抓到凌云,那些贱民自然就会闭嘴!若他在黑琊界真有什么同伙,那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雷千峰的目光阴戾的骇人:“我无论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必须把他给我找出来!我要亲手捏断他全身骨头,让他生不如死!”
  魂宗大长老雷千渡道:“从这些天凌云的手段而来,他下手的人,都是神劫境以下的弟子,而从不敢对神劫境的人出手,说明他玄力应该不高,每次杀死的弟子,最多也不会超过两百人,却又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些综合起来,可见他玄力修为应该不高,但极其擅长隐匿,说不定,可以做到气息的完全隐匿,而最为惊人之处,是他的精神力……
  “我这些天查阅典籍,找到过不少能以精神力杀人于无形的记载,但这类手段极难修成,风险亦很大,而且全部是来自上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真神传承,菩提禅界的无心净杀咒可在数息之间抹去人的所有意识,炎神界有一种特殊领域可将火焰融入魂力大范围焚灭敌人灵魂,西神域青龙界的冰魂绝域更是……”
  “我不想听这些没用的话!”雷千峰粗暴的打断:“凌云就算不是来自净月界,也绝不可能出身中位或上位星界,否则也不至于这么偷偷摸摸。我只想知道,你们还要多久才能抓到他!”
  “这……”雷天罡小心翼翼的道:“宗主,我昨夜已安排六十四堂散成两百个队伍,每个队伍都至少有两个神劫境坐镇,然后趁夜悄然埋伏在凌云最有可能出现的一些地方,应该……会有所收获。”
  后面两句话,雷天罡显然底气不足,又紧接着道:“不过最好的方法,还是能找到凌云的家人或什么把柄,逼他出来。只是净月界毕竟不是黑琊界,且版图要比黑琊界大上数倍,派去的人已在日夜不休的追查,目前尚未有结果,宗主稍安,相信再过几天,定会有好消息。”
  “最好是这样。”雷千峰说出的每个字都带着骇人的煞气:“否则,半个月后神武界降罪下来,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
  黑魂山脉。
  雷狂风,雷青烈,魂宗第三十六堂两大副堂主,他们昨夜奉雷天罡之命,带着百个三十六堂的精英弟子,趁着夜幕和浓雾悄然来到黑魂山,分散隐匿在枯草丛中,然后全力收敛气息,并一再下达绝对不可发出任何声响的严令。
  在漆黑与安静中,他们等了一整夜。
  虽然这有守株待兔的嫌疑,但他们被折腾了半个月却是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过,已是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晨光逐渐明亮,灰雾也开始散去,没有多大意外,他们再次守了个空。不过雷狂风和雷青烈却依旧蹲守原处,直到天已大亮,灰雾也完全散去,两人才互相传音,然后从草丛中一跃而去。
  “收队,回宗!”雷狂风吼叫一声。
  但,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恐怖的静寂,弟子的气息全部都在,但在他一吼一下,竟是无一人回应。
  雷狂风和雷青烈脸色陡变,雷狂风连忙腾空而起,一掌轰下,周围数里区域的草丛顿时被高高掀起……同时被掀起的,还有所有他们所带来的弟子的身体。
  砰砰砰砰……
  魂宗弟子的身体如下饺子般纷纷落下,他们全部双目圆瞪,毫无神采,状若死人,但偏偏他们的气息却又完全的存在着。
  雷狂风和雷青烈同时怔在了那里,虽然先前已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事,但雷狂风依旧全身发冷,而雷青烈,魂宗弟子的死亡数量纵然再多上十倍,也远远比不上这一幕所带来的惊骇。
  “难道……真……真的有鬼不成?”身为魂宗一堂的堂堂副堂主,雷青烈的声音竟然在哆嗦。
  而这时,一股微弱的血气从前方传来,雷狂风微有所觉,快步向前,翻开一名弟子的身体,在他后背上,赫然看到了几行细小的血字:
  “回去告诉雷千峰,我给他三天时间,让他自废玄功和双手双脚谢罪!否则,我必让他后悔终生!”
  “——凌云。”
  “果……果然是凌云!”雷青烈依旧没有从巨大的惊骇中回过神来。
  而雷狂风却是脸色一阴:“血迹没有完全干,他应该动手没多久,也就说明他肯定没有走远!我们快找!”
  两大副堂主顿时腾空而起,灵觉释放,目光乱扫……魂宗所有人都认定,“凌云”必定有着极其之强的气息隐匿能力,而且奸诈小心,在确认绝对安全才会动手,得手会立即远遁……却做梦都不会相信,云澈不但能堪称完美的隐匿气息,还能完全匿去身影。
  断月拂影,来自远古冰凰,层面还在冰凰封神典之上的神道玄技,连沐玄音都无法修炼至可以匿影的大圆满境界,又岂是下位星界的玄者所能认知。
  远处,一个看不见的影子盯了几眼空中如没头苍蝇的两个人影,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向西而去。两大魂宗副堂主的视线和灵觉不过的扫过他所在的位置,却未有任何停留。
  远离足够安全的距离后,云澈稍提玄力,速度加快,身影也随之现出。
  “第一步已经差不多完成,该是送给魂宗的第二份大礼了。”云澈手掌放在心口,轻吟道:“禾霖,我一定……会让他们万倍偿还欠你们木灵一族的血债!”
  而他刚刚现出身形,准备加速飞离,忽然感觉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微弱,却又熟悉的气息。
  这个气息……难道?
  他的身影快速前掠,目光穿过下方一片树丛,一眼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正蹦蹦跳跳的走来,一身七彩长裙分外夺目。
  赫然是小茉莉!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是不是巧合,完全就在云澈看到她的同一时间,小茉莉刚好抬头看来,一眼看到了云澈,顿时眼睛猛的一亮。
  不好——云澈心中一突,火速冲下,但已是来不及,一声悦耳之极的娇喊声在山谷中响起。
  “姐夫,我在这里!”
  雷狂风和雷青烈虽然相隔很远,但他们正处在灵觉全力释放的状态,而小茉莉这声呼喊简直如水晶碰撞般清脆,两人纵然不是警觉状态估计都足以听得到。
  云澈如烈鹰般冲下,一把抱起小茉莉,右手死死捂住她的唇瓣,以流光雷隐瞬间锁住她的气息,然后贴着地面快速飞出,目光所及,带着小茉莉无声飞入两块巨大山石的夹缝之中。
  “不许出声!”云澈牙齿咬紧,玄气封住她的行动防止她挣扎,以流光雷隐锁住她的气息,手掌依旧不放心的捂住她的口鼻。
  “……”小茉莉一动不能动,更无法发出声音,唯有瞪大一双无辜的眼睛。
  毫无疑问,没过多久,雷狂风和雷青烈带着两股暴风般的气流飞至,精准的落在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
  “好像是个女孩声音,怎么会忽然消失了?”
  “那女孩分明在喊着什么人……一定就在附近,马上找出来!”
  云澈全身如被冰封,一动不敢动。
  流光雷隐加断月拂影的双重隐匿,纵然两人靠近到十丈之内,他都有绝对的把握不被发现。但,那是他自身!流光雷隐可以用在他人身上,但断月拂影显然不能!单靠流光雷隐,面对玄力超过他一个大境界还多的人,他断然不敢保证不被发现……更准备的说,是小茉莉不被发现。
  但,运气似乎不错,雷狂风和雷青烈两人一人去向了南侧,一人去向了西侧,逐渐离他们越来越远。
  云澈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小茉莉星眸圆瞪,可怜巴巴的样子,低声道:“那两个人在追杀我,要是被他们发现,我们两个就死定了,明白了吗!所以不许出声,大声喘气都不行,听明白的话,就眨一下眼睛。”
  “……”小茉莉的眼睛很是用力的连眨了好几下。
  云澈这才缓缓伸手,维持流光雷隐,准备带小茉莉悄然离开。
  小茉莉果然没有出声,她满是委屈的看了云澈一眼,伸手揉了揉似乎被暗痛的小鼻子,然后……
  “哈啾!!”
  一个响亮无比的喷嚏声,惊得云澈全身汗毛瞬间竖起。
  “我~!@#¥%……”云澈想也不想,一手抓起小茉莉,全身玄气爆发,飞窜而去。
  而同一瞬间,两道强大的气息如缚魂雷索,死死的锁定在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