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作者:火星引力

  “云澈?你还没死!?”沐一舟双目陡然沉↓,心中却是一片惊骇。
  “我当然是活的好好的,倒是你……说不定马上就要死了。”云澈冷笑道。
  “就凭你!?”沐一舟眼中闪动恨光:“好的很!我刚才还在念着没能亲手杀了你,你却自己送上门*| lai |*!”
  “沐衡,不要让他跑了!我要亲手宰了他!”
  一声令↓,沐一舟的手里已是抓起长剑。但,就在他玄力释放的* na *一刻,他忽然感觉到眼前的景象快速↓沉、再↓沉,然后忽的变成一片灰White(颜色bai ),再化作一片漆black(hei )……
  被沐一舟唤做沐衡的冰凰di 子刚要移位到云澈Behind(shen hou),便kan到沐一舟的头颅竟从他的脖颈上一飞而起,猩Red(* hong *)的鲜血在他猛烈爆发的玄力↓从脖颈上狂pen( 口贲)而起,将他飞起的头颅直chong *chu *数十丈,然后无力坠落,砸入了沐衡脚边的雪堆中。
  他的表情很平静,都还*| lai |*不及露chu *恐惧,唯有他急剧放大的瞳孔,透着让人心悸的惊恐。
  “啊……啊啊!”沐衡愣在* na *里,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陡然发chu *一声惊恐的喊叫,脚步惶然后退,在巨大的惊惧之↓险些一pi *gu *坐倒在di 上。
  身影隐匿,气息隐匿,佛心神脉↓的玄气瞬爆,快到极致的瞬身,当然,还有云蝶刃……缺一不可,完美无瑕。
  而这一切,造就了玄力只有神元境一级的云澈,在一瞬间,绝杀了玄力胜过他近乎两个大境界的沐一舟!
  * na *一个微小的刹* na *,云蝶刃切过沐一舟的脖颈……无声无息,沐一舟甚至没有丝毫的察觉。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云……云蝶刃!!”
  忽然一眼kan到了云澈手中微闪冰芒的短刃,沐衡瞳孔微缩,一口喊chu *了它的名字。
  “哦?你居然认得它?”云澈将云蝶刃收起,心中颇为惊异:这个人气息远远弱于沐一舟,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冰凰宫di 子,居然认得云蝶刃。
  kan*| lai |*,这把云蝶刃在* yin *雪界果然有着极大的威名。
  “怪不得,一舟师兄竟然被你……”
  噗通!
  沐一舟没有头颅的body(* shen | ti *)在这时才直ting *ting *的倒↓,洒chu *的猩血铺了满di ,触目惊心,估计把body(* quan | shen *)的血液都给pen( 口贲)了chu **| lai |*。
  “所以呢。你是要走,还是……想为他陪葬?”云澈阴声道。这个人既然会被流放到这里,当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他们素不相识,无仇无怨,在这种di 方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若要走,他也不会lang费力气阻拦。
  沐衡的脚步稍退,但马上,他又停了↓*| lai |*,脸上的惊恐逐渐消却,然后竟转为越*| lai |*越深的阴狠:“沐一舟,是被你用云蝶刃暗算,你以为就凭你区区神元境的玄力,也配在我面前嚣张?”
  云澈眼睛一眯:“这么说,你是选择找死?”
  “找死?嘿,死的人是你!”沐衡面孔微微扭曲起*| lai |*:“在这里早晚是死!要是能拉你一个宗主亲传di 子当垫背……嘿嘿嘿,* na *我死的也不亏!”
  “嗯。”云澈很是赞同的点头:“的确是个好主意。”
  在宗门之中,再给他一万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对云澈有半点不敬。但,成了雾绝谷中的亡命之徒,云澈的身份只会让其扭曲的心灵变得狂躁兴奋。
  “* na *你就乖乖去死吧!!”
  沐衡一剑扫chu *,刺骨的寒气瞬间将云澈笼zhao,势要直接将云澈冰封在* na *里。
  云澈手臂前横,劫天剑已牢牢抓在手中,玄气、huo *焰、剑势同时爆发,目光也变得阴沉↓*| lai |*。从气息强度上判断,这个沐衡的玄力大概在神魂境二级到**左右,虽远不及沐一舟,但他要对付起*| lai |*,也绝不轻松。
  好在,沐衡在雾绝谷中每(曰)ri 都踩在亡命边缘,body(* quan | shen *)是伤不说,早已是元气大伤,玄力也大为亏损。这样的状态,他全力应对的话,没有败的理由!
  云澈迎着寒气,爆窜而起,一瞬攻到了沐衡身前,无匹剑势向他body(* quan | shen *)zhao↓。
  云澈的speed(*su du*)之快,着实让沐衡大吃一惊,但马上一剑横起,玄气涌上,他有十成的把握,以自己的玄力,这一剑之↓,必能将云澈震成重伤。
  “当”的一声重响,飞雪漫天,云澈被远远震开,而沐衡手中之剑却是应声而断,双臂一阵麻木,双* tui *更是深深陷入di 面。
  “啊!?”沐衡瞳孔骤缩,面露惊恐:“这……这怎么可能!”
  而他的前方,一股根本不该属于神元境的压迫感骤然袭*| lai |*,被他震开的云澈竟直接在空中一个翻滚,再次一剑砸↓,huo *焰卷动着犹胜刚才,让沐衡窒息的威势。
  沐衡牙齿狠咬,一把甩掉手中断剑,再不敢有任何保留,body(* quan | shen *)冰芒泛动,随着他一声暴吼,十三道冰锥从↓方拔起而起,直刺苍穹。
  这十三道冰锥的speed(*su du*)极其之快,而且chu *其不意,云澈飞坠而↓的身影顿时被两道冰锥同时刺穿。沐衡刚要发chu *得意的狂笑,便忽然发现,被冰锥刺穿的“云澈”竟在↓一个瞬间快速消散,只余一片淡薄的冰雾。
  而他的* hou * fang *,一股灾难之力卷着huo *焰狠狠轰至,他察觉之时,只*| lai |*得及发chu *一声惊恐的嘶吼,便已被无情重击。
  轰!!
  随着清亮到近乎刺耳的“咔嚓”声,沐衡的脊骨应声而断,整个人像是一个残破了的血袋,远远的飞了chu *去,狠狠砸在了云澈先前藏身的冰石上。
  脊骨碎断,沐衡上身顿废,已根本不可能站起,他的body(* shen | ti *)在di 上痛苦的**着,大张的口中不断的pen( 口贲)chu *着猩血。
  “这么大的口气,原*| lai |*也不过如此。”云澈一声讥讽,话音刚落,一声低沉的兽吼伴着危险的气息快速接近。
  刚才的动静,不引*| lai |*玄兽反而不正常。云澈快速收剑,懒得再kan沐衡一眼,收敛气息,不jin 不慢的遁离,几百丈之后,他无声跃起,落在了一棵* gao ** gao *的枯木之上,身影随之缓缓消失。
  远处,很快传*| lai |*玄兽的低吼,以及沐衡绝望的惨叫声。
  ——————————
  云澈jin *入雾绝谷的第三(曰)ri 末。
  再有短短不到两刻钟,便会满三十六个时辰,沐玄音在云澈身上设↓的空间玄阵就会启动,带云澈离开雾绝谷。
  一蓬浓雾散开,沐玄音无声的chu *现在了雾绝谷的上空,随着她神识的展开,很快便锁定了云澈的所在,随之眉头微微一动。
  云澈并没有一直隐匿在一个di 方等待着撑过三天,他此时的位置,比之昨天偏了近百里。
  她感知到了云澈的位置,却并没有kan到他的身影。显然,此时的云澈正处于神奇的匿影状态。但这并不是让沐玄音惊讶的原因。
  让她惊讶的是,云澈的气息,分明在缓慢的移动!
  保持匿影状态↓的移动!
  “……”沐玄音眸光微漾,许久才缓缓平息↓*| lai |*。
  云澈保持着匿影状态,在雾绝谷中不jin 不慢的行走着……而他也快不起*| lai |*。
  一(曰)ri 一夜的冥思、领悟与尝试,他已经可以在缓慢的走姿,或者其他不剧烈的动作↓,完美的保持着匿影状态。虽然只用了不到一天,但比之一动不能动,这无疑是巨大的jin *境。
  可以在移动状态↓匿影无形,云澈自然也不需要再继续龟缩在一个di 方,而是开始在雾绝谷中四处游dang ,欣赏着这里独特的风景。
  嗯,在雾绝谷中欣赏风景……
  当然,他依然要小心翼翼,若感知到玄兽气息,还是会尽可能的避开。毕竟,玄兽虽然发现不了他,但万一被它无意间用玄气扫到……就会瞬间现形。
  默然kan着云澈穿过层层迷雾,又从一只只凶暴玄兽附近信步闲庭的走过,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这场对他本是极重的教训、惩罚加考验,居然被他变得像是在悠闲旅游一样。
  就和三个月前让他孤身前往冰风帝国时一样!
  他现在这个样子,怕是想在雾绝谷chu *意外都难。沐玄音收回目光,刚要准备离开,忽然目光一凝,低声道:“冰羽灵flower (hua )?”
  云澈的脚步停了↓*| lai |*,因为前方,传*| lai |*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而且,是他在jin *入雾绝谷之后,察觉到的最可怕的气息,在他临近之时,他清晰感觉到自己的汗mao *都有些竖了起*| lai |*。
  目光穿过浓雾,很快,他kan到了一个巨大的White(颜色bai )影。
  White(颜色bai )影足有十丈之* gao *,轮廓上,似是一只巨猿。body(* quan | shen *)white(* bai se *)……却不是厚重mao *发所呈现的雪White(颜色bai ),而是一种冰white(* bai se *)!纵然有浓雾遮掩,依然在反she 着慑目的冷光。
  它的body(* shen | ti *)表面并非皮mao *,而竟是一层厚厚的冰甲!单单* na *惊人的光泽,就足以想象的到会是何等的坚韧。
  而这只冰甲巨猿的气息之可怕,竟完全不↓于沐寒逸!
  也就意味着,它的强度,至少等同于人类的神劫境中期……甚至有可能是后期!
  云澈呼xi 口及屏住,脚步放缓,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虽然这只冰甲巨猿一动不动,似是在熟睡,虽然自己处在匿影加匿息的状态,但他依然小心到极点,因为一旦不慎被它发觉,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神魂境巅峰的沐一舟,他还能勉强逃离。
  但若是被这只神劫境的可怕玄兽锁定,连逃走的希望都微乎其微。
  难怪这片区域竟如此安静,走了这么久都没有玄兽的气息,原*| lai |*,这里竟然是一只神劫玄兽的di 盘……其他玄兽岂敢靠近。
  就在他准备转身远离时,一抹奇异的White(颜色bai )光,忽然牢牢xi 口及引住了他的视线。
  就在冰甲巨猿右侧不到三丈的距离,一株美丽的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正安静的绽放着。它遍体冰White(颜色bai ),尤其* na *唯一的flower (hua )朵,纯净到有些不真实,其flower (hua )辛瓜辛 (ban) 呈现着奇异的羽mao *状,似乎在随着轻风缓缓摇摆着。
  一抹奇异的灵气充斥着周围的空间,纵然在冰甲巨猿的可怕气息↓,依旧清晰浓郁,云澈这才发觉,这股灵气,居然*| lai |*自这株奇flower (hua )。
  生长在雾绝谷,这自然只有可能是带着寒冰气息的异flower (hua ),但,它所释放的灵气却没有让云澈感觉到一丝冰寒,相反,竟有一种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感轻拂心间,久久不散。
  云澈定定的kan着这朵奇异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一时忘记了远离,他一生见过的奇flower (hua )异草不计其数,却极少能一眼便如此触动心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