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并不是我回*| lai |*没接触到其他的女人,只是一回*| lai |*,就被艳姨和姗姗迷住了,一↓也没机会去与别的女人玩。
  阿东的公司也渐渐好了起*| lai |*,他较少去赌钱,也不是一chu *去就是酩酊大醉才回*| lai |*。他已会约束自己。但是,玩女孩却是越*| lai |*越厉害了。
  我有我的圈子,阿东也有他的圈子。但两个圈子有交会的di 方。我和阿东也有共同的语言,除了共同的朋友坐坐外,有时他还带我一同去玩妞。其实,泡妞的本领阿东是强我多了。我一向没有他* na *样能说会道,女孩一般虽然一眼会对我产生好感,而且接触越久好感越强,越持久。而对于阿东*| lai |*说,他更善于让少女* gao *兴,他更前卫,更青春动感些。
  我不知道阿东已经换了多少女朋友了,回*| lai |*这么久,我也没见到姣嫂,也没见到雪妮。与江哥是见了几次,也问了一些情况,因为事情多,而且身边有姗姗和艳姨,所以一↓也没去找她们。
  * na *天我问阿东道,好久没见姣嫂和雪妮了,你跟雪妮怎样了?
  阿东道,早就chui 口欠了。
  我说,想去见见雪妮。
  阿东说,怕你不是想☆ɡao 扌高☆她了吧。
  我说哪能呢,只是曾经也是朋友。现在不应该忘记她呀。于是阿东打电话给雪妮,约好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中午,我们见面了,雪妮显得更漂亮更迷人了,连阿东都说半年多不见,她真变得迷死人了。三人玩了一会。觉得没意思,我突然想到雪妮的朋友雅萍,于是问起她,雪妮当然知道一女二男没有多大的玩头,于是就带我们去找雅萍。
  等我们到雅萍* na *里时,她已回到家,她已经换了一个di 方住了,虽然也只是一个单间,却宽敞和豪华了许多。突然见到我们,她又惊又喜。迫不及待di ,我们洗澡,就上床。
  雅萍的床是一张一米八宽的大床,阿东按住雪妮,我压住雅萍,
  竟然,她的老板正在上楼!我们跑不了(主要是怕连累雅萍),慌张di 连衣带人一齐躲jin *雅萍的大衣柜中,她两人也忙穿衣服。才半分钟时间,响起了钥匙开门声音。
  “哈,怎么两人都在?”令人吃惊的是,从声音上听chu *这个老板还认识雪妮。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人的声音很熟!
  “两个小baby(bao bei ),真shuang XX大XX!我还没一同玩过两个呢。”
  虽然是慌张中,但我们还是听chu **| lai |*了,而且大吃一惊。这人不是什么香港老板,而是阿东的爸爸,我的岳父,林副市长!
  阿东轻点了我一↓。
  却听到雪妮道:“我要回去了,你们玩吧。”我知道,雪妮这个拒绝是因为柜中还有两个人,而且听得chu *,雪妮也给林副市长玩过。
  听声音,雪妮刚想走就给林副市长拉回*| lai |*了。雅萍道:“亲爱的,我今天不想玩,明天吧。”kan*| lai |*,因为我们在,雅萍也对她的主人有违了。
  “我刚吃了药,**的,今天不*| lai |*,怎样才消得↓去……小甜心,今天我会让你俩开心到极点……”一阵悉索声音,听到女孩的**。
  不小心,阿东的* tui *碰了一↓柜门,柜门并没关稳,慢慢di 开了,开了一半。幸好,雅萍的柜大,有许多衣服时装挡住了我们,而且,他们只开着床头灯,我们这边很暗,基本上kan不到我们。但我们却清楚di kan到了他们。
  林叔叔此时压住的,正是刚才他儿子压住的雪妮,他臃肿的body(* shen | ti *)在雪妮苗条的jiao (女乔)躯上运动着。雅萍则坐在chuang shang 两人的旁边。
  平(曰)ri 里林叔叔衣冠楚楚,满有风度和儒雅的,但一tuo *光了,相比两个年轻女孩的tender(nen)躯,却是臃肿了。只见他压住雪妮不断**,虽然林叔叔的body(* shen | ti *)不如我们年轻人强健有力,**比我的要小得多,甚至比阿东的还要小,但*| lai |*回捅着,刺激着雪妮,也足让雪妮**** gao *涨,qing bu zi jin 。
  林叔叔☆ɡao 扌高☆了一会,对雅萍道:“baby(bao bei ),*| lai |*,推一推。”
  于是雅萍到林叔叔后面,hands(* shuang * shou *)抵住林叔叔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每当林叔叔抽chu **| lai |*往里扎时,雅萍就用力一推他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雪妮就叫一声。但听得chu *,雪妮的叫声是有些夸张的,显然是为了讨好林叔叔。
  大约gan 了七八分钟,林叔叔停↓*| lai |*躺在chuang shang ,这回他让雅萍qi (马奇)上去,自己在***以逸待劳,让雅萍在* shang * mian ****。
  林叔叔显然被***弄得生龙活虎,十多分钟竟没泄。这与我上次见他与mei(女眉)姨**几分钟就泄完全不同。两个少女见他不泄,怕我们躲在小小的柜中久了要露陷,使chu *浑身解数。只见雅萍在* shang * mian *狂套了七八分钟,speed(*su du*)明显慢了↓*| lai |*,并且呼xi 口及ji cu *。雪妮见状,拉↓雅萍,jin 接着上去,坐在林叔叔的**又是一阵狂套,雅萍则抱住林叔叔的头,又吻又用**cuo着林叔叔的body(* shen | ti *),几分钟过去,雪妮体力不支,又退↓*| lai |*,雅萍接着上去,边套边道:“亲爱的,今天你真威风!今天我们姐妹俩都玩不倒你。”
  林叔叔得意di 道:“小baby(bao bei ),让你shuang XX大XX了吧,今天我吃的是一种新药。”
  房内* yin *声四起。不久雅萍又退了↓*| lai |*,雪妮接着qi (马奇)上去,此时林叔叔道:“小baby(bao bei ),想弄倒我,kan*| lai |*非得用你的***不行了。”
  只见雪妮拿住林叔叔的**,显然是对准自己的后hole(dong ),小心di 往↓坐,坐↓去后,只是慢慢动,久久才渐渐加快起*| lai |*。林叔叔道:“后面的hole(dong )就是比前面的jin 。”
  只见雪妮越*| lai |*越快。要知道,女人的后hole(dong )不仅比前hole(dong )小和jin ,并且后hole(dong )不像前hole(dong )* na *样分泌chu *大量的****| lai |*润滑,自然对男人的刺激效果要更厉害了。果然,仅两三分钟时间,雪妮还在* shang * mian *狂套时,林叔叔却支支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di heng(哼哈二将)了起*| lai |*,泄了。
  雪妮仍坐在上头,两个少女用**或**帮林叔叔在享受**。好久,林叔叔才道:“今天是舒服死了,不用chu *力,又最刺激。”过了一会,他又道:“你们知道吗,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同时gan 两个女人呢。真shuang XX大XX!”
  雪妮↓了林叔叔的身子,林叔叔坐起*| lai |*道:“kan,你们俩的shui *全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的肚子,还有大* tui *。”他又给一人一个吻,又与两少女温存了十多分钟,才抹了身子,chu *去了。
  我和阿东在衣柜中早已呆得脚酸* tui *麻,想不到林叔叔竟gan 了三十几分钟!他一走,我们俩迫不及待di 钻chu **| lai |*,当时雪妮已jin *卫生间去洗body(* shen | ti *)了,因为林叔叔弄了她***,又泄在里面,而雅萍送林叔叔到门口刚关门往回走到床边,阿东就一把抱住,按在chuang shang 就*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起*| lai |*。
  雪妮听到外面雅萍的**就chu **| lai |*,刚chu *门*| lai |*就被我逮住,她jiao (女乔)叫一声:“好哥哥,这么急。”
  我道:“叫什么?哥哥?”
  她又改口道:“坏叔叔!好坏!”
  我一口吻上去,分开她的双* tui *,稍蹲***| lai |*,一支大**就顶了jin *去。两人站立着,雪妮靠着墙,我一阵猛抽,感觉到她的langshui *流到了我的**,并顺着大* tui *往↓流。的一把抱住她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她双* tui *夹住我的腰,我边耸边走,把她放在与雅萍并排,端着雪妮的双* tui *一阵猛抽,弄得她* yin *嚎不已。
  不到五分钟时间,雪妮已经是***| lai |*临了,而阿东还没弄chu *雅萍的**,仍在弄,只是换成了后jin *式。
  雪妮**后,我抱着她,**仍*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她的***中。kan着她xing *gan *的小嘴,我道:“雪妮,你愿不愿帮我吃?”
  她道:“有什么不愿的,你去洗*| lai |*。”
  于是我jin *卫生间去洗,当我洗完正在擦gan 时,忽然听到有钥匙开房门声音。一个声音响起*| lai |*如雷一般:“好啊,你们gan 的好事!”
  原*| lai |*是林叔叔返回*| lai |*了!
  听到他已经到了床边。林叔叔惊讶di 道:“阿东,怎么是你?你这混帐东西!”
  阿东道:“爸,别说* na *么难听,我比你先*| lai |*。”
  林叔叔气不成声:“你、你,你去哪玩不成,*| lai |*玩我的女人!”
  阿东道:“谁知道她是你的女人,雪妮原先还是我的女朋友呢,不是一样被你玩了。”
  隔了一会,林叔叔道:“传chu *去,这叫人多笑话。俩父子抢一个女人。”
  阿东道:“爸,怎么会传得chu *去呢,而且也不是抢,只是玩玩嘛,你玩够了我玩一↓有什么啦。”
  沉默。我本想我是不是chu *去,但一想到chu *去也没用,特别是想到姗姗。算了,我还是不chu *去吧。
  好久,林叔叔气似乎平了↓*| lai |*,道:“你刚才在哪?”
  “在衣柜里。”
  “这事你要说chu *去,小心你的嘴!”这话是对雅萍说的。“我的手表呢?”
  听到她们找了一会,雅萍道:“在这。”
  林叔叔往外走,雅萍跟了过*| lai |*,缠住他嗲道:“亲爱的,别生气嘛。”
  “走开!”接着是开门和用力关门的声音。
  我仍躲在卫生间的门背。过了一会,雅萍叫道:“chu **| lai |*啦,他再也不会回*| lai |*了,胆小鬼。”
  我走chu *去。雅萍问阿东:“他是你爸?”
  阿东不作声。雅萍又道:“你是副市长的儿子?”
  阿东道:“你不是说你的是香港老板吗?”
  “他是大人物,谁敢说他是副市长啦。只好骗你们说是香港老板了。”
  我们才瞭解到,当阿东还没把雪妮弄到手时,雪妮和她父亲也就是江哥吃饭就认识了林副市长,并带上了好同学雅萍。当时林副市长被二少女迷住
  雪妮是知道这事情的真相的。她知道阿东是林副市长的儿子但没告诉给雅萍,她知道雅萍是林副市长的却又没告诉给我和阿东w w w.bl5.ccBL小说网。
  林叔叔走后,我们谁也再没在情绪*| lai |*继续↓去,大家洗了澡,一同chu *去吃东西。
  接着,我们又在外玩了半天,经过半天,大家都忘记了不愉快,因为中午除了雪妮,没有谁得过**,心里都还惦记着* na *事,于是又回到了雅萍的住处。
  大家一同拥jin *洗澡间里去洗澡,彼此**luo di 面对着。两具xing *gan *而充满活力的少女这躯更让我和阿东re *xue *fei *teng *。于是我们身上cuo满了洗澡液,我们拥抱着,男女的body(* shen | ti *)相互在cuo着,只可惜洗澡间小了一点,我们只能站着。我一支长长的**穿在雅萍两**,让她双* tui *夹着,滑滑的,抽起*| lai |*间是十分的shuang XX大XX。
  猛然我想起了刚才林叔叔gan 雪妮的***。于是问道:“雪妮,gan 后面舒服不舒服?”
  她道:“有点怪怪的啦,ting *舒服的,但没有特别的**和**。”
  我道:“我*| lai |*一↓试试。”说着*| lai |*搂雪妮。
  雪妮躲道:“别、别,你的太大了,你弄雅萍吧,她常被弄的。”阿东接着道:“你是说给我弄了。”
  雪妮White(颜色bai )了他一眼,“想得美!”body(* shen | ti *)却靠到他怀里,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老往阿东**送。
  雅萍则羞答答的kan着我,我过去拥她入怀中,就想*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雅萍道:“别,别急。”
  她用一根两米*| lai |*长的管子,一头连在shui *龙头上,另一头yuan *yuan *滑滑的,她把这头*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自己的***,轻轻开了一↓shui *灌jin *去,然后蹲在厕中把灌入肚子里的自*| lai |*shui *拉了chu **| lai |*,当然有些大肠内的污物,如此反覆五六次,她再拉chu **| lai |*的全是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自*| lai |*shui *(后*| lai |*我才知道这叫“洗肠”,也叫“灌肠”)。然后把管交给雪妮,携我的手一同chu **| lai |*,擦gan 身,系上一条薄纱xiong zhao,穿上一条开dang 绸ku ,颈上系了根绸巾。原*| lai |*这是她最迷惑林叔叔的打扮,今天我也为之兴奋。事情还没完,她又拿*| lai |*一些润滑油,倒了些抹得我**全是。她* rou *声道:“你的太大了,我怕受不了。”
  我一根**如铸铁,禁不住按她在chuang shang ,掰开她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对准她***就顶。
  虽是有油润滑,却是十分艰难,* na *hole(dong )较小,顶了一阵才入,雅萍不住叫疼。不过木奉(bang)头入后,木奉(bang)体小一些,我不管她了,**起*| lai |*。
  大约雅萍也是舒服的,不住在heng(哼哈二将)。我换了好几个flower (hua )样,一会儿从后面**,一会儿压住她*| lai |*,一会儿*| lai |*个倒浇蜡烛,直觉得分外shuang XX大XX。我终于明White(颜色bai )林叔叔为何爱弄***的原因了。***有一种箍得jin jin 的感觉,对短小茎的人*| lai |*说,***的位置比***外露,更加容易在各种姿势↓**不tuo *chu **| lai |*。当然,chuang shang 的风光更加旖旎。
  当然我也不是* na *种只求自己shuang XX大XX快的人,玩够了***,我也要给雅萍**。于是抽chu ***,因为雅萍洗静了肠,而且我的**又抹了油,抽chu **| lai |*竟gan gan 静静的。而雅萍在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她***时,***竟流chu *大量的汁shui *,于是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了雅萍的***,雅更兴奋了,如果说让男人*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是娱人的成份多的话,* na *么让男人*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则是既娱已又娱人了。
  雅萍在chuang shang 如一小***,薄纱包裹着的**诱人在摆动,她的修* tui *和*** feng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天蓝色的长开dang ku 包着,绸缎光guang * hua *滑的,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 gao *举的双* tui *,我一用力**就举在半空中乱颤,乱绞。特别是绞在我腰上时力很大,我一拖动,她整个人body(* shen | ti *)就被拉起*| lai |*了。
  我一阵猛抽,一会雅萍***| lai |*了,让她享受了几分钟,又是一阵缓抽,*弄,换成后jin *式,她跪在chuang shang ,后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向qiao *,我也跪在她后面,直抽得她浑身瘫ruan (车欠)。她**过后,我发现阿东和雪妮已经停在沙发上,原*| lai |*雪妮的***竟夹得阿东shuang XX大XX歪了,就像中午他爸爸一样,把***she jin *了雪妮的***中。
  雪妮和阿东在沙发上观kan着我们,阿东kan见雅萍body(* quan | shen *)都(su)酉禾了,于是推雪妮过*| lai |*:“过去,让你云叔叔*| lai |***一回够够的。”
  雪妮到我身旁,我**还*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雅萍*中。我搂定雪妮,吻着她,一手去** fu ***她还没***的***,可怜的***早已经lang液连连了。** fu ***雪妮的当儿,我又狠狠di 连捅雅萍一阵,*(咸心)min gan 已极的她嚎叫起*| lai |*,“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舒服……啊唔……别把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死……噢唉轻点……行吗?呜呜……哥哎呀好……shuang XX大XX喔……啊哈……唔gan ……死我了……啊唔。”
  不到一分钟,雅萍又一次丢了,***止不住di 流,我拨chu *满是滑溜溜汁shui *的**,并没放倒雪妮,直接剖开她的双* tui *,长长大大的*ying *木奉(bang)顶了上去。不须放倒就**起*| lai |*,雪妮shuang XX大XX死了一个劲在叫:“啊……操……操……我的……啊……哥哥……啊……云叔叔……你……☆ɡao 扌高☆死我了……啊……就……就……就是……* na *里……哦……天* na *……好……好舒服……啊……哦……快操……快……麻……麻木了……我要死了……啊……”
  我把雪妮放倒,又是一阵抽,随着少女White(颜色bai )tender(nen)的***里外翻飞,不久便达到了**。
  我压上去,抱住雪妮道:“小妮,叔叔好不好?”
  雪妮jiao (女乔)颜如flower (hua ),嗲道:“坏叔叔,你☆ɡao 扌高☆得我舒服死了。”
  我道:“还要不要?”
  “我最爱叔叔***了,操得侄女shuang XX大XXshuang XX大XX的,麻麻的。”
  我压着雪妮,抱着她又是一阵操。
  此时,阿东已经被我和雪妮的***激起*| lai |*了,他过*| lai |*一把扯过雅萍,让她跪着,分开她的开dang ku 就操。
  雅萍的flower(flower (hua ))已经被我数次操得**,现在如何还经得起?一时间,房内两女又叫又喊,在我两次操得雪妮**时,再也无法支持,顿时↓体hot(英文:hot,中文:re )流回旋,***大股大股di pen( 口贲)she chu **| lai |*。
  我抱着雪妮,轻轻di 压着她,等了十多分钟,阿东才又一次在雅萍* na *里she 了。
  shuang XX大XX了一次,我们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