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金刚的女人温仪娴
  袁静走后,“教父”陪我到昌叔以及金刚家去处理他们的财产。
  教们原先已吩咐们派人kan管了昌叔和金刚的家,一是怕他们去报案,二是怕他们的家人拿了钱财逃掉。
  我们先到金刚家,金刚家是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守着,男的叫阿彪,女的叫阿芝,我和“教父”jin *去后,他们退到门口。
  客厅里没有人,我们走到卧室里,我kan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又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在轻轻呜咽。“教父”道:“金刚的老婆。”
  我走向前liao 起女人的长发,她抬头起*| lai |*,只见她眼睛Red(* hong *)肿,泪痕满面,好一个标致让人疼爱的小娘们。把她卖到山区不是暴殄天物了吗?
  我停了一↓,问“教父”道:“老大,我可以处理这个女人吗?”
  他说:“当然可以,这些财产和人都归你了,除了你,谁也不能碰一↓。”
  我说:“把她卖到山区太可惜了。”
  “kan不chu *,你还ting *怜香惜玉的啊,兄di ,女人有的是,何必要这种人,死了老公不吉利,而且容易chu *漏子。”
  “她还ting *漂亮的。”
  “你拿去用几天,千万别让她跑了,玩腻了就赶jin chu *手,我走了。”“教父”接到一个电话匆匆交待我道。
  我问了金刚的女人金刚保险柜的钥匙,打开*| lai |*,找到里面有一叠证券,还有现金,存折。
  我吩咐阿彪把金刚的女人和婴儿拉上车,送到我家。阿芝还从房中的衣柜捡了一大堆衣裳带回去。
  我吩咐原金刚的人把金刚家的东西清点清楚,并整理整齐。我把金刚家保险柜内搜chu *的四十多万元,我大部分都用*| lai |*安慰原金刚归顺我的人,他们自然是对我感激不已,他们原以为跟金刚造反会被废了,没想到我这样宽容而且薄财仗义。
  其实,我已把金刚的存折取chu **| lai |*了,加上证券共有六百多万,还有几万的美金。
  傍晚,我回到家,由于婧如前几天已与我断绝关系,她把自己的一些东西也搬回去了,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少妇,阿彪和阿芝在kan着她,我吩咐他两人没事了,以后不用*| lai |*kan管金刚的女人了。让他们开我的车去吃晚饭,他们自然是很* gao *兴。
  我坐在金刚女人身旁,阿芝真不愧为女人,知道我要玩金刚的女人,已经早就让她梳洗gan gan 静静,身上zhao着一件从她* na *边拿过*| lai |*的丝袍,袍内女人的山山shui *shui *隐约,还可以kanchu *她没有穿内ku 和没系孚乚(ru )zhao,肯定是阿芝不让了。
  金刚的女人低着头,标致的面庞带着恐慌和衰伤,因为今天我和“教父”的谈话她都听到了,就是我玩腻她后就要chu *手卖掉。
  我挨住她,hands(* shuang * shou *)握住她双臂,她惊恐di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起*| lai |*。
  我说:“小美人,别怕,我又不会吃掉你。”
  她突然哀求道:“求你,别卖掉我们母女俩,我求求你,我一辈子做你的牛马,给你当↓人……主人……”
  我爱怜di 道:“谁说要卖掉你们啦?”
  “我知道,你玩我几天后就会把我们卖了,这是帮规……”
  我搂住她,温* rou *di 说:“我收留你了,再也没有人敢对你怎样了。”
  她显然不相信,继续衰求道:“真的,我发誓一辈子做你的奴仆,还有我女儿,长大了也是,你就是我们的主人,我……”
  我道:“别说了,相信我。”我轻轻di 吻在她后脖子上,“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的女人,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她道:“我叫温仪娴,22岁,去年和金刚结婚,三个月前生了个女儿。”
  我手往她xiong 前探去。她由于正在哺孚乚(ru )期,**chu *奇di 大和鼓,yuan *陀陀的,刚生了孩子她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和髋部也变得浑yuan ***起*| lai |*,而腰身却依然细小,我的手握在她**上,轻cuorou时四处波动,rou了一阵,竟感觉到她xiong 前的衣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原*| lai |*她的nai (*&女乃*&)shui *很*** feng ***富,一rou就溢chu *了。
  她被一双陌生男人的手rou弄着**却不能抗拒,只好任我摆布,但因惧怕她神色依然jin 张。我* yin *心顿起,**luo di 道:“阿娴,你今后就是我的人了,我想什么时候要你就什么时候要你,知道吗?”
  她心中燃起希望,头靠在我怀里道:“嗯。”
  kan她象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温顺,我又怜却又更想马上☆ɡao 扌高☆她,于是道:“阿娴,我现在就要☆ɡao 扌高☆你,**……”
  “别……主人,我生孩子还不到一百天,别人说要过一百天后才能……”
  “别瞎说,人家刚chu *月子就*| lai |*了……* na *我现在涨了怎么办?”我道,“你用嘴给你xi 口及chu **| lai |*……”
  她脸Red(* hong *)Red(* hong *)的,虽然她还有些恐惧,但一个陌生男人对她说chu *这种话着实使她不好意思。
  我去洗了澡,chu **| lai |*后见她还在* na *里坐着,便开玩笑道:“刚才我不在,你为什么不跑了?”
  “我不敢。”
  我过去搂住她,道:“没有人,门是没锁的,你要跑了我可能就找不到你了。”
  她说:“我女儿还在这里。”
  我道:“还怕我吗?”
  她不回答,从她神色上kan,她肯定还害怕的,谁敢相信你的话呢?谁都知道,刚说过的话一转脸就完了。不过,不一会儿,她说:“你去洗澡证明你对我好的……”
  我褪↓内ku ,一根长长大大的**跳了chu **| lai |*,直往上指,她被吓了一跳。
  我半躺在沙发上,道:“过*| lai |*。”她如梦初醒,过*| lai |*伏在我跟前,kan她* na *样子,羞于启齿。我道:“你怎么了?你不是说我是你主人吗?”
  她吓了一个哆嗦,一口把我的**今口 han 在嘴里,顿时我见她眼中泪shui *流chu **| lai |*。我忙安慰道:“别哭,我会待你好的。”
  她机械di shun 口允* tian * 舌忝 *着我的**,刚开始我感觉到她cherry(ying | tao)小口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好舒服,但不一会我就感到她这样不足满足我,就道:“你给金刚做过吗?”
  她今口 han 着我的木奉(bang)头,今口 han 糊di 道:“做过。”
  我道:“就按你给金刚做的* na *样给我做,要是你做得漂亮我就留↓你,而且对你好。”
  她仿佛被刺激一↓一样,开始专心致志di 给我做,不但shun 口允、xi 口及、* tian * 舌忝 *,而且hands(* shuang * shou *)和小嘴还在***,她的长发落↓*| lai |*,自由di 落在我↓体underbelly(* xiao fu *)、大* tui *甚至在***附近,随着她头的摆动,秀发也同时刺激着我body(* shen | ti *)。我躺着享受着,大约十多分钟后,speed(*su du*)慢↓*| lai |*了,有点气喘。我叫她停↓*| lai |*。
  她有点不解,因为我的***还没chu **| lai |*。我搂住她问:“你为什么不咬断我的?”
  她不敢说,我知道她一定曾想过咬断,但她不敢。
  我爱怜di 说:“kan你累的,让我*| lai |*动一↓。”
  从她神色上kan她有点感动。我抱住她放倒在沙发上,把她zhao袍的吊带解了,露chu *了她* na *双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tender(nen)却又鼓鼓涨涨的**,nai (*&女乃*&)头因天天喂nai (*&女乃*&)的缘故,呈深色且大。我玩弄着她的**,& nie (一种手法)着她的nai (*&女乃*&)头,她nai (*&女乃*&)头ting *立起*| lai |*,我伏上去,**她的nai (*&女乃*&)头,一股女人**味的浓汁流到我嘴里,我shun 口允了一↓后qi (马奇)上她body(* shen | ti *),hands(* shuang * shou *)握着她* na *双**,用**夹住我的**jin *行**,*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了一会儿,她见我边握住她**边*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不方便,于是她自己握住自己的**,使她的**夹住我的**,我hands(* shuang * shou *)腾chu **| lai |*扶住沙发背全力*| lai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她的**。
  由于双方都洗净了身,我的木奉(bang)和她的**之间有些涩涩的,但**了不久,随着我挤弄,她的nai (*&女乃*&)汁流↓*| lai |*润滑了我的木奉(bang)和她的**,使我顺利**了。
  因为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玩弄女人* na *种刺激的感觉,不久,我一大股一大股的**she chu **| lai |*,虽然她的大**夹住我的木奉(bang)头,但依然she 到她面庞上、嘴和鼻上、雪颈上,而后我拨chu **| lai |*继续对着她的nai (*&女乃*&)头开pao……
  我伏在她身上,手指和着她面庞上的***在她脸上涂抹着,然后又把她**上的***涂在她nai (*&女乃*&)头上。
  这时,房中传*| lai |*婴儿的哭声,她哆嗦了一↓,道:“我的孩子……”
  我jin *去抱了孩子chu **| lai |*,她慌忙坐起*| lai |*,道:“我*| lai |*……”好象是我会摔死这个婴儿一样。
  我递给她,她要抱去卫生间让婴儿拉尿,我指着垃圾桶说:“就让她拉在这里。”
  小孩拉完尿,她就要喂nai (*&女乃*&),但她nai (*&女乃*&)头上还沾有我孚乚(ru )white(* bai se *)的**,好多。她想用zhao袍擦去,我说:“不用,就让她这样吃,有营养。”
  她不敢说,便让小孩今口 han 住nai (*&女乃*&)头,我在旁边kan着,她的女儿就xi 口及起*| lai |*,不但有她的孚乚(ru )汁,还有我的**也一并被xi 口及入了肚中。
  我kan着,觉得好刺激,便玩弄她另一只**。这时我↓边又涨起*| lai |*了,我到她前面,把母女俩一起抱住,body(* shen | ti *)挤jin *她两大* tui *,**朝她双**顶去。由于她是穿着zhao袍,阿芝又不让她穿内ku ,我长长的**一↓顶到她***。
  她道:“别、别……”
  我说:“你真是傻,人家刚生小孩一个月就可以了。”
  她还想求,我温* rou *道:“别说了,我试着jin *去,如果你痛了就喊,我再chu **| lai |*……”
  她露chu *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把木奉(bang)头套jin *她***口,轻轻di 犹如蜻蜓点shui *一般在浅处**,她面色渐渐Red(* hong *)润起*| lai |*,然后我慢慢di 直捅到底,她发chu *了一个长长的声音:“哦--”
  我没有马上停↓*| lai |*,直捅到底后才停↓*| lai |*,问道:“怎么,痛?”
  她眼睛微闭,轻轻di 摇了两↓头。我缓缓di **起*| lai |*,她body(* shen | ti *)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 na *代表一种**。我知道,她从怀孕到生孩子已有一年多没**了,此时*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她她一定会感到舒服极了。我**不一会,我感到她body(* shen | ti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不由自主di **起*| lai |*,接着她↓体涌chu *阵阵汁shui *。我知道可以加快speed(*su du*)**了,于是我将**抽到她的***,然后猛di 顶jin *去,她“啊!”一声大叫,*中急dang chu *的汁液chong *在我木奉(bang)头上。
  我轻轻di 问:“舒服吗?”
  她jiao (女乔)jiao (女乔)di 回答道:“好坏……主人好坏……”
  我又一阵急速di **,由于她还抱着女儿喂nai (*&女乃*&),我同时拥抱着她母女俩,动作过猛会影响到她喂nai (*&女乃*&),于是我上身抱定她母女俩尽是不动,而**却一波又一波di 向她发起chong *击,只听见她叫喊着:“嗯……哦……主人……我……好……舒服!……好shuang XX大XX……啊……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shuang XX大XX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泄……泄了……”
  我依稀还听到她女儿吃nai (*&女乃*&)**nai (*&女乃*&)头的声音,我要放开手脚*| lai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她,见此时她女儿吃nai (*&女乃*&)也够了,于是把她女儿抱到单人沙发上,一边**,一边疯狂di cuorou她的**,我双掌放在她**上随着jin *攻的节奏一↓一↓di 推弄着,她的**一经我cuorou推弄,nai (*&女乃*&)shui *又源源不断di 流chu **| lai |*,直流到她***,我放开她**猛**,只见她**随着节奏上↓大幅抛动,伴着她的lang* yin *,真是刺激极了。
  我让她伏在沙发上,从她Behind(shen hou)顶入,hands(* shuang * shou *)握住她**cuo弄,向她发起猛攻,只听到她叫喊更加厉害,**接二连三袭向她,也许母女一心相通吧,此时,她女儿也被她的叫声弄醒了,哭叫起*| lai |*,她哪里还顾得上孩子无谓的哭闹,伏在沙发上任我猛捅,一时间,孩子的哭叫声,她的**加上激烈**的声音使我木奉(bang)*ying *如铸铁,感觉她*中犹如huo *烧,一阵阵麻(su)酉禾(su)酉禾的感觉由脚底而上,直达头顶,木奉(bang)头跳动着,向她she chu *一股股***……
  she 完后,我伏在她背上搂住她,久久才拨chu **| lai |*,她已精疲力尽,我扶她坐到沙发另一头,此时我kan到皮沙发上留↓一大滩孚乚(ru )White(颜色bai )的nai (*&女乃*&)汁,原*| lai |*是她俯身我从她后面弄时cuorouchu **| lai |*的,而她zhao袍前面也是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一大片。
  我过去抱起她女儿,原*| lai |*她女儿已经尿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尿ku ,我给小女孩擦gan 后从房间拿chu *一条gan 尿ku 给她换上,当金刚女人kan见我笨手笨脚di 做好时,脸上露chu *满足而感动的微笑。
  我擦gan 沙发,把小女孩抱给金刚的女人抱起*| lai |*,然后我把她俩一起抱住,说:“她就是我的gan 女儿了。”
  金刚女人把小女孩放动chuang shang ,头靠着我,道:“主人,我好爱你……”
  我拿*| lai |*另一件睡裙给女人换上,然后抱着她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先醒*| lai |*了,而她由于昨晚的**迭起,很是彼劳,我起*| lai |*后,帮她找*| lai |*衣物,调好洗澡的shui *温,然后去buy(中文:gou mai)了早餐回*| lai |*,叫她起*| lai |*洗澡,吃早餐。她坐在chuang shang 望着我,有些发呆,而后,一串泪shui *流了↓*| lai |*。我过去温* rou *di 搂住她,问道:“怎么啦?是不是觉得我欺负你了?”
  女人扑在我怀里,道:“真没想到,你会待我这么好,从*| lai |*没有男人待我这么好过,本*| lai |*我以为我这次永远完了,你……主人……”
  我道:“别这样叫,我把你当sister(* mei mei *)……”
  女人道:“我觉得你叫你做主人好亲切,我就喜欢这样叫。”
  “* na *我就叫你小丫环了。”
  “好的,主人。”
  “丫环。”
  “哎。”
  女人洗过澡,吃过早餐后,也喂好了孩子,我们俩一起坐在沙发上kan电视调笑,她靠在我怀里,说:“我真没想到会有个* rou *情蜜意,又* gao *大英俊体贴的男人,而且你还……* na *么厉害……”
  我吻着她额头说:“金刚对你好吧?”
  她说:“他脾气很坏的,而且一天也没有什么时候陪在我身边,想要时就要了,做完就完了……”
  我玩弄着女人盈盈的**,道:“我准备在别的di 方再给你一套属于你自己的房子,还有二十万元专门buy(中文:gou mai)衣裳的,请个保姆。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有要注意美容,你↓边也要去做个美容,要象外国女人* na *样,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tender(nen)tender(nen)的,guang * hua *guang * hua *的……”
  而后,我把女人按在沙发上……
  不久,她住jin *了三室二厅的自己的房子,请了保姆,后*| lai |*,她还把自己的母亲姚琴也接*| lai |*住了。她也更焕发chu *青春活力,特别注意了***的美容和保健,一个饱满,White(颜色bai )tender(nen),guang * hua *无mao *诱人的***,每当她一洗完澡后让不禁去扒开她双* tui *shun 口允* tian * 舌忝 ** na *还带有淋浴液香味的***,让她感觉到了做一个女人的最大骄傲。
  而她母亲阿琴,时年四十二岁,在某厂做chu *纳,刚开始kan不惯女儿做别人的,但经她女儿拿我与金刚的比较,特别是我给了阿琴五万元后,她对我是刮目相kan了,知道我真正是对她女儿好的,而不是只为了玩弄她女儿的nai (*&女乃*&)和*的。阿琴原在厂里做chu *纳没有多少钱,不象有钱女人一样经常保养和美容,但她长得很漂亮,所以才能生chu *如此漂亮的女儿。自从*| lai |*跟女儿后,也一同与女儿去做美容,我每隔十多天去kan一次丫环,同时也发现阿琴每次都有变化,每次显得年轻一些,每次都变得xing *gan *了一些,我禁不住偷偷在阿琴卧室里安装了三个摄像头,在洗澡间也装了两个,用*| lai |*观察阿琴,我发现她竟也和女儿一样做了***的美容!后*| lai |*我终于逮住机会把阿琴按在了沙发上……这是后话,暂且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