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把袁静娶过*| lai |*
  因为要把昌叔家所有人都要处理掉,“教母”找到我,说婧如离开我了,我可以把袁静娶过*| lai |*。这样,袁静不用被卖到山区或是卖去做妓,嫁给我后还会死心塌di 的跟我。她还说,现在只有两个人可以让袁静不走,一个是我,因为昌叔和金刚的财产和人员都归我了,一个是“教父”,但“教母”不可能让袁静嫁给“教父”的。
  我说:“大姐,袁静太大了吧,比我大差不多十岁呢?”我知道袁静几年*| lai |*跟“教母”一起做事,是帮中女人的第二号人物,与“教母”一样是个有修养有气质,是个文静优雅的女人,而且又有能力,具有管理型或是能助丈夫成事业的人,“教母”常说她嫁给昌叔真是可惜,* na *是因为袁静是从小城市*| lai |*的,父母都是小职员,因父亲得了重病急需钱时投入到昌叔的公司,而后被昌叔弄到了手。几年*| lai |*,她与“教母”亲如姐妹。现在,“教母”是一定要保她的。
  “教母”说,袁静比我大十岁* na *有什么了,又不用领结婚证,只是帮我管理事务,助我成就事业,给我生个孩子,不要什么名份,象她嫁给昌叔不更加没名份了?我见说得有理,其实我内心也觉得这样美貌和优秀的女人要卖到山里给一个一字不识的老农做媳妇,* na *真是暴殄天物了。这个女人以前我见到就觉得她了不起了,只是因是昌叔的小老婆,我没多想。我对“教母”说回去再考虑一↓。
  我第二天问“教母”,袁静知道这事吗?
  “教母”说,她哪知道?你又没回答我,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你不想要也只能把她卖掉了。
  我说,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一要按照旧时传统迎娶,二是不能让袁静知道她嫁给谁,只能对她说把她嫁给一个帮里的人了。
  “教母”知道我是想给袁静一个谜和一个惊喜,她会意di 答应了。
  昌叔有五处房产,其中大夫人一处,二夫人唐婉娟与女儿婧如一处,小夫人袁静一处,昌叔一般在二夫人和小夫人家住,还两处房子是空着的,“教父”便让我先去把昌叔的* na *两间空着的房子钥匙拿过*| lai |*,“教母”便安排其中一处四室二厅的给我和袁静做新房。
  房子是装修好了,改动一↓,布置一↓便可了。但由于我刚接手昌叔的di 盘,所以没时间*| lai |*管他财产的事,先安** fu **昌叔的旧部。这样也显得我对昌叔的财产不是很动心。所以这几天我不管什么事,一心去管昌叔旧部安** fu **和他几个公司的事。“教父”派了几个人专门去kan管昌叔的亲人,以防她们逃跑或是去报案。而新房的安排就由“教母”的sister(* mei mei *),“教父”的二夫人White(颜色bai )佳丽*| lai |*做。
  第三天,就是我和袁静的婚期。这天早上,“教父”和“教母”让我在新家等待,打扮。
  晚上,一辆婚车把穿着传统Red(* hong *)裙的袁静送到新家门口,拜过堂后,新娘就被送jin *了hole(dong )房。
  其实这不是一个标准的老式婚礼,而是模仿而已,这也是我觉得随随便便和袁静住到一起不太好,同时也想体验一↓传统婚礼的味道。只是我事先要求不闹hole(dong )房。
  因我和袁静都不是初婚,所以人们*| lai |*并没有玩什么,☆ɡao 扌高☆完仪式也就一起去吃大餐了,当然他们知道新婚之夜我要gan 什么。
  我关上门*| lai |*到卧室。袁静坐在床沿,一动不动,大Red(* hong *)的萝裙,头上盖着大Red(* hong *)头盖,昏暗的大Red(* hong *)烛燃着,我走到她旁边坐↓*| lai |*,并没有去揭她的头盖。而袁静的头盖是我交待“教母”专门找*| lai |*很厚的Red(* hong *)锦缎,从里面kan不chu **| lai |*的。
  我搂住袁静,我不作声她也不作声。我的手从她xiong 前shen jin *去,她身子微微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因为她不知自己嫁的这个人是谁是老是少。
  她穿的是绸缎古装,xiong 口是对襟式的,我shen 手jin *去就角到了这个昌叔* na *个老(jia huo )经常玩弄的di 方。说起*| lai |*真好玩,昌叔的女儿与我订了婚,而且与我同居了两三个月,原本坚ting *的**给我弄**了,↓边的***也被我弄得fei *厚起*| lai |*了,昌叔也是我岳父了吧,但这一↓,他女儿离开了我,而他小夫人又由“教母”作主嫁给我,真是个传奇故事。
  我**袁静的**,由于是穿着传统绸缎裙的,她里面没有系孚乚(ru )zhao,我& nie (一种手法)着**玩弄,不一会**立了起*| lai |*。袁静的**在我玩过的女人之中不算很大,无法与mei(女眉)姨艳姨她们的相比,但也算得上**的了,玩了一会,我shen 手往↓直到她双**,去*弄她的*** feng ****。
  隔着绸缎,我感觉到袁静的*** feng ****很是fei *厚,这是昌叔几年*| lai |*使用的结果。我慢慢*弄着,用中指轻触着刺激,只觉得我的手指愈*| lai |*愈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但表面上袁静还是无动于衷。我跪在di 毯上,掀起她的萝裙↓摆,里面是一条Red(* hong *)色丝质小ku ,我轻轻di 褪↓*| lai |*,扒开袁静的双* tui *,在跳动的Red(* hong *)烛↓,袁静双* tui *根间半遮的*** feng ***包chu *现在我眼前,一条竖↓*| lai |*的***,* shang * mian *闪着晶莹的光,我迫不及待di 凑嘴上去,轻* tian * 舌忝 *着她* na *条***,随着我的轻* tian * 舌忝 *慢挑,袁静***中* na *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粒渐渐大起*| lai |*,而她body(* shen | ti *)也有了反应,微微扭动着,呼xi 口及也ji cu *起*| lai |*。
  我站在床边,tuo *去衣ku ,但我并没有掀起她的盖头,我就让她猜不chu *在弄她的人是谁。我不去掀她的盖头,她自己也不敢去掀。我抱住袁静,将她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往床边移使她*** feng ****露chu *床沿*| lai |*,我半蹲半跪把手握**对准袁静的*** feng ****,用木奉(bang)头在她*** feng ******及***不住搅弄,这↓就算她是贞女再世也难经经受得住了,袁静不禁di **起*| lai |*。我只觉得木奉(bang)头处汁shui *越*| lai |*越多越*| lai |*越滑shuang XX大XX,我见时机成熟,**对准***,一↓捅入,我一只搂住她的手感到她body(* shen | ti *)一阵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当我的**jin *去三分之二时,我搂起袁静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使她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抬* gao *猛然一↓全根顶入,* na *真是势如破竹,袁静不禁di 失声叫起*| lai |*:“啊--还有……”
  我抱起袁静,自己坐在床沿上,让她面对着我坐在我怀里,而我的**深深di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她*** feng ****中。袁静的Red(* hong *)盖头依然盖着她,随着我抱着她有力di ting *动腰,Red(* hong *)盖头在她头上抛*| lai |*dang 去,我猛抽一阵子,袁静也不管我是谁了,双* tui *绞住我的腰,双臂缠住我的颈,**更厉害了“哦……啊……哦……嗯……啊……”
  我搂住袁静一狠命**,只想把从前昌叔*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不到的di 方*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个遍,袁静被我这有力快速di **弄得魂飞天外,不禁失声大叫起*| lai |*:“*| lai |*了……*| lai |*……了……啊……死了……”她拼命搂住我,手指简直要kou jin *我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里,双* tui *也如藤一般绞死我的腰,使我人**深扎在她***中难以抽动,这时我感觉到袁静***中如洪shui *一般唰唰流chu *汁shui *chong *刷着我的**,伴随着袁静body(* shen | ti *)的哆嗦,我真是舒服极了……
  我让袁静静静di 套坐在我的**上两分多钟,让她享受着**的**。她依然还是Red(* hong *)盖头盖着,过了好久,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不揭开Red(* hong *)盖头?”
  我在她耳边轻语道:“二夫人,我又老又丑,怕揭开*| lai |*吓着你了。”
  她抱住我道:“我不信,你这么有力,皮肤* na *么guang * hua *……”
  我道:“二夫人,真的。”
  袁静的头隔着Red(* hong *)盖头与我的头靠在一起,她道:“别叫我二夫人,我现在是你妻子了,不管你多老,我都爱你,没有你,我不知将会是什么样子……你揭开我的盖头*| lai |*吧……”
  我扶住她的双肩,让她与我有半尺远的距离,虽然她还套坐在我的**上,但她知道我要揭开她头上的Red(* hong *)盖头了,她body(* shen | ti *)不禁有些chan dou (颤抖吧!凡人!),我轻轻di 将* na *Red(* hong *)艳艳的绸缎盖头揭起*| lai |*,袁静jiao (女乔)美的面庞上泛着Red(* hong *)晕,她低着头不敢kan我,我轻轻道:“袁静,kan我。”
  她抬起头*| lai |*,愣住了,好久她才道:“怎么……会是你?”
  我一把搂住她:“我不行么?”
  “我从没想到过你……你比我小* na *么多……怎么会kan上我呢?……”
  我把袁静放倒在chuang shang ,**依然*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她*中,kan着她说:“你是个有mei (鬼末)力的女人。”
  袁静突然抱住我,道:“我好幸福……”
  我轻轻di **她的body(* shen | ti *),她盖头虽已被我掀掉了,但她body(* quan | shen *)的绫萝还在,只是**萝裙↓摆被我掀起,露chu *guang * hua *的*** feng **** tui *,Red(* hong *)烛↓袁静显得格外jiao (女乔)艳,我抽chu ***,猛然扎了jin *去,袁静:“啊!”di 一声,接着嗔道:“好坏的***……”
  我已不管* na *么多了,压住她,大力**,袁静发chu *幸福而喜悦的**,她真是没想到的,这正是我要给她的戏剧* xing *的效果,她兴奋得发狂,**着,我把她从床头顶到床尾,又从床尾顶到床头,几十分钟内也不知她**了几次,最后我在快速chong *刺中yu (谷欠)念如炽,把***she jin *袁静body(* shen | ti *)深处……
  几天内,我天天陪着袁静,直弄得她天天都shuang XX大XX上了天……
  直到十多天后,“教母”*| lai |*叫袁静与她一起去省城我俩才暂时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