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我的新妻婧如
  我在“教父”的身边,其危险* xing *让我不得不时刻小心,我知道他开始还派人去查我的底细。但两个月过去,他对我完全放心了。然而,随着“教父”对我越*| lai |*越信任,我di 位也升到了仅次于昌叔了,这极大di 威胁了昌叔,特别是昌叔的儿子文强。我所知道,昌叔处处设计要陷害我,好几次得益于我的机智识破或是“教父”的袒护,有些则是因我我是卧底,公安局里给我特别的通行证,使我化险为夷。
  昌叔一↓子也奈何不了我,我又开始想姗姗,想mei(女眉)姨和gan 妈了。
  夜总会里有serivce(中文:fu wu)员,但我不想让gan 姐知道,尽管圈子里对这个很随便的,但我还是忍一忍为好。
  此时,一个女孩chu *现了,他就是昌叔和唐婉娟生的女儿文婧如。
  婧如chu *现是一↓子的事,原*| lai |*我从没见过她,但她一chu *现后就常在我眼前,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儿,还不到十八岁,正在本市一所大学里上学。我们交往不久,我就知道了其中的奥秘。原*| lai |*昌叔见我是一个得力的人物,不论在哪都能成就一翻事业,怕我死心蹋di di 跟“教父”不利于他,他想把我拉过*| lai |*,这样在这个势力圈里还能平衡,不然他们只能慢慢被削弱。
  婧如是一个很纯的女孩,她不知有这些东西。她完全被我迷住了,我本*| lai |*不想去伤害一个少女,但一想到他们自己送上门*| lai |*,特别是我做卧底,不与他们☆ɡao 扌高☆得亲密于我也不利,一举两得的事为何不做呢,而且现在的女孩也不在乎有几个男朋友。
  我和婧如在一起时,她表现chu **| lai |*的与她所处这个环境却是相反,她居然还是**!而且我只能与她拥抱,最多只能** fu ***她**,当一次我手shen 到她***时,她双* tui *夹得jin jin 的,不让我动,露chu *少女* na *种惊恐的神色。
  我和婧如交往两个月,到婧如十八岁生(曰)ri 这天,我和她举行了订婚仪式。这个仪式很隆重,圈子里很多人都参加了,我想这是昌叔的得意之作吧,他要让圈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他的女婿。
  晚上,宾客散去,我和婧如坐在房中。这是一间昌叔给女儿的嫁妆,三房两厅的居室。
  * na *些di 兄们闹了一夜,婧如真有点累了,而我还没有睡意。
  婧如去洗澡了,我突然想起了姗姗,我觉得真对不起她。但是为了完成任务,我也只好把这声戏演↓去。今天我的订婚礼不知林叔叔知不知?好在只是订婚,不是结婚。
  想起姗姗时,我只觉得我辜负了她,我兴趣也降↓*| lai |*了。
  婧如洗完chu **| lai |*,我也去洗了,我只想借口累,睡去,或是对婧如说把“最美好的”留给新婚吧。
  我洗澡完chu **| lai |*,kan见婧如,愣住了。
  婧如坐在床边等我chu **| lai |*,她披着如瀑的长发,一件真丝睡裙挂要身上,婀娜的身躯充满mei (鬼末)力。她虽没有姗姗、婷婷* na *样美丽绝伦,但她的美丽却是另一翻风味,世上的美丽有千种万种,但是你无法把她们放在一起相比,每当你kan到其中一种时,你不禁被她xi 口及引,着了迷。
  婧如真是迷住了我。
  我过去将婧如jin jin di 抱住,**,轻轻将她睡裙的吊带由她两肩滑↓*| lai |*,露chu *婧如**的上体,婧如羞涩di 半闭眼睛。我欣赏着她,我感叹着造物主的神妙,优美曲线勾画了诱人的体形,* gao *耸的**ting *立着,烘托着shui *灵灵Red(* hong *)灿灿的**;浑yuan *的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 tui *,粉耦般匀称的小* tui *,凝脂般White(颜色bai )润晶莹的皮肤,无一处不散发着芳香诱人的**的体香……
  婧如呢喃道:“哥,我给你……给你……我是属于你的……”
  我喘著粗气,随着我的衣服tuo *落,暴ting *的男* xing ***蹦弹chu **| lai |*,* na ***直ting *ting *的立著,**前端* na *闪著青光亮的**直对著婧如……此时,我脑海中唯一念头就是占有这个美丽的少女。
  婧如不知何时半张开眼偷kan我,当她kan到我* na *巨大且长长的**时,body(* shen | ti *)chan dou (颤抖吧!凡人!)起*| lai |*,她知道,不一会儿这根东西就要从她↓边顶入她body(* shen | ti *)了,她显然被吓坏了,如此巨大而长的东西不会把自己* na *小小一条裂缝撑破?* na *么长一定顶到心里肝里,* na *不是会顶死人?她顿时惊叫起*| lai |*:“啊!不!”
  我忙伏在婧如身上** fu ***她,安慰她。
  她说:“哥,放过我吧,你* na *个这么长和大,我脖子里的东西一定会给你弄烂……这样我会死的。”
  我道:“傻婧如,哪有男人和女人做这种事会死人的。”
  她道:“有,听说以前有人生孩子就死了……”
  “* na *是生孩子呀,而且只有很少数人是难产……”我一边说一边轻* rou *di ** fu ***她***。由于我慢慢di 安慰和** fu ***,她有一些平静↓*| lai |*,***也流chu *甘露。
  此时,我掰开婧如的双* tui *,自己双膝着床,跪在姑娘的双**,用自己的双* tui *压住住姑娘的双* tui *,将****贴近姑娘* na *神圣的*** feng ***包。然后我伏***| lai |*,左手撑在chuang shang ,右手扶住**用力将**对准姑娘的**口。
  婧如道:“哥,我们不做行吗?”
  我道:“好sister(* mei mei *),哪有新婚不做的,别怕。”
  她闭上眼,哭泣道:“我这一辈子都属于你了,你*ying *要,我也只能给你,哥,我要是死了,你要天天守着我……”
  我道:“真傻……”
  于是我将婧如的**熟练di 朝两边拨开,木奉(bang)头然后慢慢朝里面shen jin *,当**shen 入**口后,我已经感受到婧如的**膜对**的chu *自本能的阻挡力。
  太刺激了!关键时刻到*| lai |*了,我感到卵石坚*ying *大小的**,已用力迫开jin 箍的**口,我让**暂时停留在婧如的**口并左右晃动将其扩张一↓,在少女痛苦的哀号中,突入了**蜜hole(dong )。**缓慢di 无情di 推jin *,四周的tender(nen)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将**jin jin 夹著。这种感觉,我开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头一直前jin *到**膜前才停了↓*| lai |*。**jin 顶著婧如的**膜,婧如此时已痛的泪流满面,**像被人*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了一根烧Red(* hong *)的巨大huo *木奉(bang),要将她整个人撕开两边似的。她拚命的摇著头,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我的手臂中。cherry(ying | tao)小口张的大大的,hou long里发着凄厉的声音。
  我一面感受撕开**膜的感觉,又要同时欣赏婧如失去*** na *一刹* na *的痛苦表情。**一路往后退,直退到**口才停↓*| lai |*。**口jin jin 箍著**↓的浅(gou),感觉美得难以形容。我kan到婧如张开一双美目,今口 han 泪的大眼睛发chu *疑惑的目光,她似乎不明White(颜色bai )我撤退的原因。我猛然向前ting *去,我感到jin 迫dou dong的阴壁被强力撕开而反弹在**上的巨大压迫力,**得意di 残忍di 重重di chong *破少女脆弱无力的防卫,无情di 撕破了她**的印记。鲜血像朵桃flower (hua )似的带着**的芳香飞散而chu *,落在**上,又带著长长的血痕,撞落在**的尽头。随住**的突jin *,婧如发chu *凄厉的惨叫。美丽的面庞痛得扭曲了,眼泪从jin 闭的眼眶中飞she 而chu *。我此时完全爬伏在婧如的身上,又将屁鼓朝后退了退,就在婧如扭动挣扎的间隙,腰间和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用力一ting *,带动**朝前全力一突,“噗…………“di 一声,整条**尽根没入,再一次完全di 刺入了婧如的**之*。
  当**膜被刺破的时候,疼痛使得婧如禁不住“啊!啊!!”连声惨叫,我相信这几声惨叫附近的居民都听得到,他们都知道今晚是我订婚的(曰)ri 子,但是他们绝没想到我的未婚妻还是一名**,只有在听到这一连串惨叫后才知道。
  婧如感到一根坚*ying *如铁灼hot(英文:hot,中文:re )如huo *一样的东西*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了自己的体内,* na *东西*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得深深的,顶得jin jin 的,好象自己的body(* shen | ti *)都被刺穿了似的。婧如知道自己多年*| lai |*精心护卫的**之身终于被这个男人破了,↓一步这男人就会狠力捅jin *自己body(* shen | ti *)深处,要了自己的命。
  我按住婧如,伏在婧如的身上猛烈di 抽动著,我觉得压在body(* shen | xia *)的这个少女真是太漂亮了,我象一头发情的雄师。口中狂pen( 口贲)着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粗气,**铁棍一样**的,直ting *ting *的!每一次**都是全根jin *退,每一次*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都直抵婧如的子宫里。当**在婧如的**中抽动时,我清楚di 感受到**铜墙铁壁般对**的包围、** fu ***、濡动和刺激,特别是当**退至**口时,刚刚破裂的**膜轻刮著**,就好象* rou *tender(nen)的小嘴灵舌在* tian * 舌忝 *** fu **著**……
  太美了,整条又*ying *又粗的**,被**窄小的**jin jin 的裹住和有力di xi shun着。我欣赏着婧如的**膜被撕裂的伤口涌chu *鲜血,染Red(* hong *)了整条**,汨汨di 洒落在洁White(颜色bai )的chuang shang 。****内的剧烈抖颤,不断di 按摩著我的肿zhang (**月长**)的**,煽动着我的body(* quan | shen *)的****烧、强烈di 满足着我灵魂深处的征服yu (谷欠)和占有yu (谷欠)。
  我每每di 把**抽chu *,**牵引著受创的**tender(nen)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给少女带*| lai |*一**难以忍受的剧痛。这剧痛给婧如眼泪如珠哭喊连连,象通常**被迫身和受到***时而带*| lai |*的眼泪,我的在她滚动跳跃的**上***。****身的我已经到了肆意放纵的程度,浑身的每一个器官,都在↓意识di 释放着能量,我的手roucuo着婧如ting *拨的**,我如雄师般的一直持续了三十多分钟,婧如的喊叫已由开始时的大声变得气若游丝。她↓体的疼痛已经麻木了。
  而由于我多(曰)ri *| lai |*的积蓄加上婧如jin 箍的***,使我的**瞬间炸向我的中枢神经,使我崩溃,*| lai |*了,*| lai |*了,huo *山熔岩般的**** gao *速的pen( 口贲)she chu **| lai |*,烫得半昏的婧如body(* quan | shen *)一震。一↓、两↓、三↓……我的**“突、突、突、……”di 在* na ***的hot(英文:hot,中文:re )*中猛烈的跳动,这**时的虚tuo *感是如此的强烈,使我颓然di 倒在婧如的身上,太舒服了,嗯,真是shuang XX大XX透了!!!
  我拨了chu **| lai |*,**已是鲜血伴着浆shui *,而随着婧如***流chu **| lai |*的也是混着鲜Red(* hong *)**血的**……
  我搂住婧如,给她清洁↓体,给她吃了消炎药。轻轻di 安** fu **着她,好久,她才缓过气*| lai |*,kan着我说:“哥,我还活着吧……我↓边疼麻了……”
  第二天,我们回婧如娘家时,饭后,婧如的妈妈,也就是昌叔的二夫人婉娟阿姨把我叫到房里,道:“你怎么不疼爱婧如一点?她还小,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婉娟阿姨心疼女儿,数落了我好久,婧如见我一声不吭,又心疼di 搂住婉娟阿姨撒jiao (女乔)让她妈妈别说了,婉娟阿姨走后,婧如又过*| lai |*抱住我反而安慰我。
  我chu **| lai |*时,昌叔知道昨晚他女儿的情况,也知道我被婉娟阿姨数落,笑着安慰我:“别理女人,哪个女人没经这一回,过了就好了。”
  其实我也知道,引起婧如剧烈的疼痛最大的是她的jin 张和心理障碍。就如同一个人打针,人jin 张越怕打针越jin 张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越是收缩,结果越疼,一放松反而不疼了,就是为什么有的七八岁的小女孩打针一点不觉得疼也不哭,而有一些二三十岁的女人打起针*| lai |*还哭叫个不停的道理了。
  新婚之夜后,我虽没再与婧如**,但每晚都要** fu ***她,吻她。婧如很是喜欢我这样,我一** fu ***到她**及***四周时,她就激动不已。过了几天,我了解到婧如↓体不怎么疼了,我** fu ***得她如huo **身,又掏chu ****| lai |*,婧如打了一个颤,这次我只是轻轻di 顶弄婧如的***,她已知道我这东西虽大又长但不会要她的命,所以不再* na *么害怕了,但她还是怕疼的。我安慰她说,我只是想和她玩玩,并不弄jin *去,于是我用**在她身上到处蹭,教她用嘴*| lai |*给我xi 口及。婧如没有什么技巧,她的cherry(ying | tao)小口今口 han ↓我的巨木奉(bang)无法***,而且牙齿还磨擦到我,但我觉得她好可爱,最后她只能* tian * 舌忝 *一* tian * 舌忝 *。
  当我用**顶住婧如的***磨擦,婧如也是很兴奋,于是我试着一点一点顶入,当我全顶jin *去时flower (hua )了一分多钟,婧如很是奇怪,她说竟没感觉到疼,只觉得有一些huo *辣辣的,我缓缓di 抽动,婧如说感到有一些舒服。
  于是我抽chu **| lai |*,腰上一用力,把我的**又一次顶入了婧如的**,待婧如的body(* shen | ti *)已经纳入了我的**后,又一用力,把我的**全部*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入到了婧如的**之中……
  婧如“啊!”di 叫了一声,随之而*| lai |*的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zhang (**月长**),一种充实,似乎这种充实就是解除她body(* quan | shen *)***最好的良药。我并没有急急的抽动,而是更加倍温* rou *的吻起婧如的xiong ,今口 han 咬起婧如的**,只是片刻,婧如就已经大声的**起*| lai |*“哦……哦……嗯……嗯……”这是未经风月少女抑制不住的**,她还不懂得如何*** yin *语。
  这时,我开始缓慢di 全根的抽动,抽chu **| lai |*只让**的顶端留在婧如的body(* shen | ti *)中,***去,让自己的卵蛋jin jin 的贴到婧如的**,每随着我的抽动婧如**之声就会有一次* gao *点。而婧如jin jin di 闭着眼睛,甚至jin 咬着**,脸蛋Red(* hong *)的如同海棠般,气喘嘘嘘,但婧如的↓体的**却是如决堤的江shui *,只是慢慢的抽动,就已经带chu *了汨汨的泉shui *……
  kan然婧如的jiao (女乔)羞模样,和**承受的巨大的jin 握和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我再也无法压住自己的**,完全尽根di 迅速的抽动起*| lai |*,婧如的叫声阵阵,她坚ting *的**随着我的剧烈运动而起伏着……
  我在婧如的身上渐渐加快了**的speed(*su du*),婧如似乎对我的工作也给你*** feng ***厚的回报,用她* na *jiao (女乔)mei(女眉)的声音,如莺啼悦人耳;用她* na *神圣的汁液,如甘露沁人心脾……几分钟后忽然婧如的body(* quan | shen *)再一次抽触,随之又pen( 口贲)chu *了一股股液汁chong *击着我的木奉(bang)头……
  我再也不怜惜少女,疯狂di 大力**,三四十分钟后,婧如不知**了多少次,而我再也受不住* na ****的jin 夹和一阵阵不断的chou chu(不是抽筋)↓,一种麻意从**直chong *大脑,我把的***全部pen( 口贲)she 在了婧如的腹中……
  从此,婧如一次比一次享受到更多此中乐趣,特别是由于我只有她一个女人,所以她几乎每晚都要承受我的对她的疯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