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gan 爹车祸致残,gan 妈***
  我多想与mei(女眉)姨多相处一段时间,但没多久时间,一场突然而*| lai |*的变故使我不得与mei(女眉)姨分开了。
  突然而至的变故*| lai |*自gan 爹。一直以*| lai |*,我和gan 爹gan 妈并不是常在一起,偶尔去kan一↓他们。
  但阿东给我电话,说是gan 妈叫我和阿东到医学院附院去,gan 爹chu *车祸了。我和阿东赶到时,gan 爹还在做手术,gan 妈告诉我们事情过程。原*| lai |*gan 爹早晨要到深圳签一个项目,就带了一个秘书一起坐他的* na *辆奔驰去,因为chu *城时堵了车,准备上调整时就叫司机开快点,这时对面*| lai |*了一辆大货车,此时又在一辆大货车超越* na *辆大货车,司机一闪,对面* na *辆超车的大货车就撞在奔驰左侧,奔驰被撞得旋了十几个转,司机当场死亡,秘书也被抛了chu **| lai |*,而gan 爹被抛chu **| lai |*后body(* shen | ti *)挂在隔离拦上又撞到路面上。
  两天过去,gan 爹还没有tuo *离危险,我和阿东都劝gan 妈不必多伤心。gan 妈也无心管理公司的事情,委托我暂代管理。
  我生怕自己管理不了这么庞大的公司,但由于gan MD支持,↓属员工的配合,加上自己的一点经验,我也试着慢慢管。gan 妈在开始时*| lai |*公司比较少,有什么事都是我问,我不喜欢老打电话,所以就多跑医院,后*| lai |*gan 爹的伤稳定了,人也清醒了,gan 妈开始较多di 回公司了。
  gan 爹的伤没多少处,但是致使的伤,他甩chu *车体时内脏没受伤,要命的是他甩在隔离拦上由于chong *力致使他颈部脊椎断了,头部也没伤到,一个月后他就chu *院了,但chu *院后不再是原*| lai |** na *个风度翩翩的gan 爹了,他只能坐在轮椅上,因为他**瘫痪了。
  gan 爹刚chu *院后心情不怎么好,后*| lai |*我对他kan了一些佛学方面的书,他慢慢di 平静↓*| lai |*。而我原本要在gan 爹伤情稳定后gan 妈可以全力管理公司后离开的,但gan 妈觉得自己一个人管理方面比较吃力,需要一个得力的助手,她对我把我原*| lai |*的公司并入她的公司,让我做副总经理,并拥有一定的股份,这些股份一部分是我原公司折价后计算的,一大部分是gan 妈赠送的。我不敢si 禾厶自答应她,问了林叔叔,林叔叔也答应了。实际上我在gan 妈股份公司中的分Red(* hong *)几乎全给林叔叔,按我计算,每年有二三百万吧。随着我在公司年限增加,股份的增加,分Red(* hong *)会越*| lai |*越多。
  我作为gan 儿子当然尽力给gan 爹gan 妈做事,我的管理shui *平在一两个月时间里有了突心猛jin *的发展。我的无si 禾厶自然使gan 爹gan 妈非常欣赏。
  gan 妈是个美貌端庄、* gao *雅威严的人,她很注重仪态,不把自己打扮好她不会chu *家门的。她不喜欢加班到深夜,因为会影响她睡眠以致影响她的容貌。以前加班的事都由gan 爹*| lai |*做。现在加班的事都是我做,gan 爹与gan 妈住在一起,有事可以与gan 妈商量,而且他有决断权。但我不同了,晚上常要打电话给gan 爹gan 妈,有时还要开车到他家与他们商讨一晚。gan 爹建议,我就搬到他家,反正他家多的是房间。
  经gan MD布置,gan 妈家二楼与她卧室隔壁的一间成了我的卧室,二楼共有四间卧室,二大二小,两间大的分别是gan 爹gan MD,因gan 妈不熬夜,gan 爹分开另住一间,现在gan 爹峰残不便上楼,便在一楼另辟了一间大的给他住,二楼成了我和gan MD房间。三楼则是gan 爹与gan 妈女儿何娅蕾的卧室和gan 爹儿子何耀明的卧室,但何耀明与他母亲住在一起,从没在这里住过,就是在这里聚会完了也要回自己家去住。
  gan 爹显然被佛学迷住了,说真的,象他这样,曾经大富大贵过,美妻jiao (女乔)女有过,山珍海味食过,什么人间快乐都享受了,如今全用不上了,他开始是觉得人生没意思了,但学了佛学后,他清心淡yu (谷欠)了。我还从外di 一个寺院里请*| lai |*一个精通佛义的* gao *僧,每星期*| lai |*与gan 爹交流一次佛学,gan 爹对我指点他能解tuo *chu **| lai |*真是从心里感谢。
  gan 爹不再理会生意上的事,生活上的事也不再理,gan 妈给他请*| lai |*专门仆人、保健医生、司机*| lai |*料理他生活。
  三个月过去了,我有了新的事业(我已把这kan成了我的事业了,以前每做一行我都认为是暂时的,就是自己的公司也好),我全心投入到里面。身心更充实了。我充满***,我穿梭于艳姨的宿舍、公司、gan 妈家之间。
  我White(颜色bai )天上班,晚上多数是与姗姗纵欢,有时是艳姨,有时姗姗艳姨同时加了jin **| lai |*,经常☆ɡao 扌高☆得姗姗艳姨影响工作学习而怕我,我只有又去找姣嫂,但我没去找雪妮,因为我觉得这样对不起姣嫂,特别是对不起江哥,因为我弄了姣嫂已经对不起他了,说什么再也不能去☆ɡao 扌高☆他女儿了,有时我还去找雅萍,但去了两次后,雅萍对我又想又怕,承受不了,久久一次去还差不多,连去两三次她就惨了,连着两三天起不*| lai |*,眼圈发青,所以,雅萍这小妮子多了个心眼,我一去她准找雪妮*| lai |*。有时我去前不说给她听,但我到了她就马上给雪妮打电话,要雪妮快洗澡过*| lai |*,雪妮一听就知道什么事了。她过*| lai |*时我还按雅萍在chuang shang ,雪妮*| lai |*时我也疯了,哪管* na *么多,把雪妮抓过*| lai |*就按↓去……
  * na *天gan MD女儿娅蕾星期天回*| lai |*,我和gan 妈带她一起去逛街。gan 爹gan 妈已是完全把我当做自己儿子kan了,原因一是gan 爹的儿子耀明不亲他,gan MD儿子阿东不成器,整天在外边玩。而我一口一个gan 爹一口一个gan 妈,大到公司决策,小到细小生活上的一个小情节小难点我都想在前面,令他二人对我是越*| lai |*越宠爱。这天我开车,带我这十三四岁的小sister(* mei mei *)和gan 妈buy(中文:gou mai)了好多她们喜爱的东西,直到↓午才回*| lai |*。她们都逛累了,我也到自己房中kan一↓书,kan书是我一直*| lai |*最大的享受,也许因为从小在农村没娱乐而迷上kan书的缘故吧。
  娅蕾洗澡从三楼↓*| lai |*,她身穿white(* bai se *)连衣裙,格外漂亮清纯。她兴* gao *采烈di *| lai |*到她妈MD卧室门口,叫道:“妈,我今天buy(中文:gou mai)的东西还在你这里。”
  里面没有回音,娅蕾拍了几↓门,没声音。她一扭门,里边没锁,jin *去了,一↓子,她惊慌di 跑到我房间说:“哥,你快去kan,我妈怎么啦。”
  我跑到gan MD房中,kan见gan 妈躺在chuang shang 一动不动,身上盖着小薄被,再kan她脖子上是用她的长统***jin jin di 勒住并打了一个结。gan 妈面无血色,**暗紫。娅蕾哭道:“我妈……要自杀!”
  我连忙用梳妆台上的小眉剪剪断了gan 妈颈上的***,*了一↓她的脉,还好,有微弱的跳动,我连忙放平gan 妈,垫一个枕头在她后颈,口对口给gan 妈jin *行人工呼xi 口及,大约三四分钟,gan 妈“嘤”一声醒*| lai |*。但她目光滞呆。
  我和娅蕾都松了一口气,此时gan 爹已由人抬了上*| lai |*。此时我听到gan MD被子里有“嗡嗡”的小声音,娅蕾也听到了,她掀起gan MD被子,原*| lai |*gan 妈竟然光着**,在她两* tui *之间竟有一个假**,此刻正*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在gan MD***中震dang 着,我们刚才由于jin 张谁也没注意到。娅蕾满面通Red(* hong *),我连忙取chu **| lai |*,* shang * mian *沾着粘粘的液体,在gan 妈胯间的床单上也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我取chu **| lai |*后给gan 妈盖上了被子遮住她光着的↓体。
  此时gan MD保健医生如姨也到了。她了解了一↓情况,给gan 妈量了一↓体温什么之类的,叫娅蕾在房中kan好gan 妈,然后与gan 爹和我一起到了客厅。
  如姨说,gan 妈这种情况是一种正常的sheng li 情况。她曾遇到很多,多数为单身女人。gan MD假茎是如姨给的,因为gan 爹车祸后就不行了,gan 妈又是正值当年的女人,只有用这个*| lai |*……在窒息过程中可以得到更剧烈的**,所以很多女人在用假茎时都靠(bie)气*| lai |*获得,有些女人就用东西勒住自己的脖子,gan 妈就这样,但一不小心就可能会窒息而死……
  gan 爹的脸色很不好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