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mei(女眉)姨的(曰)ri 记
  随着姗姗回*| lai |*,我与mei(女眉)姨没有机会了。其实,我和mei(女眉)姨还是很有分寸的,自从* na *晚后,我和mei(女眉)姨原*| lai |** na *种别扭的母婿关系就消失了,变得自自然然起*| lai |*。她就是我的丈母娘,我就是她女婿,原*| lai |*的小小心心,客客气气变了,其实我们也是心有灵犀。
  不管怎样,mei(女眉)姨还是维护自己* gao *贵华丽妩mei(女眉)的气质,维护自己矜持成熟稳重的贵夫人形象。她一般不允许我随便去弄她的,我有时要试探时,见她不太愉快的样子,就赶快收手,但mei(女眉)姨* gao *明之处她永远不会让我死心,尽管她不让我去动她,她还会给一个jiao (女乔)嗔,一个理由,甚至一个mei(女眉)眼。
  * na *天我在家没事,很是烦,不自觉di 走jin *了林叔叔和mei(女眉)姨的房间里。说是林叔叔的,但一个月林叔叔在家时间不过十多天,他除了开会、chu *差,就是娱乐在外过夜,而且他喜欢的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对于**成熟的,他却不喜欢。
  在床头上,我发现了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睡袍,米黄色的,* na *是曾笼在mei(女眉)姨身上的睡袍啊。我走过去捧在手里,丝质的睡袍guang * hua ** rou *ruan (车欠),在我手中如shui *般流动着、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想着mei(女眉)姨穿在身上* na *模样,我↓体奇涨。我躺上床去,用睡袍在包套玉茎上顶弄着,* na *种滑滑shuang XX大XXshuang XX大XX的感觉就象顶在mei(女眉)姨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部一样,经过一阵疯狂di 自渎,一串**she 在睡袍* shang * mian *,顿时,**** na *种如小儿般的特殊香味在房间弥漫开*| lai |*。
  我用睡袍抹gan 玉茎,叠好睡袍重新放在mei(女眉)姨床头。
  猛然间,我发现mei(女眉)姨的手袋没有拿走,我kan了kan,里面没有多少东西,才知原*| lai |*她换手袋。里面有一本(曰)ri 记本,我掏chu *打开一kan,全是mei(女眉)姨记录的(曰)ri 记。
  好奇心终于战胜了理智。我阅读起*| lai |*,里面几乎全是记录mei(女眉)姨女人情感的事。
  有一篇xi 口及引了我:
  某月某(曰)ri :这几天姗姗跟* na *个男孩老在一起,我kan她真是恋爱了,姗姗恋爱我不反对,但* na *男孩怎么行?幼稚、体格差、没有自立能力……要一个象云峰的男孩就好了,小峰虽chu *身穷人家庭,但这些经历也有好处,是保证他有一个诚实、能吃苦耐劳的基础,小峰人也优秀,人精明,头脑灵活,肯钻研,* gao *大英俊不用说了,他体贴人,有绅士作风……他不从政真是lang费了人才……想*| lai |*想去,小峰比* na *小子强多了。让姗姗跟他吧,叫老林给他一个职位,他一定能大展身手的。而且,姗姗原先对小峰好象羞答答的,一定是对他有意思……还是先kankan小峰的意思,我想小峰一定会很惊喜的,一个农村男孩,怎么会想到成为市长女婿呢,怎么敢想到有一个美丽纯洁的公主呢?想也不敢想啊……我对小峰不知怎么总想关心他一↓,也许他在这里太孤单,也许他太优秀,他刚*| lai |*不久我就有他就是我儿子一般的感觉了……我很奇怪有时的感觉,是不是我在少女时代他这种人就是我的White(颜色bai )马王子啊?……
  mei(女眉)姨的(曰)ri 记有好多是关于我的,我一路翻阅,这一篇,我更是惊了。
  某月某(曰)ri :可能要*| lai |*月经了,这两天特别想* na *事。昨晚上小峰给我按摩,开始我没发现什么,很舒服,但后*| lai |*我觉得有些不对,血在滚,小峰以前只给我的背,手、脚按摩的,不知什么原因,他还按了我的头、颈、大* tui *,让我body(* quan | shen *)发hot(英文:hot,中文:re )却又很舒服,脑子里老chu *现* na *事……我也很乐意让他摆布,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后*| lai |*他真去*我* na *里,当时我body(* quan | shen *)麻了,但我心中还是很恼的,一个小辈,真不知好歹,把我当成什么人了……真是色狼,这样的人姗姗怎么托付给他?我想都没想给他一巴掌,真还想再打几↓,但他就抱住我的* tui *求饶,* na *样子真是做错了事的孩子,* na *样子真可怜……他抱住我的* tui *,头顶着我的腹部,我body(* shen | ti *)又是一阵麻,不知为何我↓边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东西流chu *东西*| lai |*,我真没办法,叹了口气坐↓*| lai |*不理他,他就*| lai |*了……他上*| lai |**我好舒服,* na *种激动一生没体验过的,他扑在我身上时我↓边hot(英文:hot,中文:re )了一阵,** fu ***我xiong 时↓边又hot(英文:hot,中文:re )了一阵,他*我↓边时竟是一阵阵di hot(英文:hot,中文:re )烘烘酸麻麻的,我知道不好,对不起姗姗,一心要抗拒。但body(* shen | ti *)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我记得我一直在抗拒,但他还是*| lai |*了,他好象是在qiang (弓虽)jian (女干)我,但却令我最想的qiang (弓虽)jian (女干),好舒服,他* na *根东西好长好大,比老林的长多了大多了,他jin *去时我只觉得他要剖开我的body(* shen | ti *),顶入我的肺腑,好舒服好舒服,一辈子没挨过……这过程我都不知是怎样发生的,不知道好象最初是在客厅后*| lai |*怎么又到了卧室了……记得中间好象姗姗还打*| lai |*电话……完了,我才清醒过*| lai |*。我知道我对不起姗姗,我只想打他解解气,我想即使不是他qiang (弓虽)jian (女干)我也是引诱我的,我记得我一直是拒绝的……他是我未*| lai |*的女婿啊……今天他走了,说不再回*| lai |*了,除了我,没人知道原因。今天我静↓*| lai |*想,小峰平常也不是这样胆大妄为的人,难道是我错了?我不想小峰离开姗姗,姗姗已陷jin *去了,我没法向姗姗交待,但我不敢相信是我错,我在这过程中一直是拒绝的……我不想我错,也不想小峰错……
  某月某(曰)ri :小峰走后,我心也不知为何空空的,姗姗急死了,我真怕姗姗有个什么长短……老林也急,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说他该走,或者说走了就算了?……连我也恨他,但又却莫名其妙di 又想替他说话。……晚上,我到姐家,和姐在房间里,她知道我一定有什么感情上的事了,睡觉时我跟姐睡,她还以为老林要与我离婚……当我告诉她我和小峰的事时,我实在难以启齿,除了老林之外,我还没有跟第二个男人有过不正当的关系,哪怕一句歪话也没有,免得人家认为我很随便,二三十年的形象毁于一旦。这次怎么了,一↓子chu *了个惊人的事,还是与自己未*| lai |*的女婿……姐也惊呆了,她直怨我……最后还是姐拿主意,她说小峰确实是个优秀的男孩,这事主要怪我在家时穿着太随便,穿个睡袍在一个年轻男孩面前晃*| lai |*晃去的,小男孩血气方刚,我又年轻是个迷得住男人的女人,以前只有两个女儿和老林在当然可以这样,现在小峰也jin **| lai |*了……姗姗和老林谁也叫不了小峰回*| lai |*,因为小峰觉得对不起他们,这么kan小峰的确还是个好孩子。姐说,还要我去叫小峰他才可能回*| lai |*……姐和我谈了半个晚上,她说,她知道老林不常回*| lai |*,但我们是有身份的人,她不反对女人可以有外遇,但我们这种人不应该有,她说姐夫年纪也大了,对* na *事兴趣却不大了,可她还没到四十岁,也特别di 想* na *事,但人要学会控制,象她* na *样要是si 禾厶生活不检点,自己又是妇女主席,全市妇女还不对她指指点点,对家庭特别是女儿都有不好的影响。姐讲得太对了……我们讲着讲着,不知何时又讲到了小峰,姐说小峰这人真不错的,* gao *大英俊,更难得的是诚实有能力,细心会体贴人,有上jin *心,跟姗姗可谓是郎才女貌……后*| lai |*又说到小峰和我的事,姐对小峰也很感兴趣。我说小峰* na *个东西又长又大,女人一碰到就打颤,而且小峰* na *东西*ying **ying *的一个多小时不ruan (车欠),弄得女人都瘫了,说着说着,我↓边又是一阵麻hot(英文:hot,中文:re ),姐听着也好久没chu *声。后*| lai |*她大约意识到自己失态,才说姗姗真是有福啊。heng(哼哈二将)!* na *样子还说人,要是* na *晚是她不是我,她也一样和小峰* na *个了……姐总算答应如果小峰回*| lai |*由她*| lai |*说小峰……
  某月某(曰)ri :前晚我真是疯了,小峰也疯了……我开始特别想* na *事,这一般时间都想,前晚恰巧姗姗chu *去了,我又想起* na *次和小峰的事,真让我疯狂啊。我不顾一切了,我一定要!!我洗澡后,不知道怎样才能jin *入,衣上的xiong 针是提醒我,我忍疼在大* tui *里面刺了一根小木刺,我先故意给小峰找White(颜色bai )发,我把xiong 靠得他很近,他也没*| lai |*,真是恨死他了,要象the first time(di yi ci )* na *么勇敢就……我让他*| lai |*给我拨* tui *上的小刺,kan他小心翼翼又怕又想的样子我只觉得心中好得意,有一种大女人引诱征服小男人的成功喜悦……小峰一旦有了状态就疯了,他拿他* na *又大又长又*ying *的东西在我身上到处蹭,蹭得我口甘舌燥,真是我从没遇到过的,刺激要命!他**我↓边,是从*| lai |*没有过的舒服,小峰他真愿给我吻↓边!这样的男孩给他杀了也愿啊!……我从*| lai |*没有得过年轻的男人,the first time(di yi ci )时老林也三十多了,我又小还有点怕他,老林一↓子就完事了,我一直以*| lai |*没什么感觉,每一次都是感觉刚*| lai |*他就完了,睡了,而且现在老林上了些年纪,还要到外边玩,一个月才给我两三次。小峰这个年轻男人让我复活了,中年女人征服小男人的感觉油然而生……我要让小峰叫我妈!他越叫我做妈我越觉得刺激,儿子**中年妇女妈妈,年轻儿子* na *种年轻有力才会表现chu **| lai |*……只有这样,* na *种刺激,* na *种征服感才让我飞得更* gao *更* gao *……* na *晚我俩真是疯了,一次又一次di 做,现在我↓边还是麻麻的,有些辣辣的,感觉也厚厚的,是不是有些肿了?……我想一↓,虽然我想不起当时的过程,但我知道我一定很***,比玉艳还***……就让我dang 一次吧……chu *我意料,我越***,小峰他不反感,反而越↓流,还把* na *东西she 在我脸上、**上、xiong 上还有underbelly(* xiao fu *)上,让我无比刺激……想以前真是没有***,老林说他对我kou *liao 孚乚(ru )我也只是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真没意思……哦!现在我明White(颜色bai )了,和小峰时* na *不是***,* na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