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20。真情唤我回归重作人
  第二天,当我无聊di 躺在广州一个宾馆的chuang shang 时,包里的呼机响了。我不知我还把它带*| lai |*了。我一kan,是姗姗的,不理。当呼机一次又一次响起*| lai |*时,我回了个电话。
  姗姗道:“你在哪里?”
  从姗姗口里,好像她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有事在广州,她还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道:“可能几天吧。”
  过了两天,林叔叔呼我了,我心一横,林叔叔待我恩重如山,他要宰了我就宰了我吧,就回了电话给他。但林叔叔却问我在gan 什么,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我在找一个同学,几天后回去,林叔叔要我快回去,口气里好像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
  又过几天,这几天,姗姗和林叔叔不断di 找我。这天,林叔叔家又一个电话呼*| lai |*,我一回电,是mei(女眉)姨,我jin 张得不得了,mei(女眉)姨道:“你做错了什么都不敢面对吗?你是个男人吗?”
  我怔住了,我不是说过吗?如果能得一次mei(女眉)姨,让我死了都愿,姗姗、林叔叔,一个一个亲人从我眼前闪过,我决定回去,回去领罪,哪怕林叔叔要了我的命!
  回到家,一切都很正常的样子。只是姗姗问我去哪里了,我就说去一个老同学* na *里玩。
  我不太敢去姗姗家有时姗姗叫急了,才去。见mei(女眉)姨很正常,只是不太爱理我,当然林叔叔和姗姗在时,mei(女眉)姨偶尔会与我说一些话。要是林叔叔和姗姗不在,mei(女眉)姨理都不理我。我知道mei(女眉)姨心里非常di 生气,但毕竟我做了这么大的错事,我只有对mei(女眉)姨小心再小心,半点不敢得罪。
  我从没见过mei(女眉)姨像以前* na *样随意穿着睡袍或是其它xing *gan **bao & lu*的衣物在我面前chu *现过,即使是她洗澡以后也是穿好衣ku chu **| lai |*。
  当然,我很少去姗姗家,mei(女眉)姨只是在我在她家时才这样,所以并没有人对她感到反常。
  不几天,一个晚上,mei(女眉)姨突然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语气并不* na *么和善,“你回家一趟。”
  我忐忑不安di 回了家。家里除了mei(女眉)姨外,还有玉莲姨妈。我没坐定,玉莲姨妈就开口道:“阿峰,你到底还是不是人?怎么做chu *畜生不如的事*| lai |*?”
  我脸一↓臊Red(* hong *)起*| lai |*。* na *事一定是mei(女眉)姨跟玉莲姨妈讲了,玉莲阿姨从*| lai |*没有过huo *,一向很温* rou *的,这次这样发huo *,她一定是气极了。
  我不知说什么,支唔着:“姨妈……我……”
  “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说清楚,你别想在这里呆了。”玉莲姨妈不愧是市妇联主席,做政治思想工作开门见山。
  “姨妈,我……我错了……”
  “这……这是什么话!错了!真想不到我们会招*| lai |*一只禽兽!”
  我不敢作声。
  隔了一↓,玉莲姨妈又道:“要是我,早就要了你的命!说,你什么时候起这个邪念的?我kan你不是什么好东西,留在这里是祸害,玉mei(女眉),还是趁早赶走他。”
  我一听急了,道:“姨妈,我对mei(女眉)姨不是故意的,我* na *天……见mei(女眉)姨特别美,特别美,又xing *gan *,我涨……控制不住……”我本想说喝了一点酒的,但一想既然做错了事,有什么好撒谎的呢?
  “我kan你还是离开这里好,免得还会做chu *什么丑事*| lai |*。”
  我低着头,不敢言语。好久,我偷kan了一↓玉莲姨妈,她气鼓鼓的样子脸扭到一边,,我知道mei(女眉)姨对我一向心ruan (车欠),便祈求di 望着她,mei(女眉)姨也不理我。隔了好久,她目光中露chu *了爱怜之意,微微叹了一口气,向玉莲姨妈道:“姐,我kan小峰也不是故意的,饶他一次吧。”
  我心中一喜,证明mei(女眉)姨还把我当女婿kan,不忍心kan我被呵斥。只听mei(女眉)姨道:“姐,给他一个机会改正,我kan小峰本* xing *好是好的,只是一时糊涂。”
  玉莲姨妈道:“玉mei(女眉),我帮你,你全帮起他*| lai |*了,小伙子哪里没有?姗姗到哪找一个都比他强。”过了一↓,玉莲姨妈对我道:“kan,你mei(女眉)姨对你多宽容,你不害臊吗?本*| lai |*,她是要告诉给你林叔叔听的,这样你林叔叔不要了你的命?你对得起你林叔叔吗?你对得起姗姗吗?你对得起你mei(女眉)姨吗?人家就是你丈母娘了,不害臊!”
  我一声不敢吭di 听着,可能玉莲姨妈见我一副可怜相,缓和一↓口气说:“你知道不?你mei(女眉)姨这一段时间吃不↓,睡不着,都是被你气的呀!这种丑事跟谁说?让谁帮?”
  ……
  一个晚上,我乖乖di 聆听着玉莲姨MD教育。
  mei(女眉)姨对我如此好,如此宽容,我感激极了,我一定重新做人,报答她。
  果然,我一心放在工作上,取得不错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