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作者:风景画

  ——  10.美丽迷人的未*| lai |*丈母娘林嫚媛教我怎样用避孕套
  我对春姬满意极了,虽然她不是我心里一直以*| lai |*梦中的女孩,我梦中女孩是很文静和有气质的。但春姬的xing *gan *让我时时都充满**。我心里有一些疙瘩,就是我the first time(di yi ci )与春姬**,我发现我很容易顶入她的***,而且她的* na *里面shui *也很多,不像*** na *样gan 涩。这是男人很注意到的问题。
  我很娓婉di 问春姬,谁知她却哈哈大笑,道:“什么年代了,你还讲这个。我也没要求你是Male virgin(*chu | nan*)呀。”
  我撒了一个谎道:“我没得过**,想知道是什么回事。”
  “* na *你去找一个呀,我才不在意呢。”过了一↓,她说:“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the first time(di yi ci )的吗?十一岁。* na *时谁知道你是我老公呀,要不我就留给你了。”她温* rou *di 搂着我,“我kan你还ting *封建的,告诉你,我男朋友起码有二三十个,从十一岁开始我就跟他们玩了。不过,你要娶了我我保证不在外面玩了,你太厉害了,我应付你都不过*| lai |*。”
  怪不得她**** na *么容易jin *,shui *又多,原*| lai |*从十一岁起就给男人弄了八年。“* na *你准不准我到外面玩?”我半开玩笑di 问。
  “我才不管你。”
  不过我还是很满意春姬,毕竟我身份也太低了。现代城市里的人,哪里还* na *么讲究这个?从我给林叔叔开车起我就知道了。林叔叔不但有情妇,还和几个人的老婆有关系,她们的老公都知道,没什么的。
  我没和春姬认识不到一个月,她就常带我上她家了。春姬的父母很开朗的,又很爱玩。春姬爸爸崔叔叔虽是北方人,但不是很* gao *,一米七几,很和善。春姬妈妈也就是林副市长的sister(* mei mei *)林嫚媛穿起* gao *跟鞋*| lai |*差不多有丈夫* gao *,论姿色与mei(女眉)姨差不多,但没有mei(女眉)姨* na *种摄人心魂的mei(女眉)态和雍荣华贵的贵妇像,她kan起*| lai |*比玉mei(女眉)姨大一些,虽是副市长的sister(* mei mei *),但是感觉上有长辈的亲近,但却不失女人的卓卓风姿。我想玉mei(女眉)姨是一朵jiao (女乔)玫瑰,而嫚媛阿姨恰如一枝chu *墙的Red(* hong *)杏,分外夺目。
  嫚媛阿姨在市里的一家医院工作,是护士长。
  我去时每次都要我陪打麻将,经常一玩就是到半夜,特别星期五和星期天,更是整天玩。但春姬妈妈嫚媛例外。我不太爱玩麻将,因为我认为它是丧志的东西,而春姬妈(我叫她媛姨)她讲究保养,要保证睡眠,所以我和媛姨两人轮流打。
  玩累了,我就在春姬家休息,开始我还自己睡,但才几天,春姬就把我拽到她chuang shang 了。* na *天大家都休息了,我睡一↓子,春姬就拉我到她房间。
  春姬很是放lang,简直有点肆无忌旦。她房间与父母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然而她却从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唧唧到放声大叫,被子也捂不住她。也难怪,碰到我这样*cu && da*的,她哪里有不叫的?* na *晚她叫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我也不敢早起,等崔叔叔和嫚媛阿姨上班后才起*| lai |*。
  从此,我和崔叔叔及媛姨的关系变得微妙起*| lai |*。我不在* na *么随便di 和他们玩了,因为我占有春姬这个“把柄”已给崔叔叔和媛姨抓到了。我已真正di 把他们当成了长辈一般*| lai |*kan了。而他们也kanchu *我对春姬的真心实意,对我更关心和爱护,特别是媛姨,常常对我问长问短的,她说:“你和春姬两个正好互补,她从小玩疯了,正缺个人管她。”
  其实,我对崔叔叔和嫚媛阿姨感觉上更亲了,而嫚媛阿姨则以岳母自居。当然,现在他们家的重活都是我gan 喽。不像从前我要gan ,她们都客气一↓。
  我堂而皇之di 住了jin **| lai |*,尽管春姬还没毕业。
  由于我玉茎巨大,没有合适的避孕套(大号的又jin 一些短一些用得一点不舒服),所以才一个半月的时间,春姬的月经还没见,一检查,才知道真是怀上了。连忙去医院做了。
  * na *晚我和林叔叔chu *差回*| lai |*,晚上大约都有十点多了,我突然想起春姬明天就回广州学校了,去和她告别一↓。而且这时崔叔叔他们一定都没睡,他们每天不到十一二点不上床。
  可当嫚媛阿姨给我开门时,只有她一人。厅里吊灯关了,开着昏暗的壁灯,电视正开着,崔叔叔这么早就睡了?
  嫚媛阿姨说:“你怎么这么晚才*| lai |*。”
  我告诉她*| lai |*意。她说:“先坐一会儿,休息一↓。”
  我问她崔叔叔为什么就睡了,她说崔叔叔已经chu *差了,而春姬从刚医院chu **| lai |*,身子还虚,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就先睡了。她自己一个人,没事gan ,她刚洗了澡,想睡早点。我想去kan一↓春姬,嫚媛阿姨说让春姬睡吧明天她还要早起,叫我在客房睡明天再说。
  我就去洗了澡。chu **| lai |*然后见嫚媛阿姨还没睡,就陪她坐着说话。
  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但我没话说,因为嫚媛阿姨使我真有点口gan 舌燥。她洗澡后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guang * hua *闪烁,* rou *坠而贴身,使嫚媛姨body(* shen | ti *)凹凸毕现,曲线优美,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撤落在她* na *fei *腴的后背和浑yuan *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雪肤滑tender(nen),* rou *若无骨,宛如两段玉藕,xiong 前睡袍口子很低,她* na ***的*** gao *耸前突,2 tuan*(王求)衬托chu *深深的***,走动时饱满*** feng ***腴的**微微晃动着,紫睡袍笼着*** feng ***韵的双* tui *,衬托着浑yuan *的fei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更显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感。再偷kan嫚媛姨如flower (hua )般的脸颊,秀丽妩mei(女眉),露着醉人的模样,柳眉↓一对丹凤mei(女眉)眼,black(hei )漆漆,shui *汪汪,顾盼生辉,时时泛chu *勾魂慑魄的秋波,*唇Red(* hong *)润,惹人垂涎。艳丽秀美如chu *墙Red(* hong *)杏,jiao (女乔)艳一方。
  灯↓观美人,才知嫚媛阿姨的姿色更加动人,紫色睡袍随着她的走动,孚乚(ru )颤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摆,身移袍拂,不jin 不慢,有分有寸,显得* gao *贵端庄,就像仙女降临到人间,令人更加难以抗拒,不禁想入非非。
  但是我却是嫚媛阿姨的准女婿。有这样一个丈母娘我真是够骄傲的。我突然觉得,嫚媛阿姨比春姬mei (鬼末)力足多了。想着的时候,我的↓体不自觉di 涨了一些,因为我洗澡后是穿着休闲短ku ,哪敢给嫚媛阿姨kanchu **| lai |*?便用* tui *夹住。
  我有一答没一答di 和嫚媛阿姨说话。也许我感到没什么说的吧,竟把春姬怀孕的消息说了chu **| lai |*。
  嫚媛阿姨吃惊di 说:“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春姬还没毕业呀。”
  我告诉她说已去医院处理了,她说我们还年轻,不要老这样,要不以后怕怀不上了。
  我聆听她的教诲,ting *不好意思的。末了,她说:“你们没采取什么避孕措施吗?”
  我说:“要不让春姬* chi yao *。”
  她走到房中拿chu *一盒东西递给我,说:“* chi yao *会破坏女人sheng li 。最好用这个。”
  我kan是中号的,这中号哪里套得↓我* na *根大东西?大号都勉强。但又不好说,就道:“* na *……* na *个东西我也试过了,我用不合。”
  嫚媛阿姨打量了我一↓,说:“kan你,蛮* gao *大的呀。”
  我立刻知道嫚媛阿姨误会以为我* na *东西小了,忙道:“不是,我……我不会用。”
  嫚媛阿姨仿佛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她是很疼春姬的,就因为这样才会使春姬小小年纪就历经成人之事了。嫚媛阿姨嗔道:“kan你,真是老实过头了,这个都不会。”说着,她从盒里抽chu *一个*| lai |*,拿在手里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自立能力就是差,什么都要教,我原以为你从农村chu **| lai |*会好一点……”
  我说:“就是从农村chu **| lai |*才不知道的,没接触过。”
  她说:“把你* na *东西拿chu **| lai |*,我教你。”
  我连连躲闪,说“不……”
  嫚媛阿姨见我这样以为我不好意思意思,便道:“以前我在医院里给人护理,给男人导尿啦,上药啦,kan过多少,比你老得多的我就kan过了,二十年前你还是小娃娃时我就kan过了……”
  我说:“媛姨……我……不习惯……我……”
  她* rou *声道:“你这小孩,给大人kan见又有什么,春姬是我生chu **| lai |*的,kan着长大的,我早就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了,以后你们结婚,我就是你岳母,你就当是你妈妈kan一↓你body(* shen | ti *),这有什么呢。你还要叫我妈妈呢。我现在教会你,以后你们不用我再操心这些事。呶,春姬都在里面睡着。”说着俯过身*| lai |*到我前面。
  我只能让开手,任嫚媛阿姨拉开我的ku 头。她拉开后,由于我的东西被我用大* tui *夹住了,灯又暗,她kan不见,以为我的东西小kan不到,戏道:“小**在哪里?”说着凑脸过去。
  我只有把* tui *放开,顿时,我的玉木奉(bang)如弹簧一般弹起*| lai |*,刚好顶到嫚媛阿姨的**边,她“呀——”di 叫了一声,我想偏过**,却在她张嘴叫时我的玉木奉(bang)划jin *她嘴里。她连忙抬起头,我和嫚媛阿姨都ting *尴尬的。
  好在嫚媛阿姨迅速平静过*| lai |*,掩饰道:“kan不chu *你小* gui * tou *,还蛮大的啊。现在我给你套上去,kan着,记住了。”
  我kan着嫚媛阿姨的手握上去,嫚媛阿姨的手温hot(英文:hot,中文:re )而* rou *ruan (车欠),我刚才稍ruan (车欠)的玉木奉(bang)随着她的抓握,又*ying *涨起*| lai |*。
  嫚媛阿姨拿着避孕套捉住我的玉木奉(bang)在往上套,但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中号的根本套不上去。嫚媛阿姨道:“这是春姬爸爸用的,你用不合,不过道理都是一样的,就这样套上去就行了。”说着,她在我硕大的玉木奉(bang)头上弄着。
  嫚媛阿姨的hands(* shuang * shou *)* rou *ruan (车欠)* rou *ruan (车欠)的在我* na **(咸心)min gan di 带弄着,使我麻稣稣di 舒服极了,由于几天春姬吃流产药,而我又没自己弄,这时我感到underbelly(* xiao fu *)里一股股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流在回旋,直想she 精,但只得忍住,但我却感到玉木奉(bang)在嫚媛阿姨的掌指中一↓↓跳动、抓握和轻** fu **。由于嫚媛阿姨弄得我麻稣稣的舒服,我又不舍得让她离开,结果不一会,一大股hot(英文:hot,中文:re )精chong *chu **| lai |*,我连忙shen 手去抢嫚媛阿姨手中的玉木奉(bang),然而*| lai |*不及了,嫚媛阿姨躲闪不及,直she 到她的面庞上,在她起身躲闪时,又一大股飞she chu **| lai |*到她xiong 前。当我kan嫚媛阿姨时,惊呆了,这次我she chu *足有一匙羹的东西,一点点溅在嫚媛阿姨* na *jiao (女乔)艳的面庞上,**上,眉mao *上和发梢处,在她* na *洁White(颜色bai )细腻的脖子上和她右侧*** feng ***孚乚(ru )的睡袍处,也是星星点点……
  当时我无法形容自己,有she 精后的愉悦,更多是对后果的担心……
  嫚媛阿姨的表情我不知如何形容,好象她既有尴尬又不知所措,而且我还觉得她有一点生气,她哪里会料到,老实的女婿竟会把***she 到她身上。我更不知如何是好,连说:“媛姨,我……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便手忙脚乱di 却给她擦她* na *面庞,她自己也用纸巾擦着,四只手在她面庞上忙着,我只好手往↓移去擦她脖子,接着就去擦她xiong 前**上的***。我擦着,嫚媛阿姨的大**随着我手掌的擦动而有弹* xing *di 摆对,在我手里,ruan (车欠)而弹,舒服极了,真想捧在手里cuorou它,可是我哪敢?正当我又心猿意马时,就感觉不对劲了,我抬眼望时,嫚媛阿姨停住了,正kan着我,表情有点古怪。我忙抽回手,说:“嫚媛阿姨,我明早再*| lai |*。”说完就逃似di 离开了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