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李佳佳先是愣了一↓,随即嘴角微微勾起,满脸都是得意的神色。
  哈,她就知道尹夏* na *个小贱人绝对是被哪个老头子包养了,说不定就是她上次kan见的* na *个。
  果然是个贱人,说不定已经和多少个男人睡过了,怎么配得上她家尹德浩!
  德浩只有她才能嫁,尹夏绝对不行!
  尹家不是都很喜欢她么,不是说还要让尹德浩娶了她么?
  要是让施琪和尹明正知道了这件事,她倒是要kankan尹夏要怎么光明正大的嫁给她的德浩!
  李佳佳得意的在柜台上kan了一圈,脑海当中突然多了一个想法。
  定定的指着放在柜台里面的一盒药品,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极其狡猾的算计。
  “把* na *个给我!”
  *********
  尹夏buy(中文:gou mai)完了药就去上班,只是心中却始终心神不宁。
  盯着屏幕上* na *些不雅的图片,点↓“删除”……
  “等等,删错了!”
  同事小王一脸震惊的kan着她,“小夏你今天是怎么了,有点心不在焉的?”
  “没,没有啊。”
  ↓意识的整理了一↓领口,避免* na *些刺目的吻痕*bao & lu*chu **| lai |*,尹夏表情有些不自然的摇了摇头,&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口袋里的避孕药。
  “* na *就行,今天据说领导要*| lai |*检查,你还是小心点吧。”
  小王理解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完自己就继续去忙了。
  “嗡嗡嗡……”
  而与此同时,尹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响了起*| lai |*。
  ↓意识的拿起手机,却kan到一串熟悉的号码。
  墨北爵!
  他打*| lai |*电话gan 嘛?!
  想到昨天的事情尹夏就是一阵恼huo *,冷冷的按↓挂断,顺便把墨北爵的手机也拉black(hei )了,还觉得不够,gan 脆调了个飞行模式。
  反正他们昨晚该做的也都做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尹夏站起身*| lai |*。
  “你去哪?”
  坐在她旁边的庄姐有点诧异的kan着她,“刚刚局长说了有大领导要*| lai |*呢,让咱们都小心一点儿。”
  “我去上个厕所。”
  & nie (一种手法)着口袋里的药盒子随便撒了个谎,尹夏不自然的端着杯子喝了一口shui *,抬起脚就朝着外面走去。
  “先生,我们这里是B市的安全枢纽,安全* xing *您是绝对的可以放心,我们这里的员工也都是最最有效率的员工……”
  只是一只脚刚刚迈chu *办公室,就已经听见王林* na *谄mei(女眉)的声音传*| lai |*,还带着几分十分明显的小心翼翼。
  * na *张老脸上虽然还带着之前老婆给抓的指甲印,却依旧笑得活像是一朵带着皱褶的(ju hua一种花名) flower (hua ),十分讨好。
  fei *硕的身躯更是微微弓着,一双贪婪又浑浊的眼睛jin jin 的盯着刚刚走jin *大门的男人,就差跪在di 上* tian * 舌忝 ** na *个男人的脚了。
  而站在王林旁边的,则是局子里面的二把手三把手,都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到底是谁,这么大场面?!
  要知道就算是她父亲*| lai |*检查,也最多是王林陪着kankan而已,什么时候也没有全员chu *动的场面,而且王林的表情还是* na *么的小心翼翼!
  尹夏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朝着门口kan去。
  “嗯。”
  低沉而又带着磁* xing *的声音传*| lai |*,* na *熟悉的* gao *大身影逆光chu *现在门口,眉目间神色冷淡,淡淡的扫了王林一眼。
  精致的脸上始终冷漠的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一股强大的气势却瞬间chu *现在整个大厅,几乎让人喘不过气*| lai |*!
  “嘶……”
  他怎么会chu *现在这里?!
  尹夏顿时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也不等到墨北爵发现她的身影,就已经溜着墙根,飞快的逃走!
  天啊,他居然会*| lai |*到局子里。
  再想想她今天早上留↓的字条和五十块钱,尹夏几乎可以想象的到如果她被墨北爵抓到,将会是如何的惨!
  恐怕还是会被他扛回去,吃的渣都不剩!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她jin jin 的咬着**,二话不说立刻逃走。
  心跳如鼓di 跑到卫生间里,尹夏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chu *口袋里装着的jin 急避孕药吃了,随手把盒子扔jin *门口的垃圾桶。
  她现在最明智的做法,就应该是跳窗赶快逃走!
  墨北爵不可能无缘无故chu *现在这里,一定是*| lai |*找她的。
  尹夏无比的后悔今天在桌子上放了五十块钱的事情,要不然墨北爵也不会千里迢迢跑到她上班的di 方*| lai |*追杀她了。
  到时候不光光是她要承受墨北爵的怒huo *。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会知道她被墨北爵包养了,而尹家也不可能不知道!
  想到施琪和尹明正到时候将会是如何失望的眼神,尹夏qing bu zi jin 的打了个寒战。
  利落的shen 手,打开窗户,一跃而上。
  “嘭!”
  重重的落在di 上,尹夏的膝盖也被磕破了一小块,疼的抽了一口凉气,只是也顾不上* na *么多了,而是仓皇的离开。
  而墨北爵这边,王林还在不断的殷勤介绍着。
  “北爵先生,您只要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无条件的答应并且去做,这一点请您放心!”
  “我听说……”
  然而* gao *大的男人眉目深深,却一直丝毫表情也没有,只是black(hei )沉沉的眸子里透chu *一丝不耐。
  “什么?”
  王林立刻洗耳恭听。
  “我听说有一种职业叫做鉴黄师,想*| lai |*见识见识。”
  * gao *大的男人眉眼不动,淡淡的开口,声音低沉醇厚,只是鹰眸却若有所思的扫向尹夏* na *角落里的办公室。
  “原*| lai |*是这样,好的,先生请和我这边*| lai |*。”
  王林长长的松了口气,fei *胖的脸上也带上几分更加轻松di 笑容。
  尹夏所在的鉴黄师办公室立刻被打开,身材* gao *大ting *拔的男人一言不发的走了jin *去,犀利的鹰眸一扫而过!
  “哇!这个男人好帅!”
  “穿了一身阿玛尼定制,一定是有钱人……”
  “是啊,简直太帅了,让我嫁给这个男人我一定愿意!”
  办公室里顿时响起议论纷纷的声音,潘成佳更是* na *一双桃flower (hua )眼不断的放电,眼珠子都快要抛chu **| lai |*,只是↓一秒在对上他* na *冷若冰霜的眸子,所有人却又悄然无声。
  一股庞大的压力,朝着他们袭*| lai |*。
  墨北爵鹰眸jin jin 的盯着* na *张空落落的桌子,俊脸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