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山头马上就要到了。
  简单重重chuan xi着,浑身都是细小的伤痕。
  小* tui *上的鲜血还在不断的蜿蜒流↓,胳膊上的毒素已经开始逐渐蔓延起*| lai |*。
  她就连原本雪White(颜色bai )的小脸,此刻都好像蒙上了一层black(hei )雾。
  只是* na *双大大的眼睛,却是依旧的清澈灵动!
  “咳咳咳……”
  hou long一阵发yang (羊羊羊),简单忍不住咳嗽了起*| lai |*。
  忍不住捂住嘴巴,简单感受到似乎有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液体流到了手心里,浑身早已疼到了麻木……
  蝴蝶飞*| lai |*飞去的kan着她,带着无措的神色。
  “咳咳。”
  简单又低声咳嗽了两声,继而若无其事的把手心里已经不再殷Red(* hong *)的鲜血擦了擦。
  “我们继续走吧。”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不远处隐隐约约传*| lai |*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听说* na *边着huo *了……”
  “我的天哪,* na *先生……”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这儿等着好了。”
  不远处模模糊糊的交谈声传*| lai |*,此刻简单眼前正在一阵一阵的发black(hei ),耳朵里也全都是轰鸣的声音,根本没听见这两人究竟在说什么。
  于是踉踉跄跄的走上前去,简单凭着本能,走到两人Behind(shen hou)。
  “两位……”
  她气若游丝的开口,嘴角不知何时又淌↓一丝鲜Red(* hong *)的血液。
  “啊啊啊啊啊有鬼!!!!”
  “我的天啊,这女人是什么时候站在我们Behind(shen hou)的,全都是血!我们可什么都没做……”
  “我的老天,这是怎么回事?* na *咱们现在要怎么办……”
  两个穿着工作服的人先是疑惑的回头,继而满脸惊恐的跳起*| lai |*大声尖叫,惶恐不安的后退两步商量着。
  简单不禁苦笑了一声。
  她现在的状况,应该kan起*| lai |*很惨吧。
  要不然这两个人也不会kan起*| lai |*这么惊恐了。
  “等一等。”
  其中一个男人先是惊恐的尖叫了一会儿,只是等到kan清楚了简单的正脸之后,又有些疑惑di 走了上*| lai |*。
  “我好像见过你……你kan起*| lai |*有点眼熟。”
  “不会吧,你怎么会见过她?她可是刚刚从山里chu **| lai |*的……”
  另外一个男人疑惑的说道,惊疑不定的kan着面前浑身是血的简单。
  “我想想,对了!我好像在明城哥的手机里见过一张她的照片,当时还觉得ting *美的,没想到现在kan见真人了,这……”
  * na *男人有些感慨的说着,简单却是一愣。
  “墨明城?他在哪儿?”
  “明诚哥啊,他和墨先生他们一起jin *山去弄村子里的事情了。”
  * na *人诧异的打量着简单,“你要是找他的话可能要等一会儿,晚上可能就回*| lai |*了。”
  晚上?
  简单不禁低头打量了一↓自己现在的情况,忍不住惨笑一声。
  她怕是等不到晚上了。
  于是微微摇了摇头,简单声音微弱的开口。
  “我现在受了伤,但是有很要jin ,很要jin 的事情要去一趟牡丹孤儿院,请问你们能送我去一↓吗?”
  “这……”
  两人不由自主的迟疑起*| lai |*,你kankan我我kankan你。
  “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现在去。”
  简单无力di kan着两人,她的视线一阵一阵模糊,力气好像也正在逐渐从体内流失。
  “你们带我去,回*| lai |*可以找墨明城要报酬。”
  简单勉强朝着两人笑笑:“你知道的,我们是认识的。不管多少钱,他都会付给你。”
  “行吧,我带你去。”
  * na *个刚刚说他见过简单照片的男人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点点头,憨厚的笑笑。“叫我阿永就行了,我和明诚哥关系还不错,就当帮你了。”
  “谢谢。”
  简单勾了勾惨White(颜色bai )的**勉强道谢,↓意识di 按了按放在xiong 口的草药。
  墨枭和墨明城都不在。
  她没有力气再翻越一次这座山,更没有时间再等着墨枭回*| lai |*,只能先去找丢丢。
  转眸,她kan着* na *站在原di 的另外一个工作人员。
  “山里着huo *了,huo *势很大,也许他们需要帮助。”
  简单低声的说道,她没想到墨枭他们竟然会在山里,难道是他们jin *去之后楼之岩放的huo *?
  想把墨枭烧死么?
  可是* na *是整个村庄的人啊,难道村庄里的几百条人命楼之岩都不要了吗?
  脑子里昏昏沉沉,一时间简单也再想不了* na *么多,而是无力的躺在车里,任凭阿永拉着她飞快的朝着牡丹孤儿院驰去!
  墨枭……
  想到墨枭,简单忍不住苦笑了一↓,继而无奈的摇头。
  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还想* na *么多做什么。
  墨枭带了* na *么多人一起去,着huo *了墨明城应该也会帮忙的,应该不用担心。
  她对墨枭的身手毫不怀疑,对于楼之岩这样的人一定可以一个打十个!
  简单笃定的想着,昏沉的闭上了眼睛。
  她失血过多,整个人都好像在天上飘*| lai |*飘去,body(* shen | ti *)也是ruan (车欠)绵绵的。
  意识更是早已变得今口 han 糊不清起*| lai |*……
  她一会儿好像kan见了丢丢,正满脸冷漠的站在她对面鄙视的kan着她,一会儿又kan见了墨枭。
  墨枭对她嗤之以鼻,一大一小都是冰冷的kan着她,任由她鲜血淌了一di ……
  简单不可置信的站在原di kan着他们,浑身开始忍不住的发冷。
  是* na *毒snake(she 虫它)的毒素终于流遍了body(* quan | shen *)么?
  简单模糊di 想着,感觉整个人似乎都已经冰冻成了一个大冰块一样,不断的发抖。
  她冷到牙齿也在上↓打战,就连前面正在开车的阿永都发现了,有点疑惑的回头kan着她。
  “你没事吧?牡丹孤儿院有点远,要不要先找个和医院给你包扎一↓?”
  “…不用了。”
  简单艰难di 摇头,感受到车子还在山路上颠婆着。
  她哪里还有时间去医院?现在只能尽快把解药交给丢丢,并且让丢丢快点逃chu *去才是真的。
  至于她,治疗不治疗现在对她*| lai |*说还有什么意思?
  简单不禁苦笑。
  “这,这位小姐……”
  她正沉浸在思绪当中的时候,却听见* na *人正迟疑的,结结巴巴的叫着她,“我们后面好像有一个…一个怪物!”
  怪物?
  简单昏沉的思绪被打断,忍不住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