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被人监视。我只是想让她kankan附近有没有留↓*| lai |*监视的人而已,你不觉得监视这种行为很不合适吗?”
  楼之岩嘴角微微动了动,却没说什么,而是jin jin 的盯着简单。
  简单听到自己的心跳此刻跳动的很快。
  他垂↓头,又继续朝着楼↓的简琪kan去……
  简单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还好简琪似乎是发现了不远处有人,所以一直没动。
  楼之岩垂↓眼睛kan了一会儿,嘴角带起一丝缥缈的笑意:“把她带上*| lai |*,我kankan。”
  “怎么,你想她了?”
  简单冷冷的反唇相讥,楼之岩却不动声色,只是垂眸kan着在楼↓不断的张望着的简琪。
  “简琪。”
  简单无奈,只得打开窗户,声音不* gao *不低的叫着简琪的名字:“上*| lai |*给楼少爷倒茶。”
  本*| lai |*她在叫简琪的同时,简琪浑身一僵,有些阴狠的回过头*| lai |*,然而在听到简单的↓半句话之后qing bu zi jin 的一愣,随后又恢复到了和她平时表现的一样的状态,毕恭毕敬的走了过*| lai |*。
  “呵。”
  楼之岩不知发现了什么,还是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笑,居然低低的笑了一声,随后温* rou *的kan向简单。
  “我竟然有一天,可以在你房间里喝到茶shui *,这是不是证明你对我的态度正在逐渐好转?”
  他充满希望的开口,然而↓一秒简单的回答则是彻底的浇灭了他的希望。
  “抱歉,你喝到的是简琪的茶shui *,如果你对她还有兴趣的话我并不拦着。”
  “简单!!”
  楼之岩如同被踩到尾巴的老鼠,提* gao *了声音带上了一丝怒气,叫着简单的名字:“你不必装傻,就算是你得病要死在这里,我们也只能葬在一起!!”
  他冷冷的说着,而不知什么时候简琪已经走了jin **| lai |*,表情hot(英文:hot,中文:re )切的给他倒茶。
  “麻烦你,如果我死了就把我顺着河流撒↓去,这样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简单冷淡的开口,“我宁愿生生世世都见不到你,这样我接↓*| lai |*的几辈子应该会过得很开心。楼之岩,你就没发现在我心里还没有一条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有价值吗?”
  简单刚刚说完,就kan见楼之岩脸色难kan的要命,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砰!”
  转身的同时不小心碰倒了放在桌子上的给他刚刚倒好的茶shui *,楼之岩却连头也没回,只是怒气chong *chong *的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脚步一顿。
  简单顿时心中一沉。
  然而楼之岩却并没有像是她想象当中的* na *样发现了她其实是故意的,而是阴森的回头,俊秀的面孔此刻变得幽暗狰狞,声音低沉的开口。
  “简单,你早晚会为自己曾经说过这些话而后悔!”
  说完楼之岩拂袖而去。
  “砰”的一声卧室门被关上,简单终于长长的chu *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
  她刚刚故意说话*| lai |*激怒楼之岩,果然他听了之后很是愤怒,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假如楼之岩没有离开,说不定就会发现简琪的异常。
  深深的xi 口及了口气,简单失望的kan向身边的简琪。
  “你叫我回*| lai |*gan 什么?我知道你的目的,你刚刚问楼之岩* na *些话不是故意给我听的吗?就想证明你比我能gan ,比我能xi 口及引楼之岩的注意力不是?现在你目的终于达到了,为什么不让我去找孩子!”
  简琪激动的大声开口,愤恨的kan着面前的简单,hands(* shuang * shou *)都在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你错了。”
  简单对她已经彻底失望,淡定的摇了摇头:“我没有打算要证明给你kan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楼之岩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随时都有可能对孩子造成威胁,你一定不能chong *动!”
  “可是你呢?如果不是我告诉他是我让你↓去观察周围的,楼之岩现在已经发现了你其实是装的,你现在连这条命都没有了!”
  简单恨铁不成钢的kan着她,恨不得把简琪的脑袋打开*| lai |*kankan里面装着的到底是不是棉flower (hua )。
  “我可以帮你一次,但是不能帮你两次三次。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也有我的丈夫和孩子要救,你接↓*| lai |*好自为之吧。”
  简单失望透顶的挥了挥手,她真的没想到简琪还是如此的没脑子。
  她一片好心,可是在简琪眼里kan*| lai |*却只是满满的炫耀。
  简单不禁冷笑一声,心中则是对简琪彻底失望了。
  她不是圣母,不可能无条件的去一直拯救她。
  而且丢丢还等着她去救他,墨枭的蛊说不定也快要压制不住了,她要回去送解药。
  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能把时间都lang费在简琪身上!
  简单打定主意,挥了挥手示意让简琪回去,自己则是疲惫的躺在chuang shang 。
  “不管你怎么说,孩子我都是一定要把他带回*| lai |*的,你别想忽悠我。今天楼之岩的话我都听见了,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心血*| lai |*潮就会把我的孩子杀了,我绝对不能容忍!”
  简琪愤愤不平的kan着躺在chuang shang 一言不发的简单,丢↓几句难听话就离开了。
  简答无奈的叹息。
  如果简琪到现在都还kan不明White(颜色bai ),* na *她也没办法了,只能任由她自己作死了。
  又掏chu ** na *份解药清单*| lai |*kan了一遍,再联想到楼之岩最近的行踪,简单最终决定明天晚上去大山里,凌晨采药。
  ……
  “pa 口拍嗒pa 口拍嗒……”
  楼之岩一脸恼huo *的从简单的房间里走了chu **| lai |*,* na *阴毒的眼眸当中此刻满满的,全都是怒huo *。
  该死的,他为了简单全心全意的付chu *,甚至就连命都差点没了,可是她到现在都对他冷冷淡淡。
  这些年他想尽了一切办法对简单好,难道* na *个女人就真的什么都kan不到?!
  她是瞎子么?!
  阿桩汇报的话语又清晰的chu *现在他的脑海当中,“少爷,今天我带着* na *孩子的时候遇见了简小姐,简小姐kan起*| lai |*精神还不错……她好像对孩子很感兴趣的样子,问了好多次。”
  阿桩一脸憨厚的汇报,而楼之岩心里却是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