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简单难掩心疼di kan着他,“你还这么小,会不会有人欺负你?”
  “不会。”
  丢丢先是浑身僵*ying *了一会儿,继而冷淡的回答,始终和简单保持着距离,kan也不kan她。
  “* na *你手背上怎么会有伤疤的?!”
  丢丢酷酷的换了个hands(* shuang * shou *)*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兜的姿势,简单这才注意到儿子的手背上竟然有一块伤疤,还在渗血!
  顿时心中一股无名huo *窜了起*| lai |*,她jin jin 咬着牙,强忍着心中的怒huo *!
  是谁,居然敢欺负她的儿子?!
  楼之岩是不是找人打了丢丢,还是丢丢受了别人的欺负?
  三岁多的丢丢应该上幼儿园了,楼之岩肯定也不会让他接受任何教育……
  顿时各种担忧都毫无保留的涌上心头,简单jin jin 咬着**,无力的想到。
  “……不小心碰的。”
  丢丢可疑di 迟疑了一会儿,转过脸去冷冷的回答。
  “怎么可能?!你不要动,我去拿药shui **| lai |*。”
  简单处于震惊和愤怒的情绪当中,以至于没有kan到自家儿子有些不自然的脸色,而是着急的去找阿桩拿药shui *。
  丢丢则是一脸冷酷的把小脸转到一边去,表情很是古怪起*| lai |*。
  咬着**纠结又好笑,* na *个锅盖头……
  “媳妇,媳妇!”
  “媳妇儿等等我啊,我刚刚忘记补充了,你不光是bird(niao )大,还很帅!”
  * na *个锅盖头还在他Behind(shen hou)跟着,而且笑得贱兮兮的,“媳妇儿媳妇儿,你太帅了……”
  “闭嘴。”
  他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走着,冷漠的开口,“我不是你媳妇,滚开!”
  “你就是你就是!”
  丢丢一个趔趄,完全没想到* na *个锅盖头居然一把抱住了他的后背,激动di 蹭*| lai |*蹭去。
  “不要不好意思嘛~~~你太美了,小美人儿给我亲一口可好?”
  丢丢瞬间就不淡定了。
  小脸迅速的Red(* hong *)了起*| lai |*,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只能回头清冷的瞪了锅盖头一眼,继续强装淡定的朝着前面走去。
  “等一等我啦……”
  锅盖头气喘吁吁的追了上*| lai |*,二话不说拉起他的小手就“咔嚓”咬了一口,顿时殷Red(* hong *)的血珠子就冒了chu **| lai |*。
  丢丢:“……”
  一脸严肃的瞪着面前的锅盖头,↓一秒却被笑嘻嘻的抹了抹嘴的锅盖头气的转身就走。
  锅盖头笑眯眯的kan着他,没羞没躁的抹了抹嘴巴:“媳妇儿你真甜……”
  “……”
  等到丢丢从对锅盖头的回忆当中走chu **| lai |*的时候,简单已经拿着药shui *走了jin **| lai |*。
  小心翼翼di 拿起棉签沾了沾药shui *,简单抬起头心疼的kan着儿子。
  “把手shen chu **| lai |*,我帮你涂药shui *。”
  她小心扶着儿子的小手,丢丢这次倒是没有拒绝,小脸上带着点复杂的表情kan着她。
  简单轻轻di 涂抹在丢丢的手背上,又轻轻di 帮他chui 口欠了chui 口欠,“还痛吗?”
  小丢丢垂↓眼睛严肃的kan着* na *被药shui *涂抹上了的手背,沉* yin *不语。
  “要是受了欺负你就告诉我,知道吗?妈妈虽然不能帮你什么,可是帮你chu *chu *主意还是行的……”
  “我不需要。”
  丢丢像是触电一样di 猛di 收回小手,冷漠di kan着她。
  “我说过了,没人欺负我,这是我不小心碰伤的!”
  “碰伤怎么可能有牙印?!”
  简单毫不留情di 揭穿了儿子的谎言,一言不发的把他的小手拉过*| lai |*,小心翼翼的捧着,撕开小熊图案的创可贴。
  “受了伤要记得清洗医治,否则伤口会发炎。”
  她垂↓眼睛一边仔细的清理着丢丢的伤口,一边絮絮叨叨的开口,“不可以晾在空气当中,否则会有很多细菌jin *入你的伤口……”
  “……”
  丢丢jin jin 的抿着**,沉默了一会儿没说话。
  简单细心的帮他处理过伤口,小心的kan了又kan,这才把他的小手放↓,心疼的kan着他,“丢丢,你要相信妈妈和爸爸,我们一定会把你救chu **| lai |*的。”
  “先管好你自己吧。”
  丢丢冷漠di 开口,握着小拳头转过脸去,生*ying *的kan也不kan她。
  “我已经很大了,会处理自己的事情。”
  “你才三岁。”
  简单无奈的摇头。
  三岁的孩子正是在父母怀里要糖果的年纪,可是丢丢已经自立到了这种程度。
  他和墨枭很像,聪明的惊人,也独立的惊人。
  简单清澈的眸子里倒映chu *孩子冷冷的侧脸,她仰起头认真的kan着。
  * na *狭长的眸子里写满了清冷,虽然稚气未tuo *,可是浑身的气势已经显露无疑了。
  丢丢才三岁,可是却比小小* gao *chu *一截。
  再想想她和墨枭之间的身* gao *差距……简单不由泄气,难道这就是万恶的基因差异?
  小脸上是一派严肃的表情,偏偏稚tender(nen)的脸蛋上五官深邃又精致,kan上去像是一个洋娃娃一样,却比洋娃娃的气场大多了。
  要是墨枭kan到丢丢,就一定不会觉得这是她和楼之岩的孩子了,因为丢丢和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chu **| lai |*的。
  想到墨枭,简单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不愿意认↓丢丢。
  只是无论如何这个孩子都是他的,是她和墨枭当年的爱情结晶。
  她相信墨枭在kan到丢丢之后会改变想法,也相信墨枭并不是像是楼之岩* na *种会虐待孩子的人。
  jin jin 的咬着**,简单深深的kan着面前的小丢丢。
  “丢丢,你记住,你的爸爸是Y国尼克家族的继承人尼克墨枭,你还有一个sister(* mei mei *)叫做小小,你的外婆叫做路易莎……如果妈妈chu *了什么事没办法把你带回去了,你就自己去想办法找他们,他们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她认真的kan着面前的丢丢一字一句的开口,现在楼之岩的态度越*| lai |*越奇怪了,而且她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能从大山里chu *去的办法。
  也许她会chu *事,但是在这之前她一定会想办法把丢丢救chu **| lai |*。
  他* na *么聪明,想必可以找得到墨枭。
  “你不要再说这些了,我不想听!”
  可是简单却没想到面前的丢丢却脸色厌恶的捂住了耳朵,* na *一双冷清的眼睛定定的kan着面前的简单,“我要回去!”
  “让妈妈再kankan你……”
  想到丢丢又要离开,简单心里不禁涌起一股强烈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