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简单:“……”
  墨枭邪mei (鬼末)的勾唇。
  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安静↓*| lai |*,简单懊悔的咬着**,她刚刚居然忘记了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就是先让小小chu *去。
  ↓一秒body(* shen | ti *)一轻,简单居然直接被墨枭抱了起*| lai |*。
  “喂!”
  简单吃惊的拍打着墨枭,“你你你放我↓*| lai |*啊!”
  小小还在旁边呢!
  “嗡嗡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 lai |*,墨枭kan也不kan,而是抱着简单继续打算换个di 方亲hot(英文:hot,中文:re )一番。
  然而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却好像不打算放过他一样,不停震动着。
  简单终于忍不住开口,“要不你先接一↓电话……”
  墨枭↓颚绷得jin jin 的,一言不发的拿起手机,按↓接听键。
  “少爷!”
  墨明城焦急万分的声音传*| lai |*。
  语气冷的像是要结冰,他淡淡的开口:“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咳咳,少爷,夏杉被楼之岩绑架了。”
  墨明城有些尴尬的开口,只是声音里更多的则是焦急,“我们昨天刚把慕长风收押在监狱里,没想到楼氏的人还盯着他侄女,结果趁虚而入,把夏杉绑架了。”
  “什么?!”
  简单震惊di 开口,她竟然不知道墨枭什么时候收押了慕长风!
  而且夏杉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可是现在却被楼之岩绑架……
  双眸顿时转向墨枭,简单jin jin 的抓住他的衣袖:“不行,夏杉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你不记得她帮过我很多次吗?她绝对不能chu *事……”
  “我知道。”
  * gao *大的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肃杀!
  而与此同时,乔氏集团的顶层。
  狂风猎猎作响,楼之岩* na *的冷笑声不断扩散开*| lai |*!
  他衣衫狼狈,眼神似乎疯狂,手中还举着一把银色的手*。
  “你们再往前一步,我就把她的头打碎。”
  楼之岩漫不经心的开口,只是眼中疯狂的嗜血却足以让所有人惊呆!
  “嘶……”
  冰冷的手*jin jin 的贴在夏杉的额头上,她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jin jin 的咬住**!
  “嘭——”
  *把重重打在她的脸上,夏杉* na *jiao (女乔)tender(nen)的小脸顷刻就已经Red(* hong *)了一片,却依然jin jin 的咬着**,一声不吭!
  “pa 口拍——”
  一个银色的手机被楼之岩扔到夏杉面前,冷冷kan着被绑在顶层的一根米且cu 丬士zhuang 的钢筋上,头发散乱的夏杉。
  “我再说最后一遍,给你叔叔慕长风打电话!”
  “你……打给他也没用。”
  夏杉缓缓di 抬起头*| lai |*,清澈的眼眸当中流淌chu *一丝像是嘲讽,又像是怜悯的神情,“我叔叔因为你得罪了尼克少爷,现在已经被关在监狱里面,何况这些全都是你自作自……咳咳咳!!!”
  她还没说完,脸庞上就又被狠狠的打了一↓,顿时再次浮肿!
  “把这里的情况jin *行转播,派人送到监狱里给慕长风kan。”
  楼之岩冷冷的开口,这就是在最后时刻慕长风临时倒戈,居然拒绝最后和他合作的↓场!
  “我和你叔叔合作过不↓十次,可是最后这次他竟然拒绝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资金不会突然周转不过*| lai |*,也不会这么轻易被云枭集团收购!”
  楼之岩暴怒的声音传*| lai |*,深仇大恨他自然要去和墨枭算,可是他也绝对饶不了慕长风!
  “呵……”
  夏杉缓缓di 闭上眼睛,唇角露chu *一丝嘲讽的笑意。
  “* na *你恨我就好了,是我不让他继续和你合作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狼心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肺,只会算计人的卑鄙无耻的男人,配不上叔叔和你合作!”
  她坚决的开口,↓一秒熟悉的声音却在耳边传*| lai |*。
  楼之岩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接通了实时转播,并且把慕长风* na *边的情况也播放在屏幕上,就放在夏杉面前!
  “小衫……”
  慕长风显然在监狱里面过的也不好,脸色苍White(颜色bai )憔悴的kan着面前的夏杉,心痛不已的叫着她的名字!
  “叔叔!”
  夏杉的眼泪几乎是在瞬间就涌了chu **| lai |*,却又被她狠狠的(bie)回去,“你不用愧疚,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我一点都不疼,真的!”
  “楼之岩,放开小衫!”
  慕长风早已心痛到了极致,几乎是在朝着屏幕这边的男人怒吼,“你有什么条件可以直接朝着我*| lai |*,用不着对她↓手!”
  “原*| lai |*首相大人也有这么心痛的时候。”
  楼之岩却是一阵冷笑,狞笑着开口,“只是现在的你在监狱里,什么都没有了,又拿什么和我谈条件?”
  “你……”
  慕长风心痛的kan着夏杉,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
  他过去帮了楼之岩太多太多次,现在更是被墨枭关在监狱里,想要chu *去kan一眼夏杉都不可能,别说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了。
  颓然di kan着面前的夏杉,他深深叹息。
  “小衫,是我不好,没能保护好你……”
  夏杉今口 han 着眼泪努力的摇头,不,不,他已经做到很好了!
  楼之岩最kan不得这样恩爱的戏码,狞笑了一声* gao ** gao *的抬起手*| lai |*,正打算扣动手中的扳机!
  “等一等!”
  简单的声音却突然传*| lai |*,楼之岩qing bu zi jin 的一愣,手中动作也停了↓*| lai |*。
  墨枭和简单两人chu *现在乔氏集团的大厦顶层,Behind(shen hou)还跟着众多装备齐全的保镖,端着手*警惕的kan着面前的楼之岩。
  乔氏集团的***早已聚集了大批的观众和媒体,此刻闪光灯不断的闪烁着。
  简单心痛的kan着被折磨的已经快要不成形的夏杉。
  “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什么都没做,楼之岩你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
  楼之岩表情古怪的kan着她,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冷笑起*| lai |*。
  “当然是为了活↓去了,简小姐,如果不努力活↓去,我又凭什么拥有你?!你已经成为了我这辈子的魔障,永远都勘不破!”
  “你不能伤害夏杉!”
  简单眼见楼之岩再次抬起手*| lai |*,忍不住尖叫一声,双眸当中写满了jin 张的神色!
  慕长风顿时眼前一阵发晕,挣扎的朝着镜头大吼,* na *一向温文尔雅的形象也早已消失不见,眼中只有对夏杉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