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大门旁边站着两个威严的侍卫,人* gao *马大的,手中还端着*,kan起*| lai |*很是警戒。
  “前面的是谁?”
  简单才刚刚走到门口,其中一个侍卫就已经警觉的开口,顺便jin 了jin 手中端着的*。
  “是我。”
  简单↓意识的回答,手脚一阵发凉,在脑子里飞快的思考着要怎么样才能成功的混jin *去。
  “你是谁?”
  * na *人警觉di 追问,“我从*| lai |*没有见过你!”
  “我……”
  她绞尽脑汁的想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脑门上都沁chu *了冷汗。
  “哎呦你总算是*| lai |*了,快jin **| lai |*。”
  ↓一秒一个穿着black(hei )色仆人装的中年男人抱怨着走了过*| lai |*,一把把她拉jin *城堡大门里!
  两个侍卫皱眉,“老林德,她是什么人?”
  “是今天要*| lai |*的新仆人,前几天我和伯爵大人说过了的,我的一个远方侄女。”
  他点头哈腰的说道,顺便狠狠推了一把简单:“还不快点jin *去,愣在这里做什么!”
  “啊,好的。”
  简单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愣了一会儿之后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抬起脚朝着城堡里面走去。
  这个城堡,很大。
  但是显然没有经过什么精心的处理,反而处处都显示着粗犷的感觉,尤其是整个城堡都是哥特式的装修风格,再加上城堡外面sen lin(木木木很多树)的掩饰,也的确太阴森了。
  怪不得外界会这样传闻。
  简单默默的想着,被老林德带着朝着城堡里面走去。
  “小时候和你见过一面,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
  他感慨的kan了简单一眼,“比小时候长得好kan多了!”
  “林德叔叔……”
  简单正酝酿着要怎么问一↓墨枭的去向,就被他不满的打断了,“叫我林德舅舅!”
  “呃,林德舅舅,这别墅的主人是谁啊,我怎么没见到?”
  “玛丽,我不是在信上和你说过了,不要问主人是谁。”
  林德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惊慌,语气凝重的叮嘱着简单:“也不要试图和这城堡的主人说话,如果有这样的差事你就躲得越远越好,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舅舅。”
  简单乖巧的点头,默默记住了玛丽这个名字。
  墨枭为什么住在这个di 方,还有他为什么不让仆人说他的名字?
  心里的疑惑越*| lai |*越大,简单垂着眼睛不动声色的跟在所谓的“舅舅”Behind(shen hou)。
  “我告诉你,城堡主人不是你能招惹的,你也千万不要做一些愚蠢的举动,【gou && yin】过他的女人全都被埋在后山了,明White(颜色bai )吗?!”
  他严肃的开口,简单顿时愕然的点头。
  “明White(颜色bai )了,可是为什么?”
  “等你见到了就知道了。总之你要是chu *了事舅舅也保不住你,只能拿点钱给你母亲安葬你了。”
  林德郑重的叮嘱,转而把一份城堡di 图,和一件black(hei )色仆人装递给她:“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熟悉一↓城堡,方便以后你的工作。记住我刚刚和你说过的话,舅舅明天再*| lai |*kan你。”
  “好的。”
  简单乖巧的点头,眼睛一阵发亮。
  太好了,有了di 图她就不用* na *么多顾忌了,直接去墨枭的房间里等着他!
  整个别墅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客厅和餐厅等等,第二层是住的di 方,第三层是书房……
  简单kan着城堡di 图,瞳孔一阵jin 缩!
  这个城堡,和他们在Y国住的城堡布局一模一样。
  只有墨枭住的位置换了,从他原*| lai |*住的* na *个房间换成了她住的* na *个。
  这是不是代表着,墨枭其实也在想念她呢?
  简单jin jin 的咬住了**,心脏不停的跳动着。
  “你就是* na *个新*| lai |*的玛丽?”
  她正呆呆的站在大厅里对照房间,一个不客气的声音顿时传*| lai |*,还带着点儿尖细。
  “是我。”
  她猛di 回神,kan见一个穿戴整齐,袖口上还别着一个金色小牌子的女人走了过*| lai |*,尖刻的上↓打量她。
  “我以后就是你的领班了,该记住的事情老林德嘱咐你了没?”
  “都说过了。”
  简单连忙回答,有些心虚的垂着眼睛。
  “嗯。二楼有几间房间落灰了,你去擦gan 净,明天我再给你分配具体任务。”
  女人冷然的说道,塞jin *她手里一条抹布之后转身离开。
  简单盯着手中的抹布,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墨枭也住在二楼,说不定她可以见得到这墨枭了。
  ……
  “呼,好累……”
  任劳任怨擦了一↓午,简单早已精疲力尽,打开房间想kankan还剩↓几个房间。
  “一,二……”
  她认真的计算着,↓一秒一楼的大门却传*| lai |*一个毕恭毕敬的声音,整个城堡里的气氛也顿时变得jin 张起*| lai |*!
  “伯爵大人,您回*| lai |*了。”
  “嗯。”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墨枭冷淡的kan了一眼站在门口诚惶诚恐的仆人,大步走jin *城堡。
  只是刚走了两步,脚步顿住。
  浓眉微微皱起,深邃鹰眸当中闪过一丝疑惑神色,凌厉的kan向身边的仆人!
  “今天有人*| lai |*了?”
  “没,没有啊。”
  * na *仆人满脸疑惑,“伯爵大人,我,我一直都在大厅里收拾东西,没见到有客人*| lai |*啊。”
  而且就算是有客人*| lai |*也要经过伯爵大人的同意才行,否则显然是jin *不*| lai |*的。
  墨枭浓眉皱的更jin 。
  他似乎闻见了一股熟悉的馨香……
  “怎么了伯爵大人,是不是我东西摆放的不合您的心意,我再重新弄一↓吧。”
  * na *仆人慌慌张张的开口,完全没想到一向都不管这些事情的伯爵大人居然会突然问起。
  “不必。”
  * na *熟悉的味道好像又远去了一些,墨枭怀疑di 扫视了一眼大厅,二话不说转身上楼。
  简单jin 张的拿着手中抹布,只觉得双* tui *都在发抖。
  她刚刚趁着墨枭和仆人交谈的时候躲jin *了墨枭的房间里,装作擦拭东西的样子站在角落里。
  他的房间里面可真black(hei )啊。
  又black(hei )又冷,简单发抖di 抱着胳膊,感觉快要被冰冻了。
  “咔嚓。”
  开门的声音传*| lai |*,简单顿时浑身僵*ying *。
  机械di 拿着抹布擦拭东西,她只希望墨枭没认chu *她穿着black(hei )色女仆装的样子,别把她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