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kan了一眼两个大汉疑惑的表情,简单只能又解释一遍,“就是乔,你们能和他说一声吗?我们是朋友。”
  “朋友?”
  一个皮肤黝black(hei )的保镖疑惑的重复了一遍,他们可不知道这个神秘的乔先生居然在这里也有朋友。
  “是的,朋友。”
  简单肯定的回复,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jin *去和楼之岩汇报。
  * na *个人很快就chu **| lai |*了,对简单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了许多,“简小姐请jin *,乔先生听到您*| lai |*很* gao *兴。”
  简单复杂又愧疚的抿了抿唇,默默推开门。
  kan到躺在病chuang shang 的楼之岩的瞬间,简单qing bu zi jin 的愣住了。
  楼之岩浑身都包裹着厚厚的绷带,* na *张原本温和俊秀的脸上现在也肿了大一块,嘴角还残留着青紫的痕迹,咽喉部位虽然涂了药shui *,但是还是能kan得到有锋利的刀痕。
  他依旧温和的抬起眼睛,若无其事的笑着kan向简单,“你怎么*| lai |*了,昨晚吓坏了吧?还好没事。”
  “昨晚非常抱歉,我是一直在找人救你的,可是街上一直都没人,后*| lai |*我又遇见了* na *个戴面具的人,就……”
  简单有些愧疚的解释,却被楼之岩打断。
  “没事,你kan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na *个戴面具的人也被我弄伤了。”
  “我知道,所以他没把我带走,这件事多亏了你。”
  简单真诚的说道,说实话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挂了,根本没想到楼之岩居然会*| lai |*救她。
  “一点小事,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楼之岩深情的望着她说道,眸子里充满了关心。
  简单顿时咳嗽一声,转移话题。
  “话说,你当时怎么会知道我在* na *儿的?”简单好奇的问。
  楼之岩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不自然,又恢复原样。
  “我只是想随便转转,没想到刚好遇见你了,对了,我借助了使者馆的力量在报纸上发了声明,* na *个人小* tui *受了伤,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
  楼之岩若有所思的说道,他总觉得这个人似乎对他很熟悉。
  但是这就怪了,他才刚刚*| lai |*到Y国,怎么会有人认识他?
  “你先养好伤最重要。”
  简单关心的说道,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又想起* na *块熟悉的布料*| lai |*。
  难道,这人是皇室的?
  “你是不是心里有怀疑的人选了?”
  楼之岩kan到简单在沉思,kan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思考……”
  “咳咳咳!!!”
  简单无奈的摊了摊手,只是还没把话说完,就听见楼之岩开始不停的咳嗽。
  咳嗽到最后,声音都嘶哑了。
  “护士,护士!”
  简单慌张的开始叫医生,只是叫了两声之后楼之岩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叫了。
  “我只是有点渴了,方便帮助我喝点shui *吗?”
  楼之岩声音沙哑的说道,再加上* na *一身因为简单才引起的伤痕,任谁也没法拒绝。
  简单默默的点了点头,“好。”
  调了一杯*起*| lai |*温度刚好的shui *,简单↓意识的想要递给楼之岩,这才发现他就连手上也缠满了绷带,何况肩膀上还打了石膏。
  显然没办法自己喝shui *。
  简单犹豫了一瞬,想到楼之岩昨晚的奋不顾身,只能*ying *着头皮拿起勺子。
  简单,你不要想太多,就当做是在喂幼儿园小朋友吧。
  在孤儿院做义工的时候你不是经常这样做吗?
  简单默默的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这才觉得心里坦然了很多。
  拿起勺子装满了清shui *,放到楼之岩有些gan 涸的唇边,“啊——张嘴——”
  楼之岩忍不住笑了起*| lai |*。
  他笑容很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也有些无奈的kan着简单,“说实话,你是不是把我当做小孩子喂了?”
  “这些都是细节,哈哈,你不要在意。”
  简单尴尬的开口,还打了个哈哈。
  楼之岩顺从的低↓头,喝了一口shui *。
  “*| lai |*再张嘴——”
  简单习惯的拿着勺子,拖长了声音。
  楼之岩再次顺从的张开嘴巴,只是眼眸却深深的kan着简单。
  她微微的歪着头,专注而又认真的kan着勺子里的shui *。
  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阳光从病房的窗户外打jin **| lai |*,* rou *和了她的侧脸轮廓,kan起*| lai |*温* rou *又动人。
  要是他们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如果他当时一↓就把简单认了chu **| lai |*,如果他没有被李敏芝和简琪* na *两个女人误导,伤了简单的心。
  * na *现在在一起的一定是他们吧?
  楼之岩憧憬的想着,嘴角也忍不住露chu *一抹温* rou *的笑意*| lai |*。
  简单诧异的kan着楼之岩。
  “你在想什么,勺子都快要被你ken *掉了。”
  楼之岩尴尬的沉默了一瞬。
  “我在想,如果时间还停留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一定会睁开眼睛kan你一眼,牢牢的把你记在心里,然后……”
  然后等到醒*| lai |*就一定要找到你,保护好你,不会再让面前这个叫做简单的女人受到哪怕一点点的伤害。
  楼之岩还没把心里话说完,就听见“咣当”一声。
  “啊!”
  简单慌乱的声音响了起*| lai |*,“抱歉抱歉,我把shui *弄撒了……你没事吧?”
  简单急急忙忙的站起身*| lai |*,这才发现楼之岩倒是没什么事,她穿的裙子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透了,透明的温shui *还在滴滴答答的往↓流。
  楼之岩咽↓还没说完的话,连忙扯了纸巾,用* na *只还算完好的左手帮她擦拭,“怎么这么不小心?”
  “呃……”
  简单也是一阵无语,她还不是被楼之岩吓得了,居然又说起*| lai |*了当年的事情,还说的* na *么煽情……
  她有点害怕楼之岩等会儿会说chu **| lai |*什么奇怪的话,心里一jin 张,手里的shui *杯就刚好倒在了裙子上。
  她今天穿得是一件半纱的裙子,shui *洒上去之后显得更透明了一些,White(颜色bai )皙的* tui *部肌肤简直就是ruo * yin * ruo * xian ……
  楼之岩一边帮她擦拭,一边可耻的chu *了神。
  简单正慌乱的也扯了纸巾,一回头却发现楼之岩满脸的血!
  “啊!!”
  她吃惊的大叫,“楼之岩你怎么满脸是血,你流鼻血了!”
  “我……”
  楼之岩尴尬的拿着手里的纸巾,天啊,太丢人了!
  何况还是在简单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