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尼克少爷,M国外交大臣不(曰)ri 就会*| lai |*到我们皇室,女王陛↓说了由尼克亲王和您负责接待。”
  仆人毕恭毕敬的说道,房间里很快静默一瞬。
  “M国……”
  墨枭懒洋洋的重复一遍,只是眼神当中却猛di 闪过一抹犀利,“他们什么时候*| lai |*?”
  “三天后的飞机,届时M国的一位公主也会过*| lai |*,尼克亲王让我过*| lai |*和您提前说一声。”
  仆人小心的说道,墨枭漫不经心的颔首。
  “知道了,↓去吧。”
  ……
  简单再次*| lai |*到学校的时候,不少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kan着她。
  探究的,好奇的,厌恶的,害怕的……
  简单从*| lai |*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里面竟然可以装得↓这么多情绪,旁若无人的直接忽视了众人的视线,径直穿过班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你可算*| lai |*了。”
  夏杉松了口气,有些轻松的朝着简单笑,“你要是再不*| lai |*我就怀疑是不是尼克亲王大发雷霆,把你揍了一顿。”
  本*| lai |*是开玩笑说的,结果简单居然沉默了一会儿。
  “他没打我。”
  她复杂的动了动**低声的说道,“他只是揍了墨枭一顿……”
  “……”
  夏杉惊讶kan着她,不过在她的印象里面尼克亲王一直都是个huo *爆脾气,能做chu *这种事情*| lai |*并不奇怪。
  “对了,你知道上次宴会上* na *个凯茜吗?”
  夏杉转了转眼睛,故意找了一个轻松一点的话题*| lai |*说,“你猜猜她现在是什么结局。”
  “什么?”
  简单诧异的问道,不会是彻底变成了秃子吧。
  “她的头发有没有长chu **| lai |*我不知道,不过很有可能是长不chu **| lai |*了。”
  夏杉很有深意的说道,“因为她从学校彻底消失了,就像是从*| lai |*没有这个人存在过一样。”
  “啊?”
  简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说起*| lai |*富雨佳好像也好久不见了,难道也是……
  “我们学校还有好事的去查了她的档案,居然就连档案都不在了,你知道档案消失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吗?说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 na *人的存在了。”
  夏杉神神秘秘的说道,“这一招简直太狠了!现在你知道他们为什么用* na *种害怕的眼神kan着你了吧,heng(哼哈二将),全是活该!”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墨枭做的。
  简单默默的垂着眼睛,只是想到昨晚的事情脸色不由得一Red(* hong *)。
  “对了,我刚刚kan你走jin **| lai |*的时候一瘸一拐的……”
  夏杉疑惑的问道,今天简单走路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吧。
  脸色一Red(* hong *),当然不会告诉夏杉她是被谁弄成了这样。
  于是支支吾吾的开口,“嗯,我当时也替墨枭挨了一↓。”
  “* na *一定很痛吧。”
  夏杉惊讶的开口,kan简单这小身板瘦弱的,就知道她肯定很痛很痛。
  “还好吧。”
  简单今口 han 糊的转移了话题,她不想和夏杉再继续议论这个了。
  ……
  潮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的海边。
  凯茜艰难的拿着大袋子,原本浑身华贵的衣服全都不见了,穿的破破烂烂不说,**自然也用不起,* na *张原本就kan起*| lai |*不怎么美丽的脸现在更是丑的要命。
  艰难的弯↓腰去,拾起海滩上的一个瓶子。
  她只不过是被伊莎公主吩咐*| lai |*对付简单而已,却没想到最终的后果是失去了她的所有。
  原本虽然不是很华贵,但是也算是在皇室当中有点di 位的家庭没有了,他们所有人的身份都没有了,现在只能靠着捡瓶子*| lai |*维持生活,还要时刻担心警察会把他们驱逐chu *Y国。
  “全都是简单* na *个女人,等我重回皇室的* na *一天一定要狠狠的整死她!”
  凯茜愤怒的对天发誓,破旧的衣服在海风当中被chui 口欠的哗啦啦响。
  “咯咯咯咯……”
  诡异的笑声突然在她身边响起,原本就是惊弓之bird(niao )的凯茜顿时狠狠的吃了一惊,↓意识的后退。
  一个* gao *大的男人不知何时chu *现在她Behind(shen hou),带着一个淘气的孩子面具,面具后面的眼眸都笑弯了。
  “美丽的小姐,你好啊。”
  他语气古怪的开口,但却给人一种很轻松的感觉,还带着点淘气:“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凯茜疑惑的kan着他。
  他们有见面过吗?
  不过kan他的身* gao *和轮廓也一定是一个很帅很英俊的男人,说不定之前真的在皇室里见过,只不过是她没注意到。
  要是能凭着她的flower (hua )容月貌勾搭上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就什么都不用发愁了。
  这个念头在心中一闪而过,很快她就仰起脸朝着面前的男人灿烂的笑,“是吗?我也觉得你很熟悉。”
  “咯咯咯……”
  男人又调皮的笑了,歪着头朝着她shen chu *手,“* na *要不要和我一起玩?我可以给你礼物和糖果。”
  礼物!
  要知道她已经多久没收到过礼物了,说不定这次的礼物可以让她不用再继续捡瓶子。
  于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好啊!我要最贵的礼物。”
  “最贵的可不能给你,不过我随你挑选吧。”
  * gao *大的男人耸了耸肩,凯茜很快跟着他走上了一个* gao *耸入云的大厦,并且坐上了电梯。
  男人从电梯里走chu **| lai |*之后,步伐诡异的变得很快。
  “喂,你等等我,我走不快的!”
  凯茜有些着急的开口,不是说要给她挑礼物吗?
  她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眼前的男人好像又消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
  还没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就眼前一black(hei ),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再次醒*| lai |*的时候是被绑在大厦的楼顶上。
  一低头就是万丈深渊,凯茜顿时吓得浑身发抖,一股难闻的异味传*| lai |*。
  只是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她就被吓得尿ku 子了。
  “这些礼物……你想要哪一个呢?拿着这些礼物,你就可以做可爱的天使了哦。”
  男人从口袋当中翻chu *一堆人类骨骼,认真的开始询问,“这个,还是这个,这个……”
  “啊啊啊啊!!!”
  凯茜什么也听不jin *去了,她遇见了一个变态,一个超级的变态!!!
  尖叫声还没停止,凯茜就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浑身一颤,被人狠狠的割断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