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对三方的伤害减低到最轻吧。
  而且,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于是她轻轻的咬了咬唇,脸色苍White(颜色bai )的近乎透明,“我先暂住在雷总家里,希望雷总不要嫌弃。”
  “不会的。”
  雷振霆连忙表明态度,又kan向尼克亲王,“尼克少爷和简单的恋情闹chu *这么大的动静,昨天在生(曰)ri 宴会上更是全部贵族都知道了,要是再以亲生女儿的名义归属在你名↓,恐怕会引起不少议论。”
  “heng(哼哈二将),他们敢!”
  尼克雷恩冷冷的说道,心中却很清楚雷振霆说的是对的。
  “不如先让她认你做gan 女儿,跟着我回去,等查清楚了再说。”
  雷振霆的语气依然是不jin 不慢的,可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尼克亲王不甘心的沉思了一会儿,也只能black(hei )着脸点点头。
  现在只能这么做了。
  墨枭则是不敢置信的kan着怀里的女人,怒气满满的叫她名字,“简单!!”
  简单只能苦笑。
  墨枭心里满满的都是怒huo *,jin jin 的抱住简单以表示谁都别想将她带走。
  “我不管,在没有完全的证据证明简单是童瑶之前,谁都别想带她走!”
  他霸道的说道,简单怎么可能是童瑶?
  她们根本就没有一丝相像的di 方,甚至如果雷振霆不chu *现,他都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父亲不想让他和简单在一起,故意☆ɡao 扌高☆的乌龙了!
  “我记得童瑶腰上有一颗Red(* hong *)色的痣。”
  这次尼克亲王反常的没有发怒,而是异常冷静的开口,“kankan简单腰上有没有,基本就能确定了。”
  墨枭的脸色有一瞬间变得铁青,却依旧万分执拗的不肯放手,“腰上有痣的人Y国* na *么多,你凭什么就认定简单是童瑶?!”
  “童瑶腰上的* na *颗痣是心形的,整个Y国独一无二。”
  尼克雷恩却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
  他的女儿他怎么会不知道,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一秒,墨枭脸色惨White(颜色bai )。
  “不,这不可能……”
  他低声的喃喃自语,满脸的不可置信!
  每天丈量过的di 方,他当然无比的清楚简单腰上* na *颗痣和形状。
  如遭雷劈的低↓头,kan着怀中jin jin 抱着的女人,墨枭大手开始剧烈的发抖。
  尼克雷恩则用眼神示意简单回答。
  简单缓缓站起身,她今天穿的裙子正好在腰部是镂空的,直接将它撕开。
  Red(* hong *)色的心形胎记顿时chu *现在在场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墨枭脸色苍White(颜色bai ),踉跄的起身,↓意识的依旧想要拉住简单。
  而雷振霆和雷恩则是无比震惊的kan着* na *颗痣,眼中不约而同的露chu *欣喜。
  一个人的容貌可以变化,声音也可以变化,但是这颗痣的确是童瑶小时候* na *颗一模一样!
  这↓可以确定了,简单的确是童瑶。
  简单的眼圈瞬间就Red(* hong *)了起*| lai |*,却↓意识di 躲开了墨枭的怀抱。
  如果是真的,他们这样是不可以的。
  墨枭不敢置信又心疼的kan着眼圈通Red(* hong *)的简单,倔强的再次shen chu *手想要拉住她。
  简单再次躲开了他,低低的说道:“墨枭,对不起。”
  他浓眉一皱,心痛的不能呼xi 口及,简单为什么要和他道歉??
  她什么事情都没做错,完全用不着道歉!
  被简单一分神,墨枭顿了两秒才觉察chu *周围的一丝异常,只是还没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已经猛di 被人按住!
  ↓一秒胳膊一痛。
  他眼前一flower (hua ),不敢置信的倒在di 上,尼克亲王带*| lai |*的几个手↓则是拔chu *镇定剂针管诚惶诚恐的↓跪。
  “尼克少爷,对不住了。”
  墨枭眼前一阵模糊,心里更是怒气攻心,却只能眼睁睁kan着简单跟着雷振霆消失在门口!
  尼克亲王则是复杂又恼huo *的kan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转而冷冷di kan向所有在游艇里的,目瞪口呆的工作人员。
  “知道chu *去该怎么说吗?!”
  他冷冷的问道,工作人员们顿时一阵惶恐,其中一个chan dou (颤抖吧!凡人!)着声音,“知……知道……简单小姐是您的gan 女儿,尼克少爷从*| lai |*没和她求婚过。”
  雷恩这才沉着脸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
  简单被雷振霆带回去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管家惊讶的迎接,眼神复杂的kan着眼睛Red(* hong *)Red(* hong *)的简单被雷振霆带jin **| lai |*。
  张了张口正打算说什么,雷振霆已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闭嘴,倒茶。”
  管家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倒了一杯茶递给简小姐。
  简单捧着手里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茶杯,静静的垂着眼睛,半晌才沙哑的说chu *一句话,“谢谢您。”
  “不用谢,我也是为了……你的母亲。”
  他眼神复杂的kan着简单,心里是万千感慨。
  这件事也许和他没什么关系,可是他不能眼睁睁kan着* na *个女人的女儿掉jin *huo *坑。
  “我的母亲,是谁?”
  简单捧着手中茶杯,hot(英文:hot,中文:re )气氤氲,却连张口的心情都没有,而是淡淡的开口,问chu *心中* na *个一直缠绕在心中的问题。
  这个问题她已经想了二十多年,现在终于要有答案了。
  “是路易莎,女王的亲sister(* mei mei *)。”
  雷振霆艰难的开口,将他藏在最心底的* na *个名字说了chu **| lai |*,“我曾经跟她两情相悦,可最终没有走到最后。”
  路易莎。
  简单在心中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心中复杂的感觉呼之yu (谷欠)chu *,可是脑海当中偏偏又没有一点点的印象。
  女王sister(* mei mei *),* na *身份一定很尊贵吧。
  简单默默的想着,“我能不能见一见她?”
  雷振霆这次迟疑了一↓。
  “你母亲丢失你之后精神上chu *了很大问题,现在已经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了,上次希尔达*| lai |*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回去,打算让她熟悉了之后再和你见面。”
  雷振霆解释道,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心痛。
  “原*| lai |*是这样。”
  简单轻轻的开口,却完全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自己的母亲最后却跟尼克亲王生↓了她。
  这么算起*| lai |*,她是在墨枭chu *生几年后才有的。
  怪不得整个尼克家谈起童瑶都会色变,因为她在一定程度上是si 禾厶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