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慕乔乔顿时阴冷的kan过去,夏杉真是越*| lai |*越胆大妄为了,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让她chu *丑!
  “墨枭哥哥和我说过好几次一起跳舞了,我觉得还没订婚就这么张扬不太合适。”
  慕乔乔气的牙都快咬碎了,只能勉强维持着脸上端庄的表情,kan似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心里已经将夏杉骂了个千遍万遍!
  “夏小姐,据我所知你并不是慕家亲生的,也算不上正宗的皇室中人吧,贸然开口你觉得合适吗?”
  江映秋眯了眯眼睛毫无顾忌的开口。
  她本*| lai |*就不喜欢这个kan起*| lai |*老是羞答答的女孩子,还是乔乔这样懂事又贴心的最得她的欢喜。
  夏杉顿时脸色苍White(颜色bai ),表情也僵*ying *起*| lai |*,用力的咬住**。
  没错,这是事实不假,可是皇室当中很少有人知道。
  慕乔乔肯定是告诉了江映秋,而江映秋一向都不太喜欢她,这次直接说chu *了她的身世……
  顿时整个客厅变得一片寂静,许多从前还算交好的名媛都惊讶的kan着她,露chu *嫌弃的表情。
  “虽然小衫是我们收养的,但是这么多年我对她就像对家人一样的亲hot(英文:hot,中文:re ),就算是你故意在众人面前玷污我我也不会生气的。”
  慕乔乔虚情假意的说道,心中却是在不断的幸灾乐祸。
  她早就kan不惯夏杉* na *副成天清纯的鬼样子了,仗着年纪小就经常对她乱说话。
  慕长风也总是更偏心她,可是要知道她慕乔乔才是真正的慕家成员,body(* shen | ti *)里流动的是慕家血液!
  夏杉jin jin 的握着拳,心中愤怒不断的升腾。
  “我不是慕家收养的,从小我就跟在小叔身边,是他把我一手带大的,和小姑你好像没什么关系吧。”
  既然已经到了这种di 步,夏杉也没什么保留的了,“我只是kan不过去了,想替简小姐说两句公道话而已,如果不是平民,我们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享用美味的食物和Red(* hong *)酒吗?我们没有任何理由kan不起他们,而且简小姐今天的行为并没有错……”
  “夏杉,你不要以为我哥哥宠着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慕乔乔长久以*| lai |*早就对夏杉十分不满,尤其是夏杉差点儿和墨枭订婚的事情更是让她恨不得将眼前的女孩子踩在脚↓!
  “你不过是一个流落在街头的野种而已,说不定血统就是低贱到了骨头里的平民血液!哈,也怪不得你会帮简单说话,因为你们根本就是同样低贱的身份,是你自己把自己毁了,从今往后贵族里不会再有男人想娶你……”
  慕乔乔激昂的说道,眼中迸she chu *激动的huo *flower (hua )!
  哈哈,现在所有的贵族都知道夏杉是捡*| lai |*的了,再也不会有人娶她了!
  慕乔乔心中无比的满意,声音也是越*| lai |*越大越*| lai |*越粗鲁,正在继续喋喋不休的时候却被简单狠狠的一巴掌打了过*| lai |*!
  “pa 口拍!”
  清脆的响声在豪华的大厅当中回dang ,慕乔乔感觉到脸部一阵刺痛,伤口都被简单打的迸裂开*| lai |*,头上戴着的的双层面纱更是毫无防备di 跌落在di 上!
  “啊!!!”
  她惊恐的尖叫,飞快的捡起面纱重新zhao在脸上。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不少人也kan到了慕乔乔* na *满是伤疤**着的脸!
  “你们快kan她的脸是怎么回事?”
  “天啊,太可怕了,不会是什么传染病吧!”
  “* na *我们以后可要离她远点,省得也跟着毁容了……”
  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好传过*| lai |*,慕乔乔恨得咬牙切齿,只想现在就扑过*| lai |*把简单的脸抓flower (hua )!
  江映秋也不由自主di 愣住了。
  她虽然知道慕乔乔脸上有伤疤,可是却没想到这么可怕,吓得飞快的拉住身边仆人,“慕小姐脸上过敏了,赶jin 带她去楼上的房间休息!”
  “是!”
  仆人连忙答应一声,不由分说的拽着慕乔乔就朝着楼梯走去。
  简单冷笑一声,她是彻底被激怒了。
  一群自以为自己是皇室贵族的女人在这里喋喋不休,夏衫只是打抱不平为她说了几句话,就遭到这么惨烈的报复。
  sao (马蚤)乱当中江映秋惊讶di 发现首饰盒里刚刚还好好放着的一整套Polar设计品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na *可是她flower (hua )了大价钱buy(中文:gou mai)*| lai |*的!
  惊慌的环顾四周,简单xiong 前却正好戴着一模一样的xiong 针。
  江映秋顿时冷笑一声,声音又尖又厉的努力让整个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听到她的声音,“简小姐,你打了我的儿媳妇,现在又偷我的首饰是什么意思?!”
  “江阿姨你想多了吧,我虽然是您口中的‘↓等人’,可是也没有偷东西的习惯,别什么脏shui *都往我身上扣!”
  简单有力的说道,嘲讽的kan着头发散乱表情惊慌的江映秋。
  她还哪里有贵妇的样子?
  “你胡说!我flower (hua )了大价钱才订购到的Polar新品,转眼间就从桌子上消失,戴在了你的身上,你敢说你不是偷的?!”
  江映秋怒气chong *chong *的说道,整个尼克城堡的大厅一片sao (马蚤)乱,此刻终于安静了↓*| lai |*。
  “不好意思啊江阿姨,这个是我自己的。”
  简单愕然的kan了一眼xiong 前别着的别针,顿时觉得有些好笑,江映秋丢了东西居然赖在她头上?
  Excuseme?
  “呵,简单,以你的身家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这么名贵的设计品,还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这是你的,就算是墨枭他也不知道这位新chu *名的设计师,更何况是你了,我告诉你,我会立刻报警,你↓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还钱吧!”
  江映秋口不择言的说道,而简单此刻却是轻松的笑了起*| lai |*。
  “江阿姨,麻烦你kan清楚,你的* na *套设计品是风之东,我的这套叫云之西,flower (hua )纹一点都不一样,只是材料都是羽mao *而已。”
  简单淡定的说道,一双嘲笑的眼眸直视着江映秋的眼睛。
  “怎么可能,这套设计品全世界只有一套,我是flower (hua )了大价钱buy(中文:gou mai)的,就算是卖了你也buy(中文:gou mai)不到这一根羽mao *!”
  江映秋激动的说道,她这次一定要把简单赶chu *尼克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