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您刚刚被救醒的的时候曾经因为肠胃不好吃吐过一次,少爷从* na *天开始就把别墅里的厨师全都辞退了,您这些天*| lai |*吃的饭全都是少爷亲手做的。”
  简单顿时惊讶的抬起头,眼中写满了震惊,jin jin 的咬着**。
  怪不得她最近总觉得别墅里的厨师做的饭没* na *么好吃了,还有股怪味儿,speed(*su du*)还* na *么的慢。
  原*| lai |*是墨枭亲手做的……
  “尼克少爷从小就是个天才,对什么事情都有非同寻常的天赋,只是除了做饭。”
  伯顿有些心痛的说道,“但是为了您能吃上一顿对body(* shen | ti *)好的饭菜,少爷每次最少要尝十几份做失败的饭菜然后倒掉,直到做chu *味道可以的饭菜为止,手上全都是做菜留↓的伤疤。”
  甚至连厨房都曾经报废过好几次,更不要说* na *些被扔的满di 都是的厨具了。
  伯顿默默的想着,一口气接着说↓去。
  “少爷是把您关jin *di ↓室里不假,但是他也吩咐过我们要好好照顾您的,阿道夫是被慕乔乔buy(中文:gou mai)通的,要不然少爷事后怎么会有* na *么狠毒的方式惩罚他。”
  伯顿毕竟是见过大风大lang的老人家,虽然很生气,但是依旧保持着应有的礼貌把话说完。
  “这次您离开,却把少爷锁在了小冰屋里,仆人本*| lai |*已经把门打开了,可是他怕你回*| lai |*之后生气,还是*ying *把自己锁了jin *去……”
  伯顿深呼xi 口及了口气,少爷为简小姐做的事情简直太多太多了。
  “原*| lai |*是这样……”
  简单愣住了,White(颜色bai )皙的hands(* shuang * shou *)jin jin 的抓着床单,眼中流露chu *的情绪复杂又内疚。
  她只知道怪墨枭,和他生气,却从*| lai |*没想过替他考虑。
  更不知道他在背后默默的为她做的这么多事情。
  jin jin 的咬着**从chuang shang 站起*| lai |*,“墨枭在哪里,我去kan他。”
  伯顿顿时松了口气,眼中担忧的神色也消退了一些。
  “在书房。”
  他言简意赅di 说道,跟在简小姐的Behind(shen hou)朝着书房走去。
  墨枭jin jin 的闭着眼睛躺在chuang shang ,**苍White(颜色bai )额头gun tang,还冒着细密的汗shui *。
  “尼克少爷是伤口发炎再加上长时间的受凉而引起的* gao *烧,现在必须立刻吃退烧药才行。”
  医生有些着急的说道,可是尼克少爷无论如何都jin jin 的抿着嘴,不肯* chi yao *,还↓意识的直接把他们推开。
  简单焦急di 打开门,正好kan见这一幕,心脏不禁一阵刺痛。
  飞快的朝着墨枭床边走去,他低声沙哑的呢喃,无一例外di 传到简单的耳边。
  “简单,我的简单。”
  他无意识的说道,却在简单到*| lai |*的* na *一瞬间,就准确di 捉住了她的手,jin jin 的握在手心里。
  感受到墨枭gun tang的温度,简单的心不断的往↓沉。
  “你回*| lai |*了,真好。”
  墨枭意识不清楚,却依旧低声的呢喃着她的名字,“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再也不会!”
  “好,我也不会再走了。”
  简单眼眶一阵发酸,想要抽chu *手擦擦即将夺眶而chu *的泪shui *,然而chuang shang 的* na *个男人却把她的手握得更jin 。
  “简小姐,您可算是*| lai |*了。”
  医生擦了把额头上的汗shui *无奈的说道,“尼克少爷晕倒之后就一直念着您的名字,退烧药也不肯吃,也不肯让我们给他包扎。您kan?”
  “把退烧药给我,我*| lai |*试试。”
  简单抿了抿**说道,接过医生递过*| lai |*的药片。
  “* chi yao *了,墨枭。”
  简单低声的说道,像是在哄骗着一个生病的小孩子。
  墨枭在听到她的声音的* na *一刻,就已经奇迹般di 平静了↓*| lai |*,不像是刚刚* na *么狂躁了。
  简单jin jin 的握着他的手,想要将药片送jin *他口中。
  却被墨枭脸一偏,避开。
  “不吃,苦。”
  他赌气的说道,“吃简单**,甜。”
  “你!”
  简单没想到昏迷的墨枭也是如此的厚脸皮,忍不住Red(* hong *)了脸。
  两个医生识趣的对视一眼,悄悄di 走了chu *去。
  简单又接连试了几次,得到的却是一样的回答。
  “不* chi yao *,吃简单。”
  他念念不忘的说道,还shen chu *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 tian * 舌忝 *了* tian * 舌忝 ***,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
  简单无语的kan着* gao *烧的男人,终于↓定决心的拿起手中的药片。
  刚把药片放jin *嘴里,简单就不禁皱了皱眉。
  实在是太苦了!
  一股苦涩的味道在嘴里弥漫开*| lai |*,她强忍着* na *股刺鼻的药味,俯**去。
  轻轻的* tian * 舌忝 *了* tian * 舌忝 *墨枭的**,用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撬开他的牙齿。
  简单还没*| lai |*得及把药喂给他,墨枭已经意犹未尽di 将她口中的药片连同**xi 口及了个gan gan 净净。
  还吧唧吧唧嘴巴,墨枭满足di 勾了勾**。
  “好甜,好喜欢。”
  他声音低沉的说道,却无赖di 咬着简单的**不肯放开。
  这么甜的**,他怎么吃都吃不够!
  “你快放开我,医生要jin **| lai |*了!”
  简单Red(* hong *)着脸焦急的说道,她已经听到医生的脚步声逐渐的传*| lai |*了。
  “甜甜的,我喜欢简单。”
  墨枭却依旧无耻di 沉醉在简单的甜蜜当中,她不禁脸色通Red(* hong *)。
  只好学着他的样子回吻过去,两人口中的苦涩互相传递,夹杂着墨枭身上熟悉的味道。
  简单觉得她一定是脑子坏掉了,不然怎么会觉得也是甜的呢?
  好不容易才趁着墨枭松懈的功夫站起身*| lai |*,医生正好推门jin **| lai |*。
  kan着满足的吧唧着嘴的尼克少爷,再kankan满脸通Red(* hong *),**Red(* hong *)肿的简小姐。
  医生被疯狂di 塞了一把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粮,感觉这个世界都不好了。
  ……
  墨枭的body(* shen | ti *)一向都很强健,这次虽然发* gao *烧又伤口溃脓,不过因为身边有简单的陪伴,所以很快就好了起*| lai |*。
  “今天是要chu *去吗?”
  疑惑的kan着仆人递过*| lai |*的一套新衣服,简单诧异di 抬起眼睛kan着墨枭。
  “嗯。”
  墨枭只是答应了一声,却没有过多的解释。
  从镜子里偷偷kan了一眼正在换衣服的简单,薄唇扬起一抹满足的笑容。
  简单一路上都是满心疑惑,直到豪车停在一个独立设计的首饰店门口。
  墨枭这是要给她buy(中文:gou mai)首饰?!
  简单震惊的想着,可是墨枭平时没少给她buy(中文:gou mai)这类东西,放在一块估计都可以开个首饰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