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不会有更好的了。
  简单在心里说。
  在深入了解墨枭之后才会知道他有多好。
  有一种人就是这样,能在你心里留↓深深的痕迹,从此再也爱不上任何人。
  墨枭早已经不知不觉住jin *她的心里了。
  简单摇摇头,唇角的苦笑十分明显,“明莉,我明天就要和楼之岩结婚了。”
  “什么?!”
  明莉的声音顿时提* gao *八度,脸上写满愕然和震惊,“简单,你不是说已经不喜欢楼之岩了吗?”
  “明莉,别问了。”
  简单gan 脆用毯子把自己裹起*| lai |*,声音疲惫又痛苦,“你让我静静好吗?”
  “好吧,总之不管发生什么我总是在你身边的。”
  明莉拍拍她的肩膀,“好好睡一觉,也许明天就没* na *么痛苦了。”
  简单静静的躲在厚实的毯子里,脸色苍White(颜色bai )的闭上了眼睛。
  ……
  这一夜,墨枭同样不好过。
  他烦躁的在房间里走*| lai |*走去。
  简单疯了,她居然要和楼之岩结婚!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允许!
  只要想想她有可能会穿上洁White(颜色bai )的婚纱站在别人身边,他的心都痛得要窒息了……
  电话声音一响,他顿时眼前一亮,大步走过去接起*| lai |*。
  “简单!”
  他习惯* xing *的张口,电话里却传*| lai |*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墨总。”
  “谁让你这个时候打电话*| lai |*的?”
  墨枭的声音的温度立刻从刚刚的一百度变成了零↓一百度,还刮着寒风。
  “墨,墨总,不是您让我回电话的吗?”
  对方早就已经结结巴巴起*| lai |*,“昨晚您让我查电话的事情的。”
  “说。”
  墨枭冷冷的说道,心情更加烦躁,“要是说不chu *个所以然*| lai |*,我kan你以后也不用再给我打电话了,直接卷铺盖滚蛋!”
  “抱,抱歉墨总,我们还是没有查chu **| lai |*电话到底说了什么,对方的保密级别很* gao *……”
  “* na *你查chu **| lai |*了什么?”
  墨枭大吼,“你玩我?”
  “不不不,墨总我们查了一夜,终于查到了这个电话号码的归属di 是Y国。”
  墨枭顿时一愣,随即怒huo *满的几乎要溢chu **| lai |*,“你废话,我早就知道是谁,我要你们查通话的内容!”
  他狠狠di 挂断电话。
  ……
  Z国,天边微微泛White(颜色bai )。
  简单疲惫的睁开眼睛,她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墨枭霸道的样子,耍脾气的样子,还有体贴的样子微笑的样子……
  不知不觉她都已经记在心里了。
  “喂,简单,我们已经五个小时没有说过话了!”
  “你在gan 什么?快开视频!”
  “我要吃你做的饭!”
  “这件衣服太好kan了,不许穿,换一件难kan的*| lai |*。”
  墨枭霸道有磁* xing *的声音不停di 在简单脑海当中回dang 着,想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简单嘴角不由得露chu *一丝笑意*| lai |*。
  他总是* na *么的霸道。
  “咚咚咚。”
  是明莉在敲门,“简单,你醒了吗,我做了早餐。”
  “你们先吃吧,我要chu *门了。”
  kan了一眼时间,现在是六点半,她坐车到结婚登记处还要大半个小时,去晚了要排队的。
  明莉担心的拉住自己的闺蜜,“简单,你是不是感冒了?声音好沉。”
  “是吗?”
  简单却只是恍惚的笑笑,她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我走了,昨晚打扰你们了。”
  “先别走!”
  明莉jin jin 的拉住她不放手,“你…真的想好了?结婚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别chong *动。”
  “嗯。”
  简单微微点点头,表情却很是坚决,“你不用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
  “* na *好吧,有事打电话给我。”
  明莉只能叹了口气。
  简单虽然平时kan起*| lai |*有点呆呆的傻傻的很好相处,但是只要打定的主意,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 lai |*。
  kan着她chu *门,韩少瑜的声音从她Behind(shen hou)传*| lai |*,“简单她怎么回事?”
  “要你管,吃了饭赶jin 滚蛋。”明莉没好气的大吼,他跟墨枭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少瑜无辜耸肩。
  简单赶到民政局的时候,楼之岩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
  他眼中充满Red(* hong *)血丝,身穿一身white(* bai se *)西装,正在民政局门口的不远处焦灼的走*| lai |*走去,kan到简单的身影时顿时眼前一亮。
  “简单!”
  他眼中溢满温* rou *的笑意,快步走上前去:“你*| lai |*了。”
  “嗯。”
  简单心情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浅浅的嗯了一声。
  楼之岩却半点不介意,“吃饭没,饿不饿?我们不急的,我和里面的人打过招呼了,等会就可以直接办了,我知道不远处有一个很好吃的餐厅,我带你……”
  “直接办证吧。”
  简单低低的咳嗽一声,面孔憔悴,“反正……也是假的不是么?”
  “简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楼之岩坚定的说道,到时候简单也会喜欢上他,假的也会逐渐变成真的。
  简单扯了扯姜黄色的围巾,勉强露chu *一个模糊的笑意。
  虽然*| lai |*的不算晚,但是婚姻登记所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了。
  楼之岩拉着简单直接走到最前面,“我们要登记结婚。”
  “好的楼少爷,证件都带了吧?您稍等,马上就能办好。”
  登记所的女人笑眯眯的说道,表情里带着点讨好。
  楼之岩拿chu *自己的证件,接过简单的一起交给工作人员。
  “两位请站到这边*| lai |*拍一↓照片。”
  工作人员指了指旁边的摄像机,“站的jin 一点,再jin 一点,笑一笑。”
  简单僵*ying *的靠近楼之岩,勉强扯chu *半个微笑*| lai |*——这就要结婚了么?
  闪光灯一亮,她↓意识的眨了眨眼睛,身边* na *个工作人员却突然大叫起*| lai |*,“停!”
  “怎么了?”
  拍摄的动作顿时停住,楼之岩俊脸上幸福的微笑一收,冷冷di 问道
  “呃……楼少爷,这位简小姐已经结过婚了,没办法给你们二位办结婚证。”
  工作人员为难的说道。
  简单却顿时想起*| lai |*了,墨枭是给过她一张结婚证的。
  她当时还以为是墨枭哄她玩的,随手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墨枭是真的和她结婚了。
  * na *他还怎么和慕乔乔结婚,怎么治病?
  简单的心顿时慌乱起*| lai |*,脸色也变得惨White(颜色bai )惨White(颜色bai )的。
  PS:推荐一本很污很逗*的古言,翔翔的小脚丫《爆宠痞妃:* gao *冷王爷乖乖就擒》,是已经完结的旧文,大家没事可以kank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