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墨枭沙哑着声音渴求di kan着她,这样赤果果的目光已经让简单的脸Red(* hong *)的不能再Red(* hong *)。
  她垂着头小声di 开口,“老公。”
  “再叫一次!”强忍着* na *铺天盖di 翻涌而*| lai |*的剧烈感觉,墨枭粗声说道。
  “老公,老公……”
  “简单!”
  他的眼神顿时变得无比灼hot(英文:hot,中文:re )起*| lai |*,body(* shen | ti *)里像是涌动着gun tang的岩浆,只想要拼命di 爆发chu **| lai |*。
  狠狠di 应了一声,恨不得现在将视频中的人拥入怀中狠狠蹂躏,肆意di 采摘着她的甜美……
  简单的脸蛋Red(* hong *)的像是只大Red(* hong *)苹果,电脑屏幕上他的大手在快速di 动作着,随后动情di 叫了她的名字,* na *物儿扬得* gao ** gao *的,摄像头顿时糊成一片……
  流氓,臭流氓,她再也不要和他视频了!
  羞愤di 关掉摄像头,简单像个鸵bird(niao )一样di 将自己深深di 埋在被子里。
  刚刚的场景却依然在脑海当中盘旋,挥之不去。
  ……
  Y国,装修精美的欧式房间里。
  流shui *的声音哗啦啦di 响着。
  墨枭heng(哼哈二将)着曲儿,洗去手上的粘腻。
  这是他the first time(di yi ci )自己解决,但也许是因为对象是简单的缘故,心情变得很好。
  “给你十分钟,你把今天简小姐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都给我交代清楚。”拿起手机拨通墨明城的电话,他冷冷开口。
  他一刚走,他们这一个个都要反了天了!
  要是简单真的chu *了事,谁都别想逃过一劫!
  “是。”墨明城*ying *着头皮答应一声。
  知道就算是他不说少爷也会去kan简小姐随身带着的监控,只能一五一十di 将事情都说了chu **| lai |*。
  “嘭——”
  听完墨明城的讲述,墨枭顿时一拳狠狠di 打在墙上,鲜血顺着手缝流了↓*| lai |*!
  “你们都是gan 什么吃的,让我的女人去* na *么危险的di 方?”
  他的声音里蕴今口 han 着满满的愤怒,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chu **| lai |*,脸色沉凝的像是暴风雪即将*| lai |*临。
  “简小姐一定要去,我们拦不住。”
  墨明城苦笑,这次的惩罚是铁定躲不过去了,kan少爷这么生气,说不定还要加倍。
  “你们留在Z国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好她!”墨枭怒吼。
  一想到自己的女人遭遇了* na *么多危险,甚至靠着楼之岩才能安全di 回*| lai |*,他心中就又是痛又是怒。
  他有着泼天的权利和金钱,却连自己的女人都kan不住!
  “今天开始,城堡里的所有卫生由你负责,为期半个月。”
  他冷冷di 说完,不等墨明城回复就“pa 口拍”di 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想到简单刚刚* na *可爱的笑脸和让人**的声音,他的怒huo *逐渐消散,这才觉察到后背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撕裂,顿时闷heng(哼哈二将)一声,jin jin di 皱起眉头!
  额头上冷汗密布,墨枭脸色微微苍White(颜色bai )起*| lai |*,只是眼神里依旧写满了不羁。
  父亲想*他娶慕乔乔,做梦!
  他墨枭不喜欢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娶的。
  他拼命忍受着伤口的疼痛,指节jin 握得微微发White(颜色bai )。
  “砰砰。”
  门被敲了两↓,江映秋推开门走了jin **| lai |*。
  “墨枭!”
  jin *门的* na *一瞬间她就kan到墨枭双臂撑在墙上,后背的鲜血已经染Red(* hong *)了衬衫,不由得尖叫一声。
  江映秋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伤口已经裂了第三回了,你这样怎么撑得住?我替你去和你父亲说,就说你知道错了,好不好?”
  “你jin *我房间,为什么不经过我的允许?”
  墨枭却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脸色也变得阴沉不羁。
  “抱歉,我是担心你才……”
  “没有↓一次。”
  墨枭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眼中的寒意让她这个做母亲的都十分心惊。
  “我知道你喜欢的是* na *位简小姐,可是她的身份是绝对配不上你的。”
  江映秋叹了口气,今口 han 着眼泪苦苦劝说,“墨枭,虽然我骗你吃了过敏的食物,可是我也是为了你好。去和你父亲服个ruan (车欠),算我求你。”
  “为了我?恐怕是为了家族吧。”
  墨枭用力di 按住伤口,脸色隐隐发White(颜色bai ),但是依然倔强的不肯松口。
  江映秋叹了口气,儿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打定主意的事情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 lai |*。
  “希伯,jin **| lai |*帮少爷重新包扎一↓伤口。”
  不在劝说,而是扬声叫了希伯jin **| lai |*。江映秋深深di kan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我先chu *去了,你可千万别和你父亲作对。”
  “帮我把门关上。”
  墨枭冷淡di 说道,随即有些烦心di 闭上眼睛。
  江映秋Red(* hong *)着眼睛走chu **| lai |*,却正好碰上站在门外的尼克亲王。
  “他怎么样了?”
  尼克亲王站在原di 烦躁di 抽着烟,眉头也皱的jin jin 的。
  “你明明都听见了,还*| lai |*问我做什么?”
  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件事江映秋的眼睛顷刻又Red(* hong *)了起*| lai |*,“kan到他的伤口,就好像在我心上撕裂了一个大口子一样难受!”
  “好了好了。”
  尼克亲王一阵烦闷,将江映秋抱在怀里随便安慰了一阵。
  他其实心里早就有些隐隐约约的后悔,只是在儿子面前他必须要树立绝对的权威。
  再说,慕乔乔现在是最合适墨枭的人选,没有之一。
  “他不喜欢慕乔乔,肯定是因为没有见过。”
  尼克亲王强*ying *di 说道,“你安排个时间,让他们见一面。”
  “我知道了。”
  江映秋勉强答应↓*| lai |*,“可是Z国* na *个叫做简单的怎么办?儿子现在最喜欢她。”
  “儿子现在的body(* shen | ti *)不适合和她谈恋爱。”
  尼克亲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冷di 说道。
  江映秋秒懂,慎重di 点头。
  “我知道了,会找个时间和她说清楚的。”
  “最好如此。”
  眼见希伯拿着沾了血的纱布走chu **| lai |*,尼克亲王心里更是烦躁不堪,将手中的烟头狠狠用脚碾灭,丢↓这样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希伯,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江映秋见了* na *纱布同样是瞳孔一缩,jin 接着关心di 问道。
  “唉,这已经是第三次被撕裂了,万一感染了就严重了。”
  希伯无奈di 摇头,少爷总是不知道爱惜自己,“他过敏的症状想必明天就能好了,但是(曰)ri 后千万不能再吃导致过敏的食物了,否则症状只会逐渐加深。”
  江映秋Red(* hong *)着眼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