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有了这种东西后,简单万一再chu *事他就可以第一时间找到她。
  他也不用像上次* na *么提心吊胆了。
  可是他没想到居然让他发现了这样的事!
  他骤然起身,想要去惩罚简单,可是视频上却显现chu *她一脸厌恶,狠狠擦自己**的场景。
  浑身的怒意瞬间就退了大半。
  因为简单在跟他接吻的时候,从不曾有过这样的表现。
  不过心中仍然是怒气难消,他关上电脑大步走chu *书房,抬脚便向简单迈了过去。
  还不等简单反应过*| lai |*,他便张嘴吻住了她的唇,狠狠**。
  只有这样,才能把其它男人的气息抹去,才能平息他体内的怒huo *。
  “唔……不要……”简单有些不明White(颜色bai )为什么墨枭会这么做,shen 手便想推拒他。
  可是墨枭却根本不容许她拒绝。
  他的吻*| lai |*势汹汹,她越是推拒,墨枭越是强势。
  直到把她吻的浑身无力,几乎窒息,他才放开她,在她耳边低声宣告,嗓音饱今口 han 着无尽的占有yu (谷欠)和**,“简单,说你是我的。”
  随着他话音响起,他的手从她的额头,脸颊,顺着她的脖颈,xiong 前,然后缓缓往↓滑落。
  他的手似乎带着魔力,每过一处,简单便觉得有一簇huo *苗在* na *里燃烧。
  “嗯……”她忍不住在他怀里轻颤了起*| lai |*。
  墨枭却停止了对她的逗弄,将她身上的衣物以极慢的speed(*su du*)一点点剥掉,然后用炙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眸光扫视她的body(* shen | ti *)。
  “不要……”简单脸一Red(* hong *),↓意识便想躲起*| lai |*。
  “为什么不?”
  墨枭一边shen 手碰触她的body(* quan | shen *),一边在她耳边呢喃,“你是我的,你body(* quan | shen *)上↓都是我的,这里是我的……这里也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听着他霸道的宣告,简单心中却是一jin 。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在这时宣告他的所有权?
  不对。
  以墨枭的* xing *格,他要是真知道了,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简单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刚反应过*| lai |*,便听到墨枭在她耳边低声叹息,“简单,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知道吗?”
  “嗯……”↓意识di ,她便回应了他的话。
  不过就是这今口 han 糊的一个字,却足以令墨枭眸光发亮。
  他shen 手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xiong 膛上,沙哑di 命令道:“*我。”
  简单抬眸kan向他,却撞入了他深情的双眸中。
  以前都是他主动,她被动。
  这是他the first time(di yi ci )要求她,* na *期待的语气,Yearn(*ke wang*)的表情,几乎令简单心神悸动。
  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她的手轻轻(jie kai)他的领带,然后探jin *了衣领中。
  她的脸早已经通Red(* hong *)。
  虽然已经有过很多次肌肤相亲,可这是她the first time(di yi ci )主动,不jin 张是不可能的。
  手渐渐xiang ↓()探去,感受到他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肌肤,快的惊人的心跳,简单的手都开始chan dou (颤抖吧!凡人!)了起*| lai |*。
  他的呼xi 口及瞬间变得ji cu *起*| lai |*,握住她的手继续xiang ↓(),然后(jie kai)皮带,拉↓拉链。
  这一切的动作对于简单*| lai |*说都是陌生的,让她慌乱的有些不知所措。
  “够了。”墨枭压抑di 开口,嗓音沙哑。
  虽然这么说,他却仍是不舍得把帖在自己身上的小手拿开,反倒是低头吻住她微启的*唇,大掌也开始在她身上探索起*| lai |*。
  感受到她body(* shen | ti *)的轻颤,墨枭低声在她耳边宣告,“你只能让我一个人碰,你只能喜欢我碰你,你这body(* shen | ti *)只能为我而chan dou (颤抖吧!凡人!)!”
  在她迷茫的时候,他忽然抱起她跨坐在自己* tui *上,就这么直接jin *入了她。
  这种姿势令简单非常羞窘。
  因为在每一次的沦陷中,她都能kan到他炙hot(英文:hot,中文:re )的目光,以及充满着占有yu (谷欠)的眼神。
  仿佛要把她吞吃入腹一般。
  她窘迫di 低↓头,jin 咬住↓唇。
  “不准逃避我!”他抬起她的↓巴,直直望jin *她的眸中,“叫我的名字,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
  “我……我不要……”她试着想躲开他。
  然而他却更加抱jin 了她,两人的body(* shen | ti *)jin 贴,烫人的体温像是一座huo *山一般包围着简单,“快,我要听!”
  他不死心di 继续命令,body(* shen | xia *)的动作更加剧烈。
  望着他狂乱的表情,充满深情的眼眸,想起墨明城之前所说的话,她终于妥协,“墨枭……墨枭……墨枭……”
  她喊着他的名字,却不敢直视他,把脸埋jin *他滴着汗的肩膀。
  “简单……你终于喊我的名字了……你永远是我的……身和心都是我的……”他在她耳边宣告,终于忍不住低吼着爆发chu **| lai |*。
  夜……还很长……
  第二天简单醒*| lai |*的时候,墨枭还在睡觉。
  她转头kan向他的俊颜,唇角溢chu *一抹温* rou *的笑意。
  手也忍不住** fu **上他的俊脸轻轻描摹。
  “简单,我很开心。”墨枭却忽然睁开眼,眸光灼灼di kan向她。
  “我……我去上厕所……”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就忍不住脸Red(* hong *)。
  “去吧。”知道自己的小女人脸皮薄,墨枭也不想吓到她。
  不然以后就再也享受不到小女人如此主动的时候了。
  简单连忙↓床,走到一半像是想起什么一般kan向墨枭,“你要小心楼之岩……”
  “嗯,我知道。”墨枭唇角勾chu *一抹愉悦的弧度。
  在简单jin *入洗手间之后,他的脸却是猛然沉了↓*| lai |*。
  拿起电话朝墨明城命令道:“给你两天的时间,给我查清楼家的资金流向,以及合作的名单,另外,撤回对C城的投资,转投B城!”
  “是。”电话里传*| lai |*了墨明城一如既往恭敬的声音。
  挂断电话,墨枭的唇角缓缓溢chu *了一丝冷笑。
  他既然想玩,他就陪他好好玩玩。
  kan究竟是鹿死谁手。
  “墨枭你……”简单一chu **| lai |*,便kan到墨枭冷冷的脸色,忍不住开口唤道。
  “我没事,你饿了没,我去给你准备饭菜,吃完我带你去一个di 方。”在kan向简单的时候,他眼底的冷意瞬间褪去,变得* rou *和了起*| lai |*。
  “去哪?”简单好奇di 开口问道。
  墨枭朝她挑了挑眉,慵懒di 开口,“你猜?”
  ps:礼拜一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