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怎么了?大志他到底怎么了!”
  听到钟医生如此说,简单心中一jin ,迅速从墨枭怀里跳了chu *去。
  “这个年轻人运气很好,没有伤到要害处,我已经把**取chu **| lai |*了,但刚才帮他检查body(* shen | ti *)的时候,发现他眼底chu *血,牙龈chu *血,凝血功能非常差,似是……”说到这里,钟医生犹豫了一↓。
  “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单的心顿时提了起*| lai |*,手忽然shen chu *,jin jin di 攥上了钟医生的袖子。
  直觉告诉她,接↓*| lai |*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简小姐,我现在没有检查器械,所以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您先别jin 张,还是等检查过后再说吧。”钟医生连忙拉chu *了自己的衣袖。
  开玩笑,他要是再晚一点,少爷的视线绝对能把他杀死。
  ……
  中心医院加急病房内。
  大志静静di 躺在病chuang shang 输血,脸色苍White(颜色bai )。
  一个穿着White(颜色bai )大褂的医生恭敬di 把大志之前的病历递给了简单。
  病历的最***,打印着大大的三个字——White(颜色bai )血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kan到这三个字,简单难以置信di 瞪大了双眸。
  她不相信,大志他怎么可能会有White(颜色bai )血病?
  “他的症状一直就有,只是最近一个月忽然恶化了,上次昏迷时我就建议患者做手术,可是患者因为经济上的问题,所以拒绝了我,而且还提前chu *院了。”
  “做手术?”
  闻言,简单眸底顿时燃起了一抹亮光。
  她迅速开口问道:“需要多少钱?做手术一定能成功么?”
  “如果有匹配的骨髓,在没恶化之前我们医院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可是现在患者的病情已经恶化了,再加上现在患者的body(* shen | ti *)状况十分不好,就算是手术也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成功率,至于费用大概在一百五十万左右。”
  简单的手微微一颤,↓意识di 问道:“* na *如果不手术呢?”
  “不手术的话,以患者现在的body(* shen | ti *)状况,可能撑不过一个月。”
  “什么?撑不过一个月?”简单一脸的震惊,踉跄di 后退了两步,手中的手提包“pa 口拍”di 一声掉在了di 上,里面的东西全都撒了chu **| lai |*。
  在她心里,大志就像是她哥哥一般的存在。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大志他居然活不过一个月了。
  一直在她Behind(shen hou)的墨枭见她差点摔倒,眼疾手快di shen 手揽住了她的腰。
  墨枭……
  对,还有墨枭。
  此时简单终于反应了过*| lai |*。
  她连忙转身,shen 手jin jin di 拉住墨枭的袖子,用哀求的眼神kan向他道:“墨枭,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一百五十万她肯定是拿不chu **| lai |*,现在也只能求墨枭了。
  她的双眸定定di kan着墨枭,充满了希翼。
  小手jin jin di 攥着他的衣袖,给人一种全心全意依赖的错觉。
  墨枭的心微微一动,可是一想到她是为了别的男人才这么求他的,顿时又气闷不已。
  但不管怎么说,大志都救了简单。
  他虽然不喜欢大志,但也不会因此而抹去他的功劳。
  一个好字正要tuo *口而chu *。
  他的视线却不经意间扫向di 上掉落的文件。
  当kan到文件最***签的是简单跟大志的名字之后微微一愣,↓意识便上前一步仔细观察。
  移民申请。
  当kan清楚文件这四个字的时候,墨枭的眸光顿时就沉了↓*| lai |*,一股无形的压迫感从他体内弥漫而chu *。
  熟悉墨枭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即将发huo *的迹象。
  跟他接触了* na *么久的简单自然也知道。
  她的心中顿时暗暗叫苦。
  昨天跟大志chu *门的时候,他们便想把这文件快递chu *去,可是没想会chu *绑架这件事,更没想到这文件居然会被墨枭kan到。
  现在要怎么办?
  在她心里,大志是亲人一样重要的人。
  而且要不是因为救她,大志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所以她不可能就这么把大志丢在医院里不管,任他自生自灭。
  但是墨枭现在这么生气,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答应救大志?
  脑海中忽然浮现chu *之前他说过的话,简单犹豫了一↓之后陡然做chu *了一个深呼xi 口及的动作。
  她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墨枭的手臂,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开口道:“墨枭,求你救他,只要你愿意救他,我答应你之前开chu *的三个条件。”
  听到这话,墨枭的body(* shen | ti *)忽然一顿。
  简单能感觉到,他浑身流露chu *的压迫感更重了。
  就在她以为墨枭会朝她发huo *的时候,他却忽然垂眸kan向她,shen 手抬起她的↓巴,用一种压抑而又克制的语气问道,“你确定?”
  “是的,我确定。”简单连忙垂眸,不敢对上他幽深的视线。
  反正他已经发现了移民文件,她想chu *国是肯定不可能了。
  就算是她不答应他之前的* na *些条件,她过的也是* na *样的(曰)ri 子。
  * na *跟答应又有什么区别?
  “很好。”
  墨枭的唇角冷冷di 勾了起*| lai |*,shen 手& nie (一种手法)住她的↓巴强迫简单kan向他,“我会救他,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简单艰难di 开口。
  “你的body(* shen | ti *)其实早已经好了,之前表现的害怕我都是装的吧,你一直都在想着怎么从我身边逃走。”墨枭的声音低沉黯哑,似乎还蕴今口 han 着深深的无力和痛苦。
  “你……你知道?”简单的心顿时一颤。
  他说的没错,她所受到的刺激早就在一个礼拜后就完全好了。
  之后的(曰)ri 子里,她的确是一直在装害怕。
  因为她怕墨枭再强迫她。
  只有装作受刺激还没好,墨枭才不会动她。
  至于逃跑,她的确是一直在想着要怎么逃,但一直都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罢了。
  听到她的话,墨枭眼底的怒huo *越*| lai |*越重,像是要把简单灼烧一般。
  忽然,他一把拉住她的手,冷冷道:“跟我走。”
  “去哪?”简单想甩开他,然而他的手却像铁钳一般& nie (一种手法)着她,压根不给她任何fan kang 的机会。
  走chu *病房,墨枭一声不吭di 拉着她直接走向停车场。
  他几乎是用丢的将她推jin *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