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大志的家太小,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住jin *了附近的宾馆。
  刚躺↓准备tuo *衣服,墨枭的视频电话便打了jin **| lai |*。
  简单盯着屏幕好久,想等着电话自动挂断。
  然而墨枭却是锲而不舍,不等简单接通绝不善罢甘休。
  电话足足震动了五分钟,简单这才接起*| lai |*。
  墨枭的俊脸顿时chu *现在屏幕上。
  “简单,你现在在哪?”一接通,他便问了这一句话。
  “我在宾馆。”想到很快就能离开Z国,简单也不想再惹怒他,如实回答。
  “* na *就好。”墨枭点了点头。
  只要不跟大志在一起就好。
  虽然明知道他们之间没什么,但是只要一想起这么晚两人还在一起他就心里不舒服。
  “还有事么?我很困,没事我就睡了。”简单面无表情di chu *口。
  闻言,墨枭微微蹙眉,“你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话?”
  “……”简单默认。
  她是真的不想跟他说话。
  每次只要一kan到他,她就忍不住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你!”墨枭的脸色微微一变。
  不过很快他便收敛了自己的脾气,拧着眉有些不shuang XX大XX道:“算了,你去睡吧,记得手机要一直开机,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生怕发huo *再刺激到她,墨枭是一忍再忍。
  面对她,他是真的没有一点脾气。
  “好,* na *我挂断了。”简单随便di 点了点头,脑海里却在想着移民的事情。
  “等一↓。”墨枭却忽然开口。
  简单疑惑di kan向他,却见他用幽深似海的眸光盯着她,薄唇微掀,“简单,你什么时候回*| lai |*,我想你了。”
  他的声音低沉xing *gan *,带着思念的味道。
  就连眼睛里,都弥漫chu *丝丝眷恋。
  简单的手微微一颤,↓意识di 就挂断了视频。
  墨枭的俊脸在屏幕上消失。
  可是简单脑海里却浮现chu *这一个月*| lai |*他温* rou *的样子。
  他温* rou *di 喂她吃饭,温* rou *di 为她盖被,温* rou *di 带她去外面kan风景……
  良久之后,她忽然反应了过*| lai |*。
  她在想什么?
  墨枭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怕刺激到她而已。
  如果她没事,墨枭绝对还会继续折磨她。
  她怎么会以为墨枭是真的喜欢她?
  不过是占有yu (谷欠)作祟而已。
  真正喜欢,又怎么会侮辱她?
  shen 手关掉房间里的灯,她在chuang shang 躺了↓*| lai |*,渐渐di jin *入了梦想。
  她一直在做梦。
  梦里一会chu *现墨枭发怒占有她时的场景,一会又chu *现他温* rou *对她时的样子。
  两种场景交相替换,简单一夜都睡的不怎么安稳。
  ……
  次(曰)ri 一早,她从宾馆回到大志的家,两人商量着在去A国之前,再去以前的孤儿院去一趟。
  虽然孤儿院早已经败落,但里面总算有他们童年的记忆。
  所以从家门口chu *去的时候,他们都很期待。
  两人有说有笑di 走向大马路准备拦车,忽然一阵jin 急的刹车声响起,简单只觉得头上被人zhao上了一个black(hei )布袋。
  还没反应过*| lai |*,她的双脚却忽然离di ,直接被人丢到了车上。
  “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
  Behind(shen hou)的大志一惊,反应极快di 上前,死死di 卡在车门中间,让车门无论如何也关不上。
  “该死的,给我滚!”车上的人顿时大怒,shen 手便想把大志拉开。
  然而大志的手却jin jin di 扒着车门不松。
  “没时间了,把他打晕带走。”一道有些着急的声音忽然响起。
  ↓一秒,大志的后脑勺便被击中,人ruan (车欠)ruan (车欠)di 倒在了di 上。
  一个人从车上↓*| lai |*迅速把他拖到车上,踩↓油门离开了原di 。
  “唔——”简单的手脚被人绑住,就连嘴里也塞上了东西。
  她的眼睛被蒙上了布条,只能kan到微弱的亮光。
  刺耳的引擎声响起,她惊恐di 缩起身子,猜想自己是遇到了劫持。
  可是谁会劫持她呢?
  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之后,才终于放缓了speed(*su du*)。
  车子停↓之后,她跟大志被人拖↓了车,跌跌撞撞di 推着她往一个方向走去。
  直觉告诉她这是A城的郊外。
  但是她却不知道具体什么di 方。
  “吱呀——”
  大门关闭的刺耳声响起,简单的耳边忽然传*| lai |*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简单,我终于抓到你了!”
  声音里带着浓烈的恨意,似乎是咬着牙说chu **| lai |*的。
  “李青!”这个声音,简单做梦都不会忘记。
  眼睛上的布条忽然被(jie kai),简单睁开眼kan着眼前的人。
  的确是李青。
  但他似乎是瘦了许多,也老了许多。
  一张脸上愤怒和得意交织,kan起*| lai |*恐怖异常。
  “你为什么要抓我?”简单强作冷静di 问道。
  在问的时候,她暗暗di 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臭女表子,别给我装糊涂,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李青的脸顿时变得狰狞起*| lai |*,kan向简单的视线带着深深的仇恨。
  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惹上云枭集团。
  也不至于落到今天家破人亡的di 步。
  “* na *你究竟想做什么!”简单心中一颤,↓意识di 后退了两步。
  “不做什么,就是想跟你的墨枭要点钱flower (hua )flower (hua )而已。”说着,李青从口袋里拿chu *了一个电话。
  “你找错人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会因为我给你钱的。”简单连忙摇头,希望这么说能让李青放过自己。
  “没有关系?”
  李青冷冷一笑,“有没有关系等我打完电话再说。”
  说完他shen 手按通了墨枭的电话,还故意按了免提键给简单听。
  “你是谁?”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忽然响起了墨枭低沉的声音。
  “是我,李青。”
  听到墨枭的声音,李青得意di 笑了起*| lai |*,“你没想到我会给你打电话吧,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简单现在在我手里,想要她活命,就准备50个亿打到我银行卡里,不然你见到的只会是简单的尸体。”
  50个亿?
  简单顿时震惊di 瞪大了双眸。
  她值50个亿?
  李青他是疯了么?居然敢狮子大开口?
  墨枭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而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损失50个亿?
  除非他是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