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情帝少吃上瘾

作者:月度度

  墨枭本想继续训她,此时被她用这么一双纯净的双眸认真di 一kan,竟然有种说不↓去的感觉。
  他轻咳了一声,脸上的神情似有些尴尬,“你不但笨,还神经病。”
  而此时电梯门口刚好打开,连忙大步迈了chu *去。
  他走的极快,让简单觉得莫名其妙。
  不就是跟他道谢而已吗?怎么会说自己神经?
  “简小姐,请随我*| lai |*。”墨明城走chu *电梯,kan了自家少爷的背影一眼。
  他怎么觉得自家少爷好像在落荒而逃?
  “* na *个,他一向都是这么……”莫名其妙吗?
  简单kan向墨明城问道,最后的话她没有说chu **| lai |*,墨明城却听懂了。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她讲讲少爷的习惯,以免她不小心触怒少爷。
  于是一边走,一边开口道:“少爷喜欢喝咖啡,放勺子三分之一的糖,泡咖啡的shui *必须是五十度的温shui *,不要太烫,也不要太凉,摆东西的时候记得……”
  一路走*| lai |*,墨明城说了一大堆。
  越听,简单越觉得无语。
  确定她做的是贴身助理,而不是* gao *级佣人?
  可是眼↓已经走到了墨枭办公室的门口,她也只能*ying *着头皮走jin *去了。
  墨明城给了她一个祝好运的眼神,一溜烟离开了这里。
  啊啊啊!他终于自由啦!
  ……
  简单走jin *墨枭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开视频会议。
  这个时候的他,跟在城堡里时完全不同。
  他就这么随意端坐在* na *里,浑身上↓都透露着一种与生俱*| lai |*的尊贵与霸气,举手投足间满是冷傲和优雅。
  王者风范。
  简单心中莫名其妙di 蹦chu *了这四个字。
  似乎是在听属↓禀报收购佳讯的方案,简单不敢chu *声打扰,轻手轻脚di 开始收拾桌子上放的文件,一件一件分门归类。
  而这时,墨枭的大手忽然在桌子上重重一拍,怒声道:“这就是你们给chu *的方案?真是一群废物!立刻再给我做一个方案*| lai |*,我要尽快拿↓佳讯,再给你们一个礼拜的时间,如果再不能让我满意,你们就收拾收拾铺盖滚蛋吧!”
  说完,pa 口拍di 一声切断了电源。
  简单犹豫了一↓,转身按照墨明城刚才所说,调了一杯咖啡端到了墨枭的右手边。
  墨枭端起喝了一口之后,脸色渐渐缓和。
  这个女人做chu **| lai |*的东西,总是意外的合他胃口。
  kan他如此,简单松了一口气问道:“* na *个……BOSS,我已经帮你把这里的文件整理完了,请问我的办公室在哪?”
  “你的办公室?”
  墨枭抬眸kan了简单一眼,不悦道:“身为我的贴身助理,你的办公室自然是在我这。”
  办公室分开太麻烦,有事还要打电话。
  他不喜欢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而lang费工作时间。
  对这一点,墨明城是深有体会。
  跟少爷在一起,时时刻刻都要提心吊胆,所以有人代替他,他才会* na *么开心。
  “不要,我不要在这。”简单想都不想di 摇头拒绝。
  跟这么一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尤其是被她偷偷强过的男人在一起呆一天的话,她肯定会崩溃!
  “你没有拒绝的余di 。”墨枭起身,双眸危险di 眯起。
  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di 想接近他,他连kan都不kan* na *些女人一眼。
  而这个该死的女人,嘴上说喜欢他,却总是在想着如何离他远一点。
  心中陡然生chu *一股怒意,整个房间的气压也随之变低。
  呼xi 口及似乎都变得困难起*| lai |*,简单心中一窒,↓意识di 后退了两步。
  * gao *跟鞋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她只觉得脚↓一个踉跄,body(* shen | ti *)一个不平衡,整个人直直往后倒去。
  墨枭眸光一jin ,不自觉di 上前一步。
  弯腰shen 手,拽住她的手臂用力往回一拉。
  简单因为惯* xing *,狠狠di 撞jin *了他的怀里。
  而墨枭却因为这一撞,直接坐回了刚才的椅子里。
  两个人就这么跌成了一团。
  简单香ruan (车欠)的body(* shen | ti *)扑在他的怀里,温hot(英文:hot,中文:re )的呼xi 口及pen( 口贲)洒在他的耳边,* rou *ruan (车欠)的* gao *耸贴在他的xiong 前。
  他微微一愣,只觉得一股(su)酉禾麻的感觉渐渐弥漫body(* quan | shen *)。
  眸色陡然变深,揽住简单腰的手臂也是越*| lai |*越jin ,越*| lai |*越jin ,恨不得将她roujin *自己的body(* shen | ti *)里。
  简单此时终于回神,发现两人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的姿势后,小脸一Red(* hong *),挣扎着便想起身。
  墨枭的眸底渐渐燃起了一丝huo *光,只觉得body(* shen | xia *)某处在她无意的磨蹭之↓,已经渐渐觉醒。
  “别动,再动我不保证会在这里要了你。”黯哑的声音,低沉而又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缓缓在简单的耳边响起。
  脸唰di 通Red(* hong *)通Red(* hong *),似乎就像烧着了一般。
  body(* shen | ti *)却一动不敢动,生怕真的会在这里被{qin ** fan}。
  墨枭心中一动,shen 手擒住她的↓巴,俯身便吻了上去,强势撬开她的Red(* hong *)唇,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灵巧di 钻了jin *去,霸道di 占有她口腔内的每一寸肌肤。
  “唔——”
  简单猛di 瞪大双眸,shen 手便想把禁锢住自己的男人给推开。
  这动作反而更加激起了墨枭体内的征服yu (谷欠)。
  他微微皱眉,松开她的↓巴,抱住她一个转身,简单便被禁锢在椅子里动弹不得。
  而墨枭也趁势挤jin *她的双* tui *之间,shen 手抓住她疯狂乱动的双臂,低头再次吻了↓去。
  强势的入侵,不给简单任何拒绝的机会。
  简单在清醒时从没接过吻,唯一的一次也是在醉酒后,还是在认错人,以为是一个梦的情况↓。
  所以此时她连换气都不会,很快di 便被墨枭吻的七荤八素,想挣扎也没有了力气,只能瘫ruan (车欠)着身子任他予取予求,眼角却渐渐溢chu *了晶莹的泪光。
  墨枭还以为她是终于妥协了,于是松开她的唇,隔着布料用自己的灼hot(英文:hot,中文:re )抵着她轻喘道:“简单,做我的女人。”
  还从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轻易di liao 拨起他的yu望。
  既如此,要了她又何妨?
  反正她也喜欢自己,不是吗?